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障碍学会20门语言

#TED16:275761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AF于2017.12.07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3

字幕详情

大概两年之前
纽约时报发表了篇关于我的文章《多语种少年的冒险》
介绍了我学外语的热情
这是我的一个特殊爱好
一开始我觉得很好
我感到很高兴语言学习终于引起了社会的重视
毕竟这似乎一直是一个偏门的爱好
而现在我却突然被置于世界的焦点
随着我在媒体露面的时间变得更多
人们对我的兴趣点发生了变化
之前人们主要关注“为什么”和“怎么样”
关注我为什么学外语 如何学外语
而现在成了这么一种套路
媒体节目会尽量让我的故事神奇化
所以剧情就会变成这样:
“大家好 今天我们请来了17岁的Timothy Doner
他能够流利的说20种语言
哦 不好意思
他其实能用25种语言羞辱你
并且精通其他10种语言
Tim你能否用穆斯林语和观众说
“早上好” “感谢收看”?
“呃……是阿拉伯语”
-[阿拉伯语]
-很好Tim下面你能否给我们
用德语自我介绍一下“我可以流利说23种语言”
“并不是这样的 但……”
“没关系 和观众说一下”
-[德语]
-“太好了 下面
来一段中文绕口令怎么样?”
“我们可以谈一谈中文
你知道 现在很多美国人学习中文
我认为这非常可贵”
“不不不 说个绕口令就行”
[中文绕口令]
“好家伙 Tim
再來一段中文绕口令如何?”
“还是别了吧 我们可以谈谈中国
通过学习语言可以收获许多”
“哦Tim不好意思 我们节目时间到了”
[笑声掌声]
“那么用土耳其语和观众说再见
我们的节目就结束了”
“我们还没有谈到实质的内容”
“来吧 土耳其语”
[土耳其语]
“说的真好 是吧
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笑声]
“不要换台 因为接下来
一只穿泳衣的斗牛犬要表演滑水”
[笑声掌声]
所以 尽管看起来很滑稽
但这还是反映出大家对我的故事的两种理解偏差
从个人层面上
我认为当今的语言学习几乎成为了一种任务
像是某种必须被严格组织的事
某种条理化 合理化的 可以量化评估的东西
我会说X种语言
我懂Y种语言
这与我的做法不同 我只是为乐趣而学
学来和别人交流 学习外国文化
在更高层次上
说一门语言或者懂一门语言的意义被贬低了
如果今天我在TEDxTeen的演讲能够给你一些启发 这就是
懂一门外语远不只是记忆一大堆字典中的单词
远不只是问别人厕所在哪里 或者告诉他们几点了
而是对我自己的超越
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我的故事
也许你们很多人不知道“多语言者”这个奇怪的词是什么意思
我这么解释一下
这是我 大概2001年的时候
这是我语言学习之路的起点
在我学习语言之前其实我曾是个儿童演员
我在语音方面还是有一点天赋的
所以我参加了许多广播广告和电视广告的面试
我还参演了《王牌大贱谍》
现在我不打算表演
[笑声]
或许我会表演一下
辛普森家族的Apu
实际上 有一次面试我被赶出来了
因为他们让我模仿孩子口齿不清的发音
而我想要用法国口音模仿维达武士
[笑声]
但这教会了我分析声音的基本功
如何模仿外国口音 或外语演讲 真正去使用它
那么快进一点 我现在三年级 第一次开始学法语
但经过了六个月 一年 甚至两年 我都没法和人交流
法语就是学校的一门课程 即使我能够告诉你单词
比如 肘 膝盖骨 鞋带
但我还是无法和人流利的交谈
时间再向后一点
在七年级 我开始学拉丁语
当然拉丁是一门失传的语言 学习拉丁语能让你掌握语言的架构
把语言看做一种系统性的规则以及一些谜语
这很好 但我还是觉得学语言不适合我
再把时间向后推一点
大概13岁时 我对巴以冲突的兴趣越来越大
我开始学习希伯来语
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学 所以我就大量的听Rap
记住歌词并跟着唱
我会试着和当地人聊天 每周一次 每月一次
我的知识慢慢累积 我能够理解一些了
现在我听起来还不像当地人
我的发音还不够好
我当然也不知道语法
我做了在学校从没有做成的事情
即通过自学打好一门语言的基础
再推进一点
我14岁时开始学阿拉伯语
这是进入9年级前的一个暑期活动
2010年的夏天
一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能够读写了
我学会了这门语言的正式基础知识以及一种主流口音
