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婴儿的伦理难题

#TED 18:19 471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 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 喋喋于2017.11.11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 1

字幕详情

所以如果我们帮你定制一个婴儿
那会发生什么事?
要是即将身为父母的你
和身为科学家的我 决定一起完成呢?
要是我们没这样做呢?
如果我们认为“这想法太糟糕了”
但我们的家人 朋友 同事
很多人都做了这样的决定 那又会如何呢?
让我们快进到15年之后
假设现在是2030年
你已经为人父母
你的女儿玛丽安就坐在你的身边
2030年的时候 我们称她为自然人
因为她没有被基因改造过
因为你和你的伴侣所做出的决定
让你们在很多社交场合都被看不起
别人认为你们是反对新科技或是排斥科技产品的人
你女儿最好的朋友珍娜就住在你们的隔壁
她有着完全不同的故事
她是一个基因改造的孩子 而且升级了很多功能
是的 升级
而这些改造是经由一种
全新的基因改造技术完成的
它有一个好笑的名字CRISPR
你知道 有点像薯片的感觉
这是CRISP
珍娜的父母聘请科学家做这件事
花了他们几百万美元
因为他们要在一整个胚胎上使用CRISPR技术
之后还要进行基因检测
并且确定他们选出来的小胚胎 也就是珍娜的胚胎
是当中最棒的一个
现在珍娜已经长大
她正坐在你家客厅的地毯上
和你的女儿玩耍
你们两家已经认识好几年了
你们都很清楚
珍娜很优秀
她聪明绝顶
你要是对自己诚实的话就会承认 她要比你聪明
她才5岁
她漂亮 高挑 又有运动细胞
还有一堆说不完的优点
事实上 新的一代都是珍娜
这样的基因改造的孩子
到目前为止 看起来
他们要比他们父母的一代
比你这一代更健康
他们医疗照顾的成本也很低
他们在健康条件方面 对疾病是免疫的
包括艾滋病及其他基因疾病
听起来相当完美
但是有一天你难免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一种觉得珍娜不太对劲的感觉
你对你见过的其他基因改造孩子也有同样的感觉
这周稍早你读报纸的时候
有一篇关于基因改造孩子的研究
研究表明 他们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
比如越来越好斗 自恋
但是你脑袋里立刻想到的是
你从珍娜一家听到的消息
珍娜很聪明
她现在要去特殊学校上学了
她的学校完全不同于你女儿的学校
这件事让你们的家庭陷入了混乱
玛丽安一直在哭
昨晚你跟你女儿在床上道晚安的时候
她问你:“爸爸 我和珍娜不再是朋友了么?”
所以现在 我说的是2030年想象出来的情景
我有一种感觉 我可能让你们中的一些人
觉得这像是科幻情节 对吧?
你觉得你正在读一本科幻小说
或许 像是万圣节前夕的场景
但是从现在的15年起
这真的有可能发生
我是一位干细胞研究人员
我已经可以看到CRISPR这项技术
潜在的影响力
而我们也许会在那个真实的情境中找到自己
而这取决于我们今天所做的决定
如果你仍旧认为这有点科幻
那你想一下今年稍早 科学界发生的重大事件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这件事
几个月前 中国的研究人员
发布消息称 他们已经创造出人类基因改造胚胎
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他们就是运用CRISP这项技术
虽然还不完美
但是我认为 他们已经揭开了潘多拉盒 秘密了
我相信已经有人要用这项技术
尝试做出定制儿童
现在 在我继续说明之前 你们当中可能有人要举手说
“停 保罗 等一下
这不是不合法的么?
你不能不管法律 执意要创造一个定制婴儿吧”
事实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你是对的
在一些国家 你不能做这件事
但是在许多国家 包括我的国家美国
事实上对此还没有明确的法律 从理论上来说 这是可行的
今年 这个领域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
这件事就发生在离这不远的英国
谈到人类的基因改造问题
英国传统上还是个保守的国家
在英国 那是不合法的
但是几个月前
他们在这条规则上制定了一项豁免条款
他们通过了一项新的法律
可有条件前提下允许制造基因改变人类
只要你有预防类似这样罕见基因疾病的崇高目的
