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探前激进战士的内心

#TED 17:22 144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 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 我可以改一个名字呀于2017.07.13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 7

字幕详情

今天站在你们眼前的我是一个努力生活的人
站在你们面前
但曾有很长一段时间
我为死亡而活
我年少时相信
所谓圣战即代表了武力及暴力
我试着透过力量和侵略
修正他人的错误
我深切地担心正在受苦受难的人们
并强烈地想帮助他们解脱
我认为暴力性的圣战
是一种高贵
骁勇的行为
也是帮助他人的最佳解药
在我们族群之中很多人
特別是年轻人
处于激化的边缘
他们加入像基地组织
伊斯兰国和一些其他的组织集团
因为这些组织主张的是
他们可怕的暴行才是真正的圣战
我得说他们对圣战这两字的概念有误
大错特错
就像是那时的我所认为的一样
圣战代表要讲一个人的全力
这包含了各层面的功修
自我净化
以及奉献精神
圣战代表了透过学习 智慧
和纪念真主的正向转型
圣战这一词概括了前述的所有概念
圣战有时的确通过战争形势
但只是有时候
存在严格的条件
规则与限制之下
伊斯兰教相信
一种行为带来的好处 必须大于其带来的伤害和残酷
更重要的是
《古兰经》中对于圣战或战争的描述
不能抵消经文中对于宽恕
仁爱
以及耐心的价值
现在我相信地球上沒有任何地方
会允许暴力性的圣战
因为这只会带来更重大的伤害
但如今圣战的定义被劫持去了
它被歪曲为代表了暴力性的斗争
每当穆斯林遇到困难
就会出现恐怖主义
由基地组织 伊斯兰国等激进伊斯兰教徒发动起来
从而变成恐怖事件
但我现在了解到
真正的圣战代表尽全力
去捍卫并活出真主所喜爱的特质
诚实 可信
同情 仁爱
可靠 尊重他人
和坦率
这都是众人所共享的价值观
我出生在孟加拉国
但多数时间在英国长大
也在那里求学
我父亲是位学者
我们家因为他的工作来到英国
1971 年我们在孟加拉的时候 一切风云变色
独立战争严重地制压我们
造成家家对立
邻里反目成仇
我在12岁时就经历了战争
家道中落
22位亲戚惨死
同时我的哥哥被谋杀
我见证了杀戮
当时街上都是啃食尸体的动物
大家都饥饿难耐
还有可怕的暴行肆虐——
愚蠢无谓的暴力行为
我那时候还小
为各种想法而着迷
我想学习
但我整整 4 年都无法就学
独立战争以后
我父亲坐了两年半的牢
我每个礼拜都去探视
并在家自学
我父亲在1973年被释放
他以难民的身份逃往英国
我们之后也跟着他去了
我那年 17岁
这些经历
让我清楚地意识到
世界上的暴行和不公平
而我产生了强烈的愿望──
深至心坎的强烈的愿望──
要修正错误
并且帮助受压迫的人民
当我在英国读大学时
我遇到了一些人 他们告诉我怎样引导愿望和帮助之心
通过信仰来实现
而我就被激进化了─—
这足以将暴力合理化
在一些情況下 甚至认为这是一种美德
所以我参加了阿富汗的圣战
我想保护阿富汗的穆斯林人口对抗苏联军队
我认为这就是圣战
我的天职
将被真主奖赏
我成了传教者
我是英国暴力战争的先锋
我参与招募
集资和训练
我将真正的圣战
和法西斯伊斯兰教徒所提出的偏差圣战搞混了
这些人假借圣战之名
将他们对一统天下的欲望合理化
这种歪曲思想 被激进伊斯兰组织延续至今
像是恐怖主义基地组织 伊斯兰国等
大概有15 年的时间
我除了在阿富汗
还在喀什米尔和缅甸
做短暂的攻击
我们的目标是驱除侵略者
解放受压迫的人
当然还有建立伊斯兰版图
一个由真主统治的哈里发国
我公开地做着这些事
我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律
我以身为英国人为荣──
至今我仍然如此
过去我对这里 对我的国家没有敌意
对非穆斯林也没有敌意
我现在还是没有
在阿富汗的一次战斗中
我和一些英国人 与一位 15 岁的阿富汗男孩
产生了特別的关联
他叫阿布杜拉
是个纯真 讨喜的孩子
永远都是那么愿意提供协助
他很穷
像他一样的男孩在营区 都负责卑微的工作
但他看起来心满意足
但我不禁想到
他的家长一定非常想念他
他们也一定曾为他 梦想过更好的未来
这是战争下的受害者
残酷的社会条件
无情地袭击到他身上
一天我在战壕捡起 一个未爆的迫击炮
并将其放在一个 临时搭建的土屋实验室
然后就出去打一场 毫无意义的小战斗──
斗争一直以来都毫无意义──
几个小时后我回来 男孩已经死了