这让我意识到我可以以习惯兴趣的方式学会任何语言
所以 时间终于到了2011年3月24日
我的失眠非常严重 而且随着我通过
语法书和电视节目来学习的语言种类越来越多
可以说阿拉伯语或希伯来语成为了一种高效利用时间的方法
那天晚上 我又不幸失眠了
我把自己讲阿拉伯语的视频录下来 并标了字幕
上传到了YouTube上 标题为《Tim说阿拉伯语》[阿拉伯语]
第二天我做了同样的事[希伯来语]《Tim说希伯来语》
我收到的评论都非常棒
比如“喔 我从没见过美国人说阿拉伯语”
[笑声]你能怪他们吗?
除此之外还有“哇 或许你得改进一下元音”
或是"或许这个词应该这么发音"
这样突然间学语言从书中独立的页面 从我的电脑屏幕 变成了世界范围的事
从此以后我就上瘾了
我找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
并且在每一门我想学的语言都找到了一位老师或练习伙伴
我会给大家看一个蒙太奇剪辑
[阿拉伯语]我大概从6个月前开始学习阿拉伯语
[印度尼西亚语]大概开始于 一 二 三 四……
或许是四天前
[希伯来语]实际上我觉得
读写方面要比阿拉伯语简单一些
[奥杰布瓦语]我当然觉得奥杰布瓦语很难
[斯瓦西里语]但我前天回到家里
[普什图语]我的发音如何?谢谢大家
祝大家好心情 再见
[掌声]
这已经成为了
我感知世界的方式
但在我学习这些语言的同时我也遇到许多困难
第一个就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自学
实际上我相信如果让大家下个月开始学习普什图语
你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我做过很多尝试
这是其中一项
在我的拉丁语课上 我读到了Cicero写的“轨迹法”
实际上应该是Locurum
这是一种辅助记忆方法
假如说你想要学习单词表上的10个生词
你不要一个个单词独立去背诵
而要把他们整合到你的空间记忆中去
我的意思就是
这是联合广场
我每天都去这里
闭上眼睛我也能看到这里的样子 所以我想象自己走在联合广场上
每一个引起我共鸣的地点
我都把它与一个生词相结合
我来示范一下
我沿着公园大道走 日语中的走是“iku”
我继续走向右转坐在一个我可以“Suwaru”的台阶上
正北就是一座George Washington(华盛顿)的雕像 我以前还以为是一座喷泉
这就是“nomu” 喝水的意思
紧挨着它有一棵树 你可以砍“kiru”它
如果你想去北边的巴诺书店 你可以“yomu”读书
如果饿了我想要去我最喜欢的沙拉三明治店
我可以向西走一个街区 就可以“taberu”吃了
我落下一个
好吧 十分之八 还不错
我发现大多数情况下通过这样的练习体验
学习语言会变成一种交互性更强的体验
我记忆的效果也会更好
我感到很有趣
也许这种方法不适合你
还有一种方法
很多人问我同时学习这么多种语言 怎样才能不混淆
或怎样才能记住这么多单词
我学会了西班牙语的“桌子”却忘掉了“书籍”
我的方法是拥抱这一切
例如这三个印度尼西亚语单词
它们其实是我最早学的50个单词里面的
“kepala” “kabar” “kantor”
词汇上它们是互不相关的
“kepala”是头 “kabar”是新闻 “kantor”是办公室
但他们听起来很像 都有“K”和“A”对吧?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按照相近读音来记忆
如果我听到印尼语的“kepala”
我立刻会想到“kebar”和“kentor”
在阿拉伯语也是一样“iktissad” “istiklal” “sokot”
这三个单词不相关
一个是经济 一个是独立 一个是下跌
但如果我听到一个 就会想到……
想到剩下的
希伯来语也是一样
[希伯来语]这三个词是“回来” “记住”和“照耀”
或者在波斯语中他们是相关的
对我来说如果我听到了“pedar”也就是父亲的意思
我立刻会想到“mada” “barodar” “dokhtar”
母亲 兄弟 女儿
所以这也是一个方法
并不是说这个办法能让你流利地说一门外语
但这是我用过的
克服那些障碍的方法之一
你可能会想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既然你生活在纽约干嘛要学普什图语或布瓦语呢?
我觉得还有有意义的
实际上我一辈子都住在纽约
在一天里我经常能够接收到
我所学习的这些语言的信息
走在街上看到中文或西语的广告牌
看到俄语书店 印度餐馆 土耳其浴室
在语言的多样性方面美国主流文化显然倾向单语种
如果你不信可以看看人们对于可口可乐“超级碗”视频的反应
在我开始学习更多语言之前 我发现在纽约
我就有自己的学习社区
我会去外地 因为没说出一个好词而尴尬
