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会是超越现实的虚拟世界吗

#TED 17:34 567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 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 Ljimnn于2017.05.11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 1

字幕详情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
我经历了一件很震撼人心的事情
我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一直在找寻它
却总找错了地方
我经历的并不是虚拟现实
而是音乐
而这就是故事开始的地方
那是我
正在听披头士的《白色专辑》
而我脸上的表情
就是一直以来我在寻找的感觉
音乐触动你感情的心弦
融入你的血流
直达你的内心
它会加深所有的体验
伙伴们?
(音乐)
这是我们最棒的McKenzie Stubbert
和Joshua Roman
音乐
(掌声)
是的
音乐让一切事物拥有更多的情感共鸣
让我们看看它对这次演讲的效果如何
恰到好处的音乐片段 会在细胞层面
与我们融为一体
当我听着那首歌
在那个夏天
和那个姑娘
刹那间 我仿佛回到了过去
嗨 Stacey
接下来是故事的一部分 尽管我有些贪心
我想如果在音乐之上 再多加一些层次
我可以让情感更加强烈
所以我开始导演音乐视频
这是那些音乐的模样
那是我的兄弟 Jeff
不好意思了Jeff
(笑声)
这是我 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难以置信的动作
我应该成为一名舞蹈家的
(笑声)
这些实验在不断进步
并且最终看起来像这样
在这两者之中 我都在找寻相同的东西
将那道闪光捕获于瓶中
然而 我并没有做到
在音乐之上增加动画 这确实增加了一个叙述维度
却永远不能等同于
单纯原始的音乐本身所带来的力量
意识到这种结论并不是件很棒的事情 尤其是当你已经全身心地把你的生活
和职业生涯投入到 成为音乐视频导演的时候
我时常扪心自问 我选择了错误的路线吗?
然后我开始思考:如果我可以让身为观众的你们更加投入
也许就可以让你们感受到更多
所以Aaron Koblin和我开始试镜新的技术
让你们可以更多地进入作品中
就像在《The Wilderness Downtown》中
你们童年时期的家
《The Johnny Cash Project》中你们手绘的肖像
以及《3 Dreams of Black》中
你们那可以触摸的梦想
我们在努力突破屏幕
试图更加深刻地连接
人们的内心与想象
但这还不完全足够
它还是没有单纯音乐能带给我 原始而深远的震撼
所以我开始追寻一种新的技术
我只在科幻小说中读到过它
在多年的探寻之后 我找到了一个原型
它是南加州大学Mark Bolas实验室 Nonny de la Peña的一个项目
当我尝试它的时候 我知道我找到它了
我可以捉到那道光了
它叫做虚拟现实
这是五年前我遇见它时的样子
这是它现在看起来的样子
我迅速地开始在这个新媒介中构建作品
在那个过程中我们意识到了一些东西:
虚拟现实将会在媒介的历史中
扮演不可思议的角色
事实上 它将会是最后一个媒介
我这么说是因为它是第一个这样的媒介
实现了从我们将作者对某一体验的表达
的内在想象化
到我们对它第一手的体验的跳跃
你看起来很迷茫 我会解释的 别担心
(笑声)
如果我们通过所有最美好的幻想
追溯媒体的起源
它开始于火堆旁一个不错的故事
我们部落的首领正在给我们讲述
有一天他是如何在苔原上 捕获到毛茸茸的猛犸象的故事
我们听着他的描述
然后将其翻译成我们脑海中的形象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
当我们看着洞穴壁画上的故事
看着关于捕获猛犸象的书
看着戏剧
听着广播
看着电视剧
或者电影的时候
所有的这些媒介都要求我们“暂停怀疑”
因为在故事的真实性
和我们的意识把故事解释成 我们相信的现实之间