但是我依然认为 这些综合事件 目的都是强迫我们
接受人类的基因改造
所以我一直在谈CRISPR这项技术
什么是真正的CRISPR?
如果你想象一下我们都是熟悉的改造生物
比如基因改良的番茄 小麦
诸如此类
这项技术的原理
就跟我们基因改造食物的原理类似
但是它表现得更好
更便宜 更快
所以它是什么?
事实上 它有点像瑞士基因军用刀
我们可以假设这是一个瑞士军用刀
里面有不同的工具
其中一个有点像放大镜
或是我们DNA的导航器
它可以指引我们到某个DNA片段
下一个工具像是一把剪刀
可以准确的把该位置的DNA片段剪下来
最后我们会有一支笔
我们完全可以在断点处重新编写基因码
真的如此简单呢
这项科技才刚诞生3年
但已经引起科学界的轰动
它演化速度如此之快 这令科学家们相当兴奋
我承认我对这项技术也很着迷 我们在实验室也在使用
我想有人已经打算跨出下一步了
并开始进行人类基因改造工程
也许可能会制造定制婴儿
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这才三年的时间
今天已经有好几千个实验室掌握了这项技术
他们正在做重要的调查
他们大多数人对定制婴儿没有兴趣
他们研究的是人类的疾病
以及其他重要的科学原理
所以很多关于CRISPR的调查研究都有了进展
事实上 我们现在能实现基因改造
过去这项技术可能会耗时数年 几百万美元
现在可能几周 几千美金就能做到
对我一个科学家而言 这太棒了
但是与此同时
它也会让人越走越远
我觉得对一些人来说
关注的重点并不在于科学本身
那不是驱使他们研究的动力
真正驱使他们行动的是意识形态或利益
所以他们才打算制造定制婴儿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担心这件事?
假设我们回到两个世纪前 从达尔文时代开始
我们就知道 进化及基因学对人类会产生巨大影响
一些人认为 我们的世界似乎是由社会主义达尔文主义运作
甚至也许优生学也在影响着这个世界
想象一下这些趋势 这些势头
加上强大的 无所不在的
快速崛起的CRISPR会怎么样
事实上 我们只要回到上世纪
就能看到优生学带来了什么
我父亲 皮特·纳福勒
就出生在维也纳
1929年出生 维也纳人
我祖父母有了我爸爸的时候
世界变了样 对么?
维也纳变得不一样了
美国也变得不一样了
世界不同了
优生学正在兴起
我想我的祖父母
应该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
在优生学方面 他们站错了队
除了他们的家人
还有整个亲戚家族
都被优生学影响了好几代
因为优生学
他们决定离开家乡
他们存活了下来 但心也碎了
我不确定 我父亲是不是真的想离开维也纳
1938年 他才8岁
就离开了维也纳
今天 我看见了一个新的优生学
正浮出水面
它必须是个仁慈 温和 正面的优生学
不同于以往的优生学
但是我想尽管我们把重点放在了改进人类
也很有可能造成消极的结果
这很令我担心
有一些支持新优生学的顶尖人士认为
CRISPR技术就是他们定制婴儿的门票
所以我不得不承认
我们谈的优生学是要让人变得更好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当我们谈到人类的时候 什么才是更好?
我承认 我们很多人
都同意 我们人类
可以做一些小的改善
看看我们的政治家
这边的 美国的
上帝目前禁止我们这样做
或许我们面对镜子里的自己
我们都希望会有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好
说老实话 我也希望 这边头发多点 不要秃顶
一些人 可能希望再长高一点
有适当的体重 不同的脸蛋
如果我们要做这些事 我们一定能做到
或者 我们可以让我们的孩子拥有这些
这真的很吸引人
但随之而来的也会有风险
我谈的优生学
对人类来说 也会有风险
先不谈改进人类的问题
就只是试着用基因改造让人类更健康
这技术就是这么全新
如此强而有力
一旦发生意外 我们可能更容易生病
很容易就发生这样的事
还存在另一个风险
所有合法的 重要的基因改造研究
只能在实验室进行——
我再强调一次 他们对定制婴儿没有兴趣——
只有少数人继续走定制婴儿这条路
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整个产业可能就会被毁掉
我认为政府可能
对基因改造开始有兴趣
例如 我们想象的基因改造小女孩珍娜
她是比较健康的
如果可以降低这一代的医疗照顾成本
政府就有可能强制他们的市民
走向基因改造这条路
看一下中国的一胎政策
他们限制了将近4亿人口的出生
所以基因改造
是由政府来推动实施的
一旦定制婴儿 在我们数字化时代
成为流行词——
病毒式影片 社交媒体——
要是定制儿童被认为是一种时尚