我整天都在尝试和别人交谈 了解他们的观点
并练习我刚发现的语言技巧
[俄语]-你叫什么名字?
-Natan
-Natan
-日安
你叫什么?
我叫Tim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从哪里来?
[乌尔都语]这本书的作者是Qudratullah Shanab
“nawist”是什么?
意思是作者曾写过……
哦好的 自己写作
作者Khod Nevashtan 语言为波斯语
也许你得大量说英语
也许你的交谈并不会很有趣
但重点在于你走出去把自己暴露在大家面前
我的乌尔都语说的不那么好 那个谈话挺尴尬的
但从这当中我学到了新东西
我不会忘记它的
我们继续 你可能会想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我试着向人们解释自己学习的动机
但我常感到Nelson Mandela的话很能表达我的感受
“如果你用一种别人能听懂的语言和他交谈 这就是入脑
如果你用他的语言和他交谈 这才叫入心”
所以我开始认识到 语言和文化之间 语言和思想之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
而且坦白说 如果你想学波斯语
你拿起一本字典说:“我知道如何说谢谢 我知道如何问价格
我知道如何说再见
哦 我会说波斯语了”
可能不是这样的 我们来看
实际上 如果你想在一家波斯书店买东西
你可能会问人家“这个多少钱?”
一般来说他会告诉你:“Ghabelinadaareh”
也就是说“它不值钱”
其实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文化现象 叫做“Taaraf”
两个人交流
各自都想要显得更谦卑一些
所以如果我买一本书 如果那个人说“五美元”就会显得很粗鲁
他必须说“这个不值钱的”
“你真好看 你真有才”
“ 我这么卑微 拿走吧不要钱 白送你了”
或者你可能听到这样的说法
“如果你想要感谢某人
如果你想要表达你的感激之情 或者你想说‘见到你很高兴’
我可以说“我知道用波斯语怎么说‘谢谢’”
“我会说波斯语”可能不够
实际上我和伊朗人聊天时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Ghorbanetberam”
这个意思就是“我会为你牺牲自己的生命”[笑声]
所以 这很有诗意 你可以称之为戏剧化
但这样的事情必须要了解文化才能够真正理解
我不想夸大这个 因为想象一下 我们说英语时
如果你问某人“你好吗?”
你期望听到什么回答?
“我很好”
如果你告诉我其他回答 我不感兴趣
但我们还是这么做
我们会说“上帝保佑你”
即使这和信仰没有关系 比如当人们打喷嚏时 对吧?
所以其实很有趣 想想大多数语言学家都相信
语言并不会影响一个人的思考方式
是吧 不会有什么语言让你成为数学天才
没有哪种语言会让逻辑难题变得不可理解
但语言和文化之间的联系是真实的
语言可以告诉你一个文化的思想倾向
实际上在地球上 每两周就有一种语言消失
没有人再会说这种语言
因为战争 因为饥饿 而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同化
也许对我而言不说家乡话会简单一些 比如说阿拉伯语
或者我来自亚马逊的一个部落 我的家园没有了
对我来说学葡萄牙语而放弃自己的文化
会更实际
所以想一想
两个月之后就是四月一日
对你们很多人来说压力山大可能你得交论文了
或者房租要交了
但对于世界上两伙人来说
对于两种文化来说意味着语言的死亡
他们传说 历史 民俗的死亡
他们对于世界理解的死亡
你捡起了西班牙语 去上日语班
这并不能阻止语言的消亡
但这能让你的思想观念变得开明
接受一个思想 语言在本质上
代表着一个文化观 世界观
如果今天的演讲能够给你什么启发
那就是你可以轻易翻译语言 但你不能确切翻译其含义
谢谢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网络的另一面:暗网

    14:251294

  • 成功,只需做到三条

    13:191303

  • 它是欲望还是爱情?

    17:39669

  • 与任何人进行对话的7种方式

    15:22265

  • 学会如何学:掌握学习方法

    17:502658

  • 开始20小时决定你是否能掌握这门新技能

    19:261350

  • 最优秀的学生有什么不同?

    14:3865

  • 新能源之路

    13:46622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