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手术中突然醒了怎么办

#科普12:32272

众译鸣谢

译文字幕:搬那度于2018.11.10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2

字幕详情

想象你突然痛不欲生醒了过来
却因为喊不出声音 感到万分恐惧
你这才发现你整个身体已经瘫痪了
你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尽快死掉 摆脱这恶梦般的痛苦
这不是盖世太保或黑手党暴行纪录片的情景
任何人都有可能在进行例行手术的时候
经历到这种可怕的感觉
全球每年有超过2100万人接受例行手术
过程中接受全身麻醉
通常 病人在手术中是睡着的 全程毫无感觉
但是每年也有约3万个病人
突然在手术台上恢复知觉
这个现象的医学名称是麻醉觉醒
那么 麻醉为什么会突然失效呢?
醒着接受手术 对病人有什么威胁?
首先 我们必须了解麻醉是怎么生效的
正常的麻醉需要用到几种不同种类的药物
没有一种药物能单独达到手术的所需条件
一般来说 麻醉需要三种药物
第一种是麻醉剂
它让病人进入睡眠状态
并且防止病人储存记忆
第二种是所谓的松弛剂
它会帮助肌肉松弛下来
它使骨骼肌瘫痪
让外科医生不受干扰地做手术
最后 要让病人进入昏迷状态
使用的是止痛剂和麻醉剂
这些药物会完全阻断疼痛神经冲动的传达
麻醉师会为个别病人设计独特的药物组合
医生的任务是让病人完全入睡 松弛其肌肉
并且提供止痛作用
同时 药物不能影响体内心血管 神经等系统运作
计算最适合的麻醉药剂量相当的难
正确剂量取决于个别病人身体的特性
病人的生活方式 习惯 等等
使剂量的计算变得更难的是
人们不完全清楚麻醉药的作用机制
此外 每个人的身体对药物的反应都不一样
所以很明显 剂量错误很有可能发生
如果混合药物的各个成分剂量不正确
或者病人身体产生意料之外的反应
那么对病人来说 手术真的会变成一场恶梦
当麻醉手法不当时
有几种情况可能会发生
其中一个是 病人醒来后听得见 看得到 甚至还会动
就是完全不感到疼痛
这种情况下 麻醉师使用的止痛剂剂量正确
所注射的麻醉剂和松弛剂剂量却不够
但是医生很快就会察觉到病人醒得太早
然后注射所需的麻醉药物
手术后 病人通常是不会清楚记得手术过程的
这会导致精神障碍或抑郁症
另一种情况是 病人醒来后
感觉不到疼痛或者自己身体
这些病人的止痛药和松弛剂剂量充足
但是麻醉剂剂量太低
外科医生甚至可能没察觉到病人已经醒来
直到手术结束后
但是由于病人不觉得疼痛
病人就不会遭到严重的精神创伤
病人只会听到医生的谈话 看到医生的脸
有时候 病人醒来后会觉得痛 而且也会动
这些病人的麻醉药组合的各个成分都不够
但是一发生这种情况 医生很快就会察觉到
然后立刻注射更多麻醉药
最坏情况是 病人醒来后可以感觉到疼痛
但由于病人已经瘫痪 病人无法告知医生
这种情况下 松弛剂的剂量足够
但是麻醉药的其它成分却不够
这会对病人造成很大的痛苦
手术后 病人很可能长时间感到不适
处于紧张状态
并遭到精神障碍 失眠 恶梦等问题
有时候 这类病人甚至会想要自杀
一位病人在心脏移植手术进行时醒来
美国电影《钝感之爱》详细描述了他受到的折磨
当然 还有很多毛骨悚然的经历 并没拍成电影
来自英国和爱尔兰各家医院的麻醉师
把麻醉觉醒病患的经历写成了报告
2012年 他们在这份报告中
描述了大约300名麻醉失效病例的经历
研究人员指出 许多病人有了恶梦般的回忆
内容都是不可承受的疼痛和窒息感
1998年 卡罗尔·瓦耶进行眼球摘除手术时醒来
她非常痛苦 于是试图大喊 并向医生示意
但是她动弹不得
而且可怕的是 手术长达5个半小时
手术的每一分每一秒
对卡罗尔来说变成了难以承受的折磨
她一再痛得发疯
有好几次昏厥了过去 然后再次醒来
这种情况反反复复地发生
另一名病人朱恩·卡森 也是在手术台上醒来
她动弹不得 又不能发声
但她清楚地感觉到外科医生用刀切入体内
她痛得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
手术进行了15分钟后 心脏真的停了
幸好 或者说 不幸的是
医生们及时发现 于是让衰竭的心脏重新跳动
