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偏见会如何扭曲现实

#大想法08:55942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Chuckle于2017.07.15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2

字幕详情

我要请你想象一下自己的未来
所以自我想象一下五年后 十年后 十五年后(的样子)
想象你的家庭 想象你的人际关系 想象你的事业
真实地试着在你的脑海中获得生动的影像
然后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儿谁想象出了积极正面的影像啊
就举起你们的手吧

不错 那十分普遍
那么现在我将问你们四个具体的问题
第一个:如果你现在是已婚 你有多大可能离婚?
百分之十 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九十?
那么不用告诉我们 只要记在脑海中
第二:对于你的家庭你有多乐观?
一点点乐观 十分乐观 不那么乐观?
第三:对待在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其他家庭
你有多乐观?
还有第四:有多大的机率你将在财政上和事业上成功?
那么现在让我们看看其他人是怎么回答这些问题的
我们将从婚姻开始
所以在西方世界离婚率大约为百分之四十
那意味着在每五对结婚的夫妻中
有两对将以分他们的财产结束
但是当你向新婚夫妇询问他们自己离婚的可能性
他们估计那概率为零
并且甚至是真正更了解这些的离婚律师
都大大的低估了他们自己离婚的概率
现在结果发现乐观主义者并不是有更低的可能性离婚
而是有更高的可能性再婚
用塞缪乐约翰逊的话来说“再婚是希望战胜了一段经历的结果”
现在统计的说 如果你结婚了你更有可能生小孩
而我们都认为我们的小孩将特别出色
顺便说一下 这是我自己的小孩利维亚和利奥
关于乐观偏见他们是非常不好的例子 因为他们特别优秀
而不只是我这样
在每四个人中 有三个人会说对于他们家庭的未来
他们十分乐观
也就是百分之七十五
但是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说他们认为下一代将
比现在这一代做得更好
而那是一个重点 因为我们对自己很乐观
对我们的家庭乐观 对我们的孩子也乐观
但对于坐在我们旁边的伙计我们却不那么乐观
而且对于我们国家的未来和我们领导者的能力
是有几分悲观的
而我们把这个对个人的乐观叫对于公众的不乐观
这现象的一个原因是管理能力
我们感觉我们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我们感觉我们能控制车轮在正确的方向
所以我们对自己的未来是积极乐观的
但我们觉得我们不能控制我们国家将走向何处
不能控制领导者将带我们到哪
所以我们对待那些议题较不乐观
如果你是小型企业的拥有者 例如 在美国每三个小型企业中
只有一个小型企业将在五年后留存下来屹立不倒
所以那机率是百分之三十三
但当你询问小型企业的持有者关于他们自己的企业一直运营的可能性
百分之八十的人会说成功的人将是他们
那意味着他们中的一半将会在他们失败时感到不高兴的惊讶
所以这些都是我们叫做乐观偏见的例子
也就是 我们倾向于猜想未来会比过去和现在更好 或者 普遍来说
高估我们在人生中经历积极的事件的可能性
而低估经历消极事件的可能性
这并不意味着在生活的各个方面我们都是乐观的
也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是乐观的
但是平均来说我们发现在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中存在这样的现象 而且我们发现
它存在于女人中 存在于男人中 存在于世界上不同的国家中 存在于西方国家
也存在于非西方国家
所以它可真是一个全球化的现象
通常当人们听到这样的结果 他们问的第一个问题是
好吧 那这是一件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呢
答案是 好事情
所以在积极的一方面 如果我们是乐观的我们对未来有好的期望
那减轻了压力和焦虑 这有益于我们的身体健康
也有利于我们的心理健康
我们发现百分之二十的人没有乐观偏见 他们中的一半
对于轻度萧条的人们事实上并不带偏见之处倾向于悲观
那并不意味着他们对预测未来更加的精确
那只表明他们有时候在乐观的一面犯错有时则在悲观的一面
所以他们并没有一个系统性的偏差
另外的百分之十倾向于没有乐观偏见但也不是悲观
而另外一个乐观的优点是 如果我们有积极的期望
那能提高我们的动力
如果我认为我的公司将会成功 然后我会更加努力
而它便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如果我想着“啊 它不会实现的”
我将不会得到晋升 然后我不会尝试并且我更可能失败了
所以那都是积极的方面
但是这也有消极的方面 因为如果我们低估我们的风险
我们可能不会采取预防措施
当我们骑自行车时我们可能不会戴上头盔
当这是个好主意时我们也可能不买保险
我们可能不去做医学检查
但我认为经过漫长的进化历程人们已经进化得更乐观
因为平均来说积极的比消极的更有意义
而如果你回忆起我们的祖先(那时)为了离开洞穴开始打猎 他们不得不
想象有一些猎物在那里让他们去发现 想象他们回去的能力
为了离开非洲 探索世界的其它地方
他们不得不想象有些地域他们将会发现
他们不得不想象有些东西可能比他们已经拥有的更好
而且人们不是总能意识到他们的头脑是如何工作
或者他们存在乐观偏见的事实
很多次人们会走进我的实验室 说“不 不对
我是个现实主义者
我还是个悲观主义者”
这在英国更是如此
但然后当你测试他们的期望再看结果时 你会发现存在乐观
偏见
但开始对此有意识真的能帮助我们 例如 使交流更有效
因为我们获悉了他人的脑力是如何工作的
当需要修复我们的动机时 例如 可以通过创造预期事件
也可以通过避免自己过于乐观造成消极后果
为了保护自己 我们不能消除偏见
只是了解它并不能消除错觉
为了更好的理解前一句话 我将以一个例子来结束
也就是一个视错觉的例子
所以看到这 你看见了什么
它看上去像一个微笑女孩的倒置照片 对吧
好 那让我们测试这个
所以当你看到像这样一张照片 很明显有些不对 好的
这被叫做撒切尔视错觉 因为它第一次被演示
是用不以微笑出名的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的照片)
而它起效的原因是我们非常擅于理解竖直的脸
我们专注于此
我们看见周围坚直的脸 任何微小的细节预示都可以
使我们深度揣摩
然而我们不是理解倒竖着的脸的专家
我们不能做到那样
所以这很简单我们看不见这些有点古怪的细节
但这测试的重点是什么呢
这重点在于尽管我向你们解释了这种错觉 你们也看见了它是如何呈现
你们依然会被骗
所以了解它并不能消除它
而认知偏见与此也没有什么不同
还有乐观偏见(也一样)
我将数据展示于你们
你们可能就相信了
这并不意味着(偏见)将消除
但我们可以做的是知道我们存在偏见而提前打算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比尔·奈伊讲解“同性恋是正常进化现象吗”

    03:08764

  • 岛片科学:女性生理反应与大众认知相反

    04:451222

  • 最美公式:Wilczek凭什么拿到诺贝尔奖?

    06:57130

  • 停止自毁,安抚自我

    03:12770

  • 将改变你对困难认知的-海豹突击队“百分之四十法则”

    04:10826

  • 马斯洛理论其实并不完整,这里有个完整版

    08:03524

  • 白日梦可以增强创造力,而不是冥想

    04:15754

  • 议员泰德·克鲁兹和伯尼·桑德斯在艺术品味上能一致吗?

    01:37153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