他试图取出里面的炸药
然后就被炸死了
被我认为无害的那个装置 炸得灰飞烟灭
我开始问
他的死有什么意义吗
为什么他死了我却活了下来
日子继续
我在喀什米尔打仗
我也为菲律宾
波士尼亚和车臣招募新成员
然而疑问越来越多
之后在缅甸
我遇到罗兴亚人战士
他们几乎都是青少年
在丛林里长大成人
他们带着机枪和手榴弹
我遇到两个 13 岁 彬彬有礼 口气平顺的孩子
他们看着我
求我带他们去英国
他们只是单纯想上学──
这对他们来说是梦想
我的家族中──
跟他们同龄的小孩──
都住在英国
正常上学
生活安稳
我不禁纳闷
不知道有多少次这样的年轻男孩彼此
表露过他们对这种求学生活的渴望
时局下的受害者
这两个男孩
袒露身子 睡在地上 仰望繁星
被他们的领导者恶意利用
只为了满足他们 对权利和虚荣的欲望
我不久就见到这些男孩
因为敌对群体的纷争而自相残杀
而且到处都一样──
阿富汗 喀什米尔 缅甸
菲律宾 车臣
零零散散的军阀势力 以圣战的名义 让脆弱的孩子们
自相残杀
穆斯林对抗穆斯林
既不是对抗入侵者或占领者
也没有解救受压迫的人民
小孩被利用
恶意剥削
人们死于冲突
而我以圣战之名支援这些纷争
时至今日这些情況还是存在
我感觉到我在海外
所参与的暴力圣战
跟我内心所想的完全不同
我所经历的 和我认为的神圣天职
有极大的分歧
我得反思我在英国这里的行为
我得承认我的传教
招募 集资
训练
还有最重要的 激进化──
也就是送年轻人去战死
这些事──
大错特错
我在 80 年代中期参与暴力圣战
从阿富汗开始
而这一切止于 2000 年
我那时沉浸在圣战之中
我身边的人都支持我
赞同我
甚至认为这是我们以他们的名义所做的事 为此叫好喝彩
不过当我后来觉醒时
也就是在2000年 我的圣战梦彻底破灭之时
如今已经 15 年过去了
哪里出错了
我们忙着谈论美德
并因为理想而盲目
我们并没有给自己机会 发扬美善的性格
我们告诉自己 这是在为受苦受难的人奋斗
但这是场赢不了的战争
我们成为死神的工具
为了少数残暴者的自私自利
制造更多的悲剧
随着时间流逝
过了好一阵子
我睁开双眼
我开始有勇气
面对真相
开始思考
开始面对艰难的问题
我与我内心的灵魂接触
那我学到了什么
参加暴力圣战的人
坠入极端主义的人
其实并没有与我们相差甚远
我相信那些人是可以改变的
他们能重拾本心
能用人性价值疗伤止痛 填补心中的缺口
当我们忽略现实
我们会毫无疑问且不加批判地 接受被告知的东西
我们也会忽视 众所珍爱的天赋和优势
即便那仅占了生命的一小部分
我做了我认为对的事
但我现在开始质疑 我怎么知道我知道什么
我无止境地要众人接受真理
但我忘了质疑它的合适性
这些被人改变的信念 根深蒂固在我的经历中
也在我人生的旅途中
透过广泛阅读
反省
沉思 自我认知
探索发现
我意识到伊斯兰主义者的世界是虚伪的 不公正的
通过反思所有我们主张的内容里不确定的因素
反思我们认为不可侵犯
毋庸置疑的事实
我产生了更深入细微的理解
我发现在这充满歧义与矛盾的世界里
愚昧的传教者
也只有像过去的我 这种愚昧的传教者
看不出他们用来维护权威的神话和虚构故事之间的自相矛盾
我理解了自我认知
政治意义
及深入广泛理解我们所作所为的必要性
及这些会如何影响他人
是何其的重要
所以我今天向大家恳求
特别是真诚相信伊斯兰圣战的人
要拒绝武断性的权威
放下愤怒 仇恨 暴戾之气
学习修正错误
不为残酷无情 不公正 无用的行为找一丝一毫的理由
去创造一些美丽实用的事物吧
它们会恒久流传
带着爱意去感受
世界还有生活
学着发现
或培育你的心灵
在别人身上或这个世界发现真善美
如此一来 我们为了自己
为了他人
为了社会
对我来说 也为了真主 就尽了份力
这就是圣战──
我真正的圣战
谢谢大家
(掌声)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旧环形铁路如何改变城市新面孔

    11:26 61

  • 某巴文件是如何被记者泄露出来的

    13:08 204

  • 失去如何帮助画家寻找不完整中的美

    13:08 210

  • St. James 医院的忧愁

    08:43 176

  • Apple大战FBI

    07:44 186

  • 人类100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15:45 1135

  • 学习新语言的4个原因

    10:01 1382

  • 2016十大TED Talks

    02:42 2174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