日本生活质量:我家在东京的生活情况

#旅游21:29268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红花老七于2018.07.07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白泽于2018.11.20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6

字幕详情

大家好
我时常被问及我在日本的生活如何
而他们的言下之意是
日本的生活质量如何
我居住在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区 东京
那里的生活是否劳碌不得闲呢
我的答案很简单 我在日本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
生活的质量取决于诸多因素
如健康 家庭 教育 环境
社会归属感 娱乐 闲暇时间
以及一连串的经济问题影响着生活的开销及标准
在接下来的视频里 我将会聚焦财务方面
但是在此之前我会简要介绍一下
对于上班族而言 买一套房子不在话下
同时还能满足日常的生活需求
想要纵情作乐的生活呢
那是不可能的 但他们可以维持收支平衡
因为从家到这个大都市的市区即东京仅需一个小时
首先介绍的是日本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我们拥有一个安身之所
实际上房子是我们的
但也是银行的
摁下按钮
再试试
给我钥匙
-那我们以后就住在这啦
-是的
-真的吗
-从此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太棒了 我想上去 我要第一个上
我知道现在这就是你们的家了
你们是 这是你们第一次来这里吗
我们的餐桌上会有美味佳肴
净水 电力 煤气 暖气 空调
网络 手机
虽然还没有烤箱 洗碗机 但至少有个烘干机
孩子们可以在免费的公立学校上课以及用午餐
但我们需要支付约2美元一顿的餐费
放学后孩子们会参加一些课外活动
例如美术课和体育课
我们有健康中心 当然这需要付款
不过这里医疗普遍 所以我们不会被拒之门外 况且他们的医疗水平也高
对了 孩子们看病是免费的哦
从看家庭医生 牙医及验光师到拿处方药都不需要出一分钱
我们没有车 但我们大概买得起
因为在东京 私家车的作用微乎其微
尽管在我看来 汽车算是奢侈品
特别是孩子们步行上学
我的妻子有公司班车接送
总体而言 班车接送是大多数公司所常有的
至于娱乐方面 通常为免费或实惠的活动
如逛公园 拜访亲人及朋友 参加节日庆典
我们正要去的是大型钱汤
这是一个很棒的公共浴室 而且每人消费不足10美元
最大的非基本开销
便是在外就餐以及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门
我热爱旅行 但是我的家人恰恰相反
所以我们不常出城游玩
单身人士的花销可能不会太大
但是一个家庭的支出只多不少
尤其在酒店的价格是基于入住人数和房间数量时
那么我们在日本的生活方式仅限于此吗
现在让我们捋清一些尤为重要的因素
第一个便是家庭
对我而言 家是一大因素
不仅仅是我自己的家庭 还有兄弟姐妹以及父母
这听起来很有意思 因为我的加拿大家庭远在海的另一边
但是我的日本家庭却近在咫尺
所以说有得必有失
那为何我的日本家庭离加拿大家庭这么远呢
因为这样可以节省开销以及提高房子实用性
而非为了我们爱的人
至少大家对外是这么说的
在温哥华附近地区
我的家人们甚至都想离彼此近一点
在同一个街区租房和买房是天方夜谭
只有那些本就住在此地的居民才可能实现
在房地产狂热前 人人得以在温哥华的房地产市场立足
尚无国际标准表明温哥华是一个大城市
于我于众多上班族而言
居于某地且能在一小时内往返家与市中心区是白日做梦
在日本 哪怕是尺寸之地都必须依分区法而建
故而日本的房子在形态规格上大相径庭
举个例子 出于种种目的及意图
我现在的独立式住宅已用尽土地
在数英尺的混凝土边外 我家并无庭院
那是我能力之所及的取舍
既无院子 相对的便是另一个三十分钟远的地方
在那里我可得一广厦 尽情利用
但我心之所愿是不仅能与东京的市中心相近
更为重要的是与我家邻近
与多年前的日本相异
我们并非住在一个多代同堂的家庭里
倘若我们的父母白发渐生 确实需要我们的照顾
与此相对的是他们现阶段为我们提供的无偿的照看孩子
我们住得很近 步行到那儿不过一会儿的时间
所以即使我们亲密无间 但不会恣意妄为
至于家庭成员的服务
从我的侄女近期毕业的日间托管中心
到我的孩子就读的小学
再到祖父母每日必去的成年人照料中心