有一个翻译间隔
我用了意识这个词来表示一种
我们的感知从对周围世界的体验 而获得的对现实的感受
虚拟现实连接了那个间隔
现在 你就在苔原上和部落首领一起打猎
或者你就是那个部落首领
又或者 你甚至可能是那个毛绒绒的猛犸象
(笑声)
所以这就是虚拟现实的特别之处
在所有其他的媒介中
你的意识会翻译媒介
在虚拟现实中 你的意识就是媒介
所以虚拟现实的潜力是巨大的
但是我们现在在哪儿?
这项艺术的当前状况是怎样的?
好吧
我们在这里
我们相当于在电影技术的第一年
这是Lumière Brothers的电影
据说使一整间电影院的人都逃命去了
因为他们觉得一列火车正向他们驶来
和电影的早期阶段相似
在虚拟现实中 我们也必须习惯这种震撼
从而能够进入故事之中
它花费了电影几十年的时间
去弄清以故事片的形式去表达
才是其最适合的讲故事的方式
在现今的虚拟现实中 我们更多的是在学习语法
而不是书写内容
我们的虚拟现实公司Vrse 在过去的一年中拍摄了15部电影
我们从中学到了一些东西
我们发现我们拥有一个独特的方式 直达你们的感知
你们的情绪 甚至你们的身体
所以让我给你们看一些东西
为了这个展示的目的
我们准备把你们可能看到的每个方向
都延伸进这个巨大的屏幕方框内
好的 我们开始了
那么首先:镜头移动在虚拟现实中很难掌控
弄的不好的话 会让你觉得不舒服
我们发现如果你以一种稳定的速度 在一条直线上移动镜头
你就不会觉得不舒服
在电影学院的第一天
他们告诉我 在打破规则之前
你要先学会每一条规则
我们还没有学会每一条规则
我们几乎还没学会什么
但是我们已经开始尝试打破规则
去看看我们可以实现什么 创造性的新事物
在这一幕里 当我们从地面升起的时候我加快了速度
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想要给你们一种
从地面升起的物理感受
在虚拟现实中 我可以给你们这种体验
(音乐)
如你所想的那样 音乐在虚拟现实中也有很大的作用
它引导着我们怎样去感受
在这个和纽约时报合作的项目中
Zach Richter和我们的朋友JR
将带你们乘上一架直升机
即使当你翱翔于曼哈顿2000英尺的高空
你也不会感到害怕
你感到的是JR心中的狂喜
是音乐将你带到了那里
(音乐)
与大众观念不同
虚拟现实中其实也有创作的部分
但和电影中的创作完全不一样
电影将你限制在了矩形屏幕之中
这里的创作是你意识存在的地方
也是世界在你身边移动的方式
在由Vrse、United Nations、Gabo Arora和Imraan Ismail
合作出品的电影"Waves of Grace"中
我们看到了虚拟现实中特写镜头的角色转变
虚拟现实中的特写镜头 意味着你可以逼真地靠近某人
它将那个角色带入了你的个人空间
那个通常我们只会预留给我们爱的人的空间
并且你会感觉到对角色情感上的接近
这源自于你感官上的物理接近
导演拍摄虚拟现实与导演普通电影不同
它更像是对观众注意力的编排
一种我们可以用来指引观众注意力的工具
叫做“空间化音效”
我可以让声音出现在任何地方 你的前面、左边或右边
甚至是后面
而当你转头的时候 声音也会随之转动
所以我可以用声音引导你的注意力 到我想让你看的地方
下次你听到有人在你肩上唱歌
那可能就是Bono
(笑声)
虚拟现实让我们感觉自己 就好像是某些东西中的一部分
在人类历史的大多数时候 我们都生活在小的家庭单位里
我们起源于山洞
然后搬到部落和族群 再然后到村庄和城镇
如今我们都是世界公民
但我相信我们仍然天生最为关心
那些我们身边的事情
虚拟现实可以让我们更加接近 任何地方和任何人
那就是为什么它像一台 能够引起共鸣的机器一样工作
我们的电影“Clouds Over Sidra" 带你去到叙利亚的一个难民营
这并不是观看一个 那里的人们的故事
而是去感受一个关于我们内心的故事
那么下一步我们怎么走呢?
棘手的问题是 之前所有的媒介
它们的呈现形式 在它们诞生的时候就已经固定了
电影一直以来都是一系列的矩形
从Muybridge和他的马一直到现在
这个形式从来没有改变过
但是虚拟现实作为一种呈现形式、一个媒介
还没有定型
它不是使用物理胶片 纸张或者电视信号
实际上它使用的是我们 用来感受世界的感官
我们将你的感官用作帆布上的颜料
虽然目前只用到两种