但是大部分人说 他们最害怕的不是疼痛
而是瘫痪
研究的其中一名作者贾迪普· 潘迪特相信
他们觉得疼痛是至少可以理解的
但是很少人知道瘫痪的感觉
很多人以为自己被活埋了
毫不奇怪 对大部分病人来说
医生犯这类明显错误是不可原谅的
一位病人接受了腿部手术
外科医生必须在骨里钻洞
病人接受了麻醉 但是麻醉无效
病人完全清醒地躺在手术台上 喉咙插着管
动弹不得
尽管如此 他一直尝试向医生示意
他扭动了脚趾头
护士看到脚趾头在扭动 便通知了外科医生
医生却说 脚趾头扭动只是无意识反射动作
于是不顾警告 开始进行手术
病人感到巨痛 并且遭到精神创伤
结果病得很重 不久后便停止了呼吸
但是 医生们立刻把他连接到人工呼吸器
保住了他的性命
手术后 病人提出了诉讼
获得了1.5万英镑的赔偿金
但没有什么比得上新生儿的经历
多年来 美国和欧洲的医生为新生儿做手术时
只用非常轻微的麻醉
甚至完全不用到麻醉
当时有人认为
新生儿的神经系统几乎完全没发展出来
因此不会有任何感觉
很难想象 可怜的婴儿们会有多痛苦和害怕
当他们弱小的躯体接受手术的时候
直到1980年代 美国小儿科协会的成员
以及美国麻醉师协会的成员
才改变了他们的做法
他们最终宣布 包括早产儿在内的新生儿
是会感觉到手术的进行的
在此之后 医生终于结束了这个残忍的做法
不再为未获麻醉或只获轻微麻醉的活婴儿做手术
一旦认识到了麻醉觉醒的可怕
病人当然可以拒绝接受手术
但是他们不该这么做
特别是当病人明显需要进行手术时
要记得 病人在手术刀下醒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具体几率是所有手术的0.008-0.2%
这类病人中有大约80%的人
即使醒来了 也都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了
此外 麻醉觉醒很多时候只会持续很短时间
它会发生在手术即将开始的时候
或者手术刚开始的时候
在现代 有新的技术能帮助医生
在手术过程中更准确地评估病人的状态
比如 一项观察病人听觉系统的技术已被开发
人们认为 这项技术很有潜力
本质上 内耳的毛细胞 听觉神经 以及脑细胞
会在病人醒来时 开始对听觉刺激做出反应
即使病人完全瘫痪也是这样
但再过不久 这类创新也有可能变得没用
无麻醉的复杂手术越来越频繁地进行
但病人也不会感到疼痛或紧张
德国的神经外科医生
甚至能为完全清醒的病人进行脑部手术
创新让全身麻醉的免去变得可能
局部麻醉也一样
在进行头皮和头颅手术的时候
这让医生能够消灭过去不可切除的肿瘤
而不伤到大脑的重要部位
手术进行时 医生只需要叫病人说话
数数字 辨识脸孔和照片
甚至举起手指而已
有趣的是 医生很多时候需要通过这类动作
来辨识大脑哪些部位是不能在手术中被碰到的
这个新的做法已经不可缺少
当存在全身麻醉的禁忌症时
比如 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 心绞痛
以及某些神经疾病
事实上 无麻醉手术的百分比 目前还很小
但是 随着这些新技术的发明
这个百分比肯定会上升
有朝一日 人们在麻醉后
将不必承受长时间的苏醒和康复期
发生麻醉觉醒后 也不会患上抑郁症
这样一来 我们的梦想就实现了
就算手术再复杂
我们看外科医生 也只需要一会儿
或者几个小时
看完之后 还能轻松地走回家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什么能生活在火山的底部?

    09:14437

  • 将人类变成半机械人的疯狂计划

    09:02507

  • 45亿年前的地球

    07:41288

  • 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奇特的星球

    11:11428

  • 星外行星上的寻常日子

    14:46291

  • 我们能在小行星上踢足球吗?

    06:56327

  • 我们的世界是虚拟的证据

    22:53881

  • 地球上最热的地方

    02:35580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