凡此种种都只需几分钟的步程
杂货店 诊所 公园 娱乐中心
更为重要的是 火车站皆是保持相对近的距离
作为一个宜步城市 东京当地认为帮助养成一个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极其重要
下面让我们聊聊健康
除了配置医生及医院资源 在健康上也是多方面的
但下面让我们聊聊那些事情
每当我想看我们的家庭医生时
我们可以步行或骑车 在一个小时内便到达诊所
但倘若我们时间合适
十五分钟即可
无需预约
由于看病花费极少 故而我从未纠结过是否值得在就医上花钱
反之 我更考虑在看病时是否节省医患时间
药房通常毗连诊所
这意味着你可以尽快取药
医疗保险制度覆盖了大部分药方
即使有些仍未纳入医疗保险制度
国家政府亦会严加控制和保证药物价格适中
如果我想看专家门诊
如治疗湿疹的皮肤病专家
或医治耳鸣的耳鼻喉科专家
我可以随时过来 就像我看家庭医生一样
无需转诊或预约
噢 对了 它们同样可以步行到达
那么护理质量如何呢
从我的观感来看相较于加拿大 日本是非常棒的
某方面更为优秀 某方面存有弊端
但总体而言 我相信这些医生都能胜任本职工作
当我需要时 我都可以得到治疗
不论贫富贵贱 我都可以得到悉心照顾
即使日本的医疗保健覆盖全面
你仍需支付百分之三十的费用
月度限额意味着你无需支付其超额部分
且不因一些无法预料或慢性健康问题以致家破人亡
你也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随意选择任何医院
刚刚我们聊到了生理健康状况
那么心理健康呢
由于我未曾切身体验过该项服务
故而我不敢妄言置评
从他人的只言片语中我了解到
西方国家在心理健康领域更有建树
这种看法催生了不耻与社会归属感
在日本有这样一种想法 人们不想标新立异
这意味着你不愿承认自己罹患心理健康问题
或承认下岗失业
或承认其它诸多必然面对的生活状况
在西方国家 我们在谈论个人问题上更为开放
在日本 这很少见
我观察到 人们多是对
那些艰苦卓绝的人们抱以理解及同情
不论是在经济上 生理上 心理上 亦或是其它情况
正如同其它的发达国家
日本需要应付一系列问题
从那些在校表现差强人意的孩子
到不良于行 囿于轮椅的伯父
再到学习迥然不同的表亲
这些事情时常提及 但总是不露声色
你可能听说过
关于日本社会因循守旧的诸多评论
但在我看来 众多改变与开放宽容
不仅仅在我的同辈人中蔓延开来
上至老一辈 下达新一代皆是如此
我不断地遇到一些与日俱进的事物例子
从性别不平等的到工作时间
到大学入学考试制度的大整改
你可能对日本的自杀问题略有耳闻
但事实是 这与其它发达国家并无二致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及世纪之交的一段时期内
当时经济疲软且自杀人数不断递增
倘若继续保持这种趋势又将如何呢
数年后 日本的自杀率将与美国相差无几
不幸的是 自杀率仍一路飙升
在日本有一种刻板印象 即外国人只是异乡客
外来者与本地人永不接纳
那么我们家庭里的加拿大亲人与日本亲人能否
同感我们属于彼此吗
我可以肯定地说 是的
但讽刺的是 也许这甚至比我们在加拿大的社区还要好
而这个社区还是以多元文化闻名遐迩
且这个社区多是移民
为什么我会这样认为呢
事实上 我认为这与人们自身密切相关
但更多的是这个社区如何建立
在这儿安家的社会预期有关
回到正题
步行真的对我的生活影响颇多
在日本 许多人会在社区周边步行或骑车
所以你难免反复地与同样的人邂逅相逢
当彼此熟识相知后
一种更大的集体责任感油然而生
学校是促成归属感的又一原因
学校 尤其是小学
会要求家长之间相互交流配合
在这里我特意用了一个词 要求
因为不论你喜欢与否 你都要去交流沟通
小学的招生地区大致上是半径一公里范围
这意味着每个人皆可在十分钟内步行到校
在某些地区 你甚至无需走那么远
因为所有这些圈代表着十分钟即可步行
到我目光所及的区域的每一所小学
而这称之为冰棒指数
冰棒指数是指社区内的人口百分比
即那些人相信一个小孩可以离开他们的家
去最近的地方买冰棒
并且还能独自安全到家
与昔日的美好时光相似
当我还是个成长于西费城的小女孩时
#西费城 生于斯长于斯 我曾在操场上度过多数时光#
那时的冰棒指数是百分百
意想不到的是我们可以在史普鲁斯街东跑西跑 滚木瓶
吃冰棒 无论昼夜都可以独自回家
所以在2018年的日本 一般工作日的早上
我家附近的小学生会成群结队地
走去学校 无大人监管
尽管在回家路途 但他们仍各走各的
事实上
我认为我的邻居的冰棒指数分值达百分百
特别是沿路都有商店 他们可以顺路买一个冰棒
孩子们在无人监督的街道闲逛 我想到另一个话题