一旦他们变成新时代的社会名流
下一个卡戴珊之类的?
这样的趋势我们能把控么?
我不觉得我们能做到
我再说一遍 这件事现在看起来像万圣节前夕
我们讨论基因改造
还有一个与万圣节前夕相关的字眼
而且常常被人们提到
就是弗兰肯斯坦
像是基因改造食品还有其他类似东西一样
但如果我们现在好好想想 人类将来有这么一天
比如像万圣节前夕
父母已经可以定制他们的基因小孩
那我们现在讨论的会不会就是弗兰肯斯坦2.0版了?
我不这么想 我不认为事情会那么极端
但当我们打算篡改人类基因密码的时候
一切随之而来的就都失去了
这是很危险的
我们回首过去
看看那些科技变革带来的影响
想想他们是怎样失去控制的
并且弥漫到整个社会
我就给你们举个例子 人工授精
大约在40年前
史上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斯布朗诞生了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从那以后大约有500万的试管婴儿诞生
他们带来了无尽快乐
许多家长都爱着他们的孩子
但试想一下 才40年的时间
科技就为我们带来了500万的婴儿
这真的很了不起
同样的情况也有可能发生在
人类基因改造 制造设计婴儿方面
这取决于我们接下来几个月或是接下来的几年
做出的决定
如果短短几十年里
第一例设计婴儿就诞生了
就意味着会有几百万的基因改造人类也相继诞生
但这也有点不同 因为如果我们 台下的你们 或者我
如果我们决定制造一个定制婴儿
他们的孩子也会被基因改造 一代接着一代
因为它是可继承的
所以这会带来很大的不同
当所有这一切都涌上脑海时
想想我们应该怎么做?
事实上 从明天开始 下一个月
将在华盛顿召开一次大会
这场会议是由美国国家科学院举办
旨在处理具体问题
人类基因改造之路正确方向在何方?
我相信这次
我们需要再缓一缓
我们必须对此禁止
我们不应该允许制造基因改造的人类
因为这太危险了 而且结果难以预测
但是很多人——
谢谢
让我说 身为一名科学家
我有点害怕在公众面前讲出这种事
因为科学通常并不会有自我限制和自我规范这样
所以我觉得基因改造这件事还要等等
但是有很多人并不同意我的观点
他们完全是相反的看法
他们像是火力全开 全力冲刺
让我们开始制造设计婴儿吧
所以12月的一次大会上
以及接下来几个月类似的会议
很有可能 我们再也没有机会拖延了
我认为造成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
这样的趋势影响
在人体上做基因改造的变革
公众对此并不知情
没人站出来说
这是重大的决定 重大的变革
这会在很私人的方面影响你
所以我目标的一部分事实就是去改变
教育呼吁大众一起
让你们参与到讨论中来
我希望这些会议中 会有大众的参与
听见大众的声音
所以如果我们现在再回到2030年 想象一下那个场景
这取决于我们的决定 我再说一遍 今天——
无论是接下来的几个月还是几年——
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因为这项科技已经像野火般蔓延开来
让我们假装回到那个真实的场景中
我们在公园
我们的孩子在荡着秋千
我们的小孩是正常的孩子么
还是我们决定要一个定制的孩子?
又或者说 我们选择了传统的道路
我们的孩子同样在荡着秋千
说老实话 他们会把自己弄脏
他们的头发跟我一样多
他们还留着鼻涕
他们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学生
但他们很可爱 你爱他们
但是旁边秋千上坐着的孩子
是他们最好的朋友 一个基因改造的孩子
他们两个都在像这样荡着秋千
你会忍不住比较 对吗?
基因改造的孩子荡得更高
他们看起来更好 他们是更优秀的学生
你不需要给他们擦鼻涕 因为他们不会流鼻涕
那样的话 你觉得怎么样
下次 你还会做这样的决定么?
谢谢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论肢体语言的重要作用

    21:02 5858

  • 人工智能越发展,人类的责任越重大

    17:41 1246

  • 肥皂剧里的四碗重量级心灵鸡汤

    12:27 1443

  • 怎样为自己发言

    15:08 614

  • 经历家人的罹难,我选择宽容以待

    14:48 485

  • 五种让你在变化的时代获胜的方式

    13:21 2328

  • 如何利用大自然的隐藏超能量

    13:21 481

  • 领略数学的迷人之处

    16:23 569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