最终我们会看看 是否能够使用我们人类所有的感官
从而可以自由地去体验所有可能的故事
我们现在叫它虚拟现实
但当我们超越模拟的现实的时候
那时我们叫它什么呢?
如果不是跟你口头描述一个梦想
而是可以让你生活在那个梦里呢?
如果不是让你仅仅体验一下地球上的某些地方
而是让你可以 在黑洞边缘的重力波上冲浪
或者从头开始建立银河系
或者彼此交流的时候不是通过语言
而是通过脑中原始的思维呢?
那将不再是虚拟现实了
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
但我希望你大概知道了 我们将会去往哪里
在这里我将带领大家一起 体验这个革命性的新媒介
那么让我们开始体验吧
在你们的手中 应该都有一片纸板
让我们打开盖子
按一下电源开关去解锁手机
在家观看的朋友们
我们现在会显示一张卡片
来告诉你们如何在手机上下载这个体验
甚至你可以想办法得到一个谷歌纸板 去尝试这个体验
我们小的时候会在纸盒里玩耍
现在作为成年人 当我们再一次把头放入纸板的时候
希望我们都可以找回一些曾经的美好
你们将要参与到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虚拟现实集体观看活动中
并且在那经典的怀旧风格中
我们将在同一时间
一同观赏
希望这可以成功
倒计时在哪儿?我这里看不到
观众:…15、14、13、12、11、10、9
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鸟鸣声)
(火车引擎声)
观众:(尖叫)
(视频) JR:让我来告诉你们
我是怎么拍摄纽约时报的封面的
它叫做“行走的纽约”
我被固定在直升机的外侧
因为我需要完全垂直才能抓拍到它
当我完美地位于拍摄物的上空时
你知道的 因为有风我们不得不多次尝试
然后我就开始一直拍摄
(视频)女声:亲爱的上帝
保护我们远离邪恶
因为你是上帝
是光
你带给我们生命 却又把它带走
遵循你的意愿吧
请将安宁带给那些 失去了爱人的人们
帮助我们重获新生
(音乐)
(视频)(孩子们的声音)
孩子的声音:现在扎塔利的孩子比成年人多
有时候我觉得
我们才是肩负责任的那些人
Chris Milk:怎么样?
(掌声)
这是一个很容易 让你们站起来热烈喝彩的方法
刚刚我让你们都站起来了 我还知道你们都会在结束的时候鼓掌
(掌声)
我相信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都应当去体验
你们刚刚所体验的
那样我们就可以 一同开始完善虚拟现实
让它不再只是一个技术平台
而是成为一个人性平台
因此在去年的11月份
纽约时报和Vrse合作了一个 名为“The Displaced”的虚拟现实项目
连同报纸 他们寄送了一百万个Google Cardboards
给每一位订阅了周日刊的读者
那个周日早上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很多人得到了纸板
但他们并不是 邮寄地址上的收件人
然后我们开始在Instagram上 大量的看到这些
看起来眼熟吗?
音乐让我走上了这条路
在很长的时间里
寻找那些难以得到的东西
现在 数以百万的孩子们
在他们的童年里 经历了与我小时候相似的
难以忘怀的体验
我觉得只有这一个
甚至超越了那时我的体验
让我们看看
这将会
带他们去向何处
谢谢你们
(掌声)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某巴文件是如何被记者泄露出来的

    13:08 204

  • 人工智能越发展,人类的责任越重大

    17:41 1246

  • 给少年儿童工程师的简易DIY项目

    07:03 244

  • Apple大战FBI

    07:44 186

  • 对肥胖的恐惧到此为止

    12:20 495

  • 美国公立学校如何未能让孩子走出贫困

    13:50 217

  • 学习新语言的4个原因

    10:01 1382

  • St. James 医院的忧愁

    08:43 176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