我认为日本小孩鲜有玩伴
孩子们仅仅是步行或骑行到朋友家 或甚至在公园碰面
一旦他们有了无线电话
大多数的初中孩子似乎有时
通过热门系列的即时通讯应用来进行规划
那么日本父母会对他们的孩子
可能遭受的蓄意伤害如绑架恐惧不已吗
在我看来 普天之下的父母皆是忧心这个问题 不论是日本抑或是加拿大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
日本父母看起来不会对孩子们因超速车辆而受伤提心吊胆
因为在日本的居住区
行人及骑行者才是路面支配者
汽车的时速控制在每小时三十公里
对于美国人而言 能到二十英里每小时
在加拿大 汽车往往能达双倍时速 不论是否限速行驶
其它促成社会归属感的事物
包含志愿或非志愿社区参与
当地组织由五到十个家庭管理废物收集点
但这是必选项
身为家长代表 为你现就读于小学的孩子们安排晨聚地点呢
也是必定要做的
参加当地的神殿盛会呢
那倒随你喜欢
参加校园艺术节呢 也是任君选择
传送当地新闻公告呢 也是必而为之
对于那些不愿参与其中的人而言
这种生活方式无疑是繁琐不已
客观上看
我似乎只能在加拿大企业存活一年
因为我更心悦自主就业的自由
您好 皮特 发生什么事儿了呢
我们需要聊聊你的技术故障报告
我尚未发现东京小社区的社会规范会造成负担
事实上 我有点发觉我是无拘无束的
那怎会如此呢
循规导则只占有我生命的一小部分
故而即使我不喜欢这些规则 他们亦无法决定我的生活
倘若我遵守这些不起眼的规则
那么我之所好 由我而定
我亦相信利大于弊
好吧 我必须要竭力清洁废料区
但这是每人职责所在
没有人蓄意破坏卫生
多年以来 我需要花几个星期去监督我的孩子们的晨聚
但我也可以休息 保证孩子们可以独自上学 安全到校
毫无疑问的是受限于工作
一天中美好的八小时将不受我支配
好吧 封面页 我知道 我知道
比尔已经和我谈过了
那么 你是否接到通知呢
鉴于遵照社区规则也许需要每个月耗费八个小时的时间
你可能会想到
我没有明确提到 作为一个外国人或半外国人家庭 我们是如何去适应
我的妻子 毕竟是在东京出生和成长
好吧 我的 我 我在 在 里面 非常抱歉 在钱包里面
我的身份证在钱包里面
我的身份证在那儿
好吧 我可以告诉你
我并不经常与警察发生争执
因为当然有诸多接触点
我可以随意参与社会义务
你也将要参与其中
那可以确保你成为社区的一员
即使有语言隔阂
我们可以明确的是 我在日语上依旧倍感吃力
比起我曾经的加拿大生活经历 我更愿意参与日本的地区活动
所以 我们适应得很好
同时 我有点不解我们可曾有所选择
现在 我们继续聊聊教育
在我移居日本前 教育是我的心头大患
我曾听言日本的学校束缚颇多 扼杀创意
校园暴力也是一大问题
所幸我的孩子们安好
毫无疑问的是 日本与加拿大有种种不同
但我认为他们均接受了这两国的良好教育
你需了解的是日本教育的小学阶段教育
除非你是那些一心想孩子们入读国家顶尖大学的精英阶层
这里的学习压力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般严重
一旦你开始就读初中和高中
我想这才是万里长征的开始
但我的孩子尚未到那个时段
所以 倘若你曾观看过一些视频或阅读一些文章有关
日本孩子就读优秀的幼儿园必经的入学考试
以确保其锦绣前程
那是特例 而非常规
由于教育是由国家管控的
这保证了全国各地的教育质量保持一定的标准
大城市与小城镇皆一视同仁
你可以看到同一类型的学校下有同样的课程
统一的体育馆及游泳池
相同的运动会和校园节日
校内安排的课程有日语 数学 科学
也有社会与生活学习
如美术 音乐 体育与家庭经济
他们一年中有数次实践活动
以及诸多文化节轮番而来
实话说 比起我在加拿大学校的所见所闻 日本拥有更为多样化的教育体验
教师受聘于当地政府
这与省份或国家一致
每隔几年老师便会在不同学校间轮换
所以即使我的家庭无法入住东京的富人区
我能感受到在老师及设备上与富人区相比 不会相差甚远
绝大多数的学生就读于公立学校
尤其是在小学阶段
所以 这确实是多数日本人的写实
PISA 即国际学生评估项目
日本学生在这个等级上居高不下
倘若你问我的孩子两国对比更喜欢何者 我会说她偏爱日本的教育体系
因为她会说她对之更加理解
奥尔辛则大有不同
我们曾见过加日两国的校园欺凌事件
实话说 我无法判定谁之略胜一筹 谁不尽人意
两地的教育系统皆是抵抗校园暴力
但倘若你对孩子有所了解的话
你便知道 不幸的是他们总能找到新奇的方式来规避官方政策
我与孩子们观察到最大的不同在于两国教育体系中
每个学生的自由度与责任感有所差别
总而言之 我认为日本学生的责任感大于加拿大学生
不仅是端上午餐 打扫学校
举办活动或看护幼小
还在于鼓励大家做你自己
加拿大在这方面则是棋高一着
你可以一头紫发 踩着滑板车进教室
你也可以有与众不同的学习风格
我们用了不少的时间了解了责任 教育以及健康
那么 在休闲娱乐及打发闲暇时间上如何呢
这可能是最为棘手的一部分
因为我的家人在这方面的诉求不多
我独自工作 而后自由分配我的时间
我妻子的工作则接近于朝九晚五
所以时间合适 她也是窝在家
据我所知 我们的工作时间与加拿大父母的时间相撞
所以我们在家的时间多于其他的日本父母
根据我的经验
普通日本家庭的相聚时间要少于加拿大家庭
在加拿大 人们不仅花费大量时间去与孩子们相处
还会抽空陪伴爱人
倘若在晚上时 没有非必要的工作急做
那便可参加孩子们的足球比赛
我感觉在日本 一切以工作为重
反之 在加拿大 大人则带着小孩去参加足球比赛
当然这是一概而论
但如果你需要进行总结 那便是为何我会觉得事已至此 无法改变
对父母而言 我并没有看到约会夜大文化
就我加拿大的家人而言
良性关系被视为重中之重
在日本 桑间月下只属于未婚情侣 而非已婚夫妇
相较于日本男性 照料家庭的担子更多的在日本女性身上
故而一位母亲烹制饭菜及打扫房屋是分内之事
时代瞬息万变 夫妻间的角色亦在趋于平等
但我在加拿大当地所见的 其实可能仅是一代人的生活而已
日本家庭的假期不轻松
想想这几天的时间 我期望时间是一周
但下班后无充足的连续时间去长途旅行
而且需要参与的学校活动不计其数
总而言之 日本群众看似难以拥有自由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当日本人想体验娱乐活动时
他们通常会严阵以待
所以 东京的生活质量究竟如何呢
我买了一套房子
定居此处 可以看见我家可预见的将来
因为我们住得近
因为我们是小小社区的一分子
因为我们不需长年累月地工作
因为我们拥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家人
因为我们不必拥有汽车
我们有舒适的生活
再说回教育
我们的特殊之处不过是我们的孩子会说英语
-你在干什么呀
-呆坐着呗
-你要怎么处理这张相片呢
-不晓得
而英语课程在日本学校变得愈发重要
这是其中一门主科 在你踏入中学或大学时
这可以当作考试成绩
我的孩子们来自加拿大 这有了明显的优势
此外 加拿大的公民身份
以及我们夫妻俩的能力都足以回到加拿大好好生活
如果我们在日本接连受挫
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未来选择回加拿大学习几年
这意味着我们的孩子也许不像其他日本小孩那般经历着千篇一律的学业压力
另一方面 我们也会积极教导
以确保我们的孩子可以用日语及英语对答如流
他们能说双语并非与生俱来
如今他们尚未达到英语母语本地者的水平
你好
正如我们在加拿大生活一样
他们也未及日本本地的日语水平
他们能在这两种语言间切换自如仍需时日
直至他们高中毕业
不仅如此
我们也要确保他们在其他国家生活能游刃有余
我们开心与否是一个极其重要而主观的问题
那么我们在日本生活得开心吗
这个复杂的问题只需用一个简单的回答
当然开心啦
感谢观看 我们下次再会 拜拜
你所在的城市生活质量如何呢
朋友们好 我是格雷格
正如视频一开始我所保证的那样
我介绍了在日本生活的花销以及标准
我认为在发达国家 倘若你腰缠万贯
那么你就有相对恬逸的生活
所以我更想聊聊
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质量如何
以后又会怎么样
如果你喜欢这类型的视频 当然它们的制作耗费时长
也需要饮用不少的茶
呷一口茶
我非常喜欢像那样啜饮我的茶
它的确很烫
这杯子真的是一项很棒的日本科技
但无论如何 如果你
如果你愿意通过赞助以维持我的饮茶习惯
我有一个Patreon账号 欢迎来砸 再见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到温泉主题公园旅行 - 日本台场的大江户温泉

    06:39453

  • 日本的午饭是啥样的

    08:27880

  • 爱子的生活-带你穿行东京的大街小巷

    04:25465

  • 在日本制作正宗的意大利披萨

    05:46246

  • 日本的老房子长啥样?

    08:27873

  • 爱子的生活-日本式晚餐

    04:28786

  • 公园里钓龙虾!

    02:18200

  • 日本的午饭是啥样的

    08:27880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