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角色扮演的情书

#TED 13:07 111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 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 B11101001于2017.05.24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 1

字幕详情

我非常喜欢一个事实 它是我从别的地方读到的
说的是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 能够如此成功的
原因之一
就是我们缺少体毛
我们的这种“裸露”的特性
再加上我们发明的衣物
让我们得以控制我们的体温
进而能够在任何我们选择的气候中生存
如今我们已经进化到 离不开衣物了
而衣物也已经远不止是用品
它也是沟通交流的方式
我们穿着的一切 都变成故事性的陈述
讲述了我们去过哪里
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想成为怎样的人
我曾经是个很孤独的孩子
我很难找到朋友跟我一起玩
于是我就自己制作好玩的东西
我很多的玩具都是自己做的
最早是从冰淇淋的故事开始
我家乡有一个芭斯罗缤淇淋店
店员站在柜台后面 把冰淇淋
从这些差不多20升大的 纸桶里舀出来售卖
有人告诉我—— 那时我只有八岁
有人告诉我: 当店员用完这些纸桶的时候
就会把它们洗干净 然后存放在店里
如果你向他们要的话 他们就会给你一个
我花了几个星期时间才鼓起勇气
但是我去问了 他们也给了我
他们给了我一个—— 这个超级漂亮的纸桶
我一直在思考 我能用这神奇的东西做什么
它上下两端还装着金属环
我琢磨了很久 然后灵光一现
“等等 这玩意儿能套在我的头上!”
[笑声]
是 我剪了一个洞出来
我在里面加了些醋酸纤维
然后它就变成一个太空人头盔了!
[笑声]
我需要个地方 让我能戴上这个头盔
然后我在离家几个街区的地方 发现了一个冰箱包装箱
我把箱子推回家
放在客房的更衣室里
把它打造成一艘太空飞船
我用卡纸做了一个操控板
在上面剪了个洞 作雷达屏幕
然后在底下放了个手电筒 来把它照亮
我还装上了一个大屏幕 让它离墙壁有一点距离
我觉得自己这个设计 真的特别机智
我没有经过父母同意 把背景墙刷成了黑色
让它变成了一片星空
然后用阁楼里找到的 圣诞树彩灯来点亮
于是我就执行太空任务去了
几年之后
《大白鲨》电影上映了
我那时年纪太小了不能观看 但是我也疯狂地迷上了大白鲨
就像全美国的其他人一样
我住的小镇有一家店 在橱窗里展出了一件“大白鲨”戏服
我妈妈一定是听到 我跟别人的讨论
说这件戏服有多么多么帅气
结果在万圣节的几天前
她送了我这一套大白鲨戏服 简直让我惊喜万分
我知道现在有个普遍现象
就是有一定年纪的人一直在抱怨
说现在的孩子根本不明白 他们的物质条件有多好
但让我给你们看这样一个对比
现在在网上能买到的 最入门的儿童戏服是这样
而那时我妈妈买给我的 “大白鲨”戏服是这样的
[笑声]
这个鲨鱼脸比一张纸还要薄
然后就是塑料围裙上 画了一张“大白鲨”海报
[笑声]
但我喜欢它
又过了几年
我爸爸带我去看了 一部叫《黑暗时代》的电影
其实我让他带我去看了两次
这事儿其实非同小可 因为这是一部很暴力的限制级电影
但我想多看一次并不是因为
其中的血腥场景或者大胸女郎
这些东西可能有一些作用
[笑声]
是因为那些盔甲
《黑暗时代》里的盔甲对我来说 简直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这些可是货真价实的骑士 穿着闪亮、抛光的盔甲
还有 这些《黑暗时代》的骑士 去到哪里都穿着这套盔甲
真的是每时每刻—— 吃饭的时候穿着 睡觉也穿着…
[笑声]
我在想:“他们是不是 和我心灵相通啊?
我好想这样天天穿着盔甲!”
[笑声]
于是我捡起我最喜爱的材料
手工制作的“万能配方”
就是波纹硬纸板
我就自己做了一套盔甲出来
还附带了护颈 以及一匹白马
我吹牛吹了这么久
现在就给大家看看这套盔甲的照片
[笑声]
[掌声]
这是我受《黑暗时代》启发
所做的第一套盔甲
过了几年
我说服了我爸爸 为我做一套更像样的盔甲
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
他让我从使用硬纸皮 进步到用屋顶上的铝板来制作
还有我一直非常喜爱的 一种连接配件
就是波普铆钉
那一个月里 我们非常仔细地
打造了一套铰接而成的铝制盔甲
有很多重叠弯曲的部分
我们在头盔上钻了很多孔 让我可以呼吸
我们赶在万圣节前做完了 我就穿着它去了学校
这是我的演讲里唯一一个
没有幻灯片演示的东西
因为我没拍这套盔甲的照片
我确实把它穿到学校了
那时有一个学校年鉴的摄影师 一直在校园里来回走
但是他一直没发现我 我等下再告诉大家原因
有些东西我没有预料到
穿着这样一套完整的 铝制盔甲去学校会发生什么
在第三节数学课 我一直站在教室最后
我站在教室的最后
是因为穿着那套盔甲 我根本坐不下来
[笑声]
这是我第一个没考虑的事情
课上到一半左右的时候
老师过来很担忧地问我: “你感觉还好吗?”
我在想:“你在逗我吗? 我感觉好不好?
我穿着一整套盔甲啊! 我简直不能再……”
正当我准备告诉她自己有多爽
整个教室突然开始往左倒
然后消失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里了
因为穿着那套盔甲
我中暑晕倒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
我根本不觉得自己在班级里晕倒 有什么尴尬的
我马上问:“谁拿了我的盔甲? 我的盔甲去哪儿了?”
好的 快进到很多年以后
我的一些同事和我被雇用 为探索频道拍一个节目
名叫《流言终结者》
在超过14年的时间里
我在工作中学会了如何设计实验方法
学会了在电视上讲述有关实验的故事
我很早就意识到
戏服在这种讲述过程中可以有很重要的作用
我用戏服来增添幽默感、喜剧感、画面感
并且可以更清晰地叙述 我们所讲的故事
后来我们拍了一集 名叫“垃圾箱缓冲”的节目
从中我也多学到了一点东西
即戏服扮演在更深层次上对于我的意义
在“垃圾箱缓冲”这一集
我们想要解答的问题是:
跳进一个大垃圾箱里
真的像电影里拍的那样安全吗?
[笑声]
这一集有两个不同的重点部分
其一 我们在专业特技演员的 辅导下学会从高楼上跳下
跳进一个气垫里
其二 才是真实场景的实验:
我们把一个垃圾箱装满杂物 然后纵身跳进去
我想从视觉上把这两个部分区分开
我就想:
“好吧 我们的第一部分是训练 所以我们要穿训练服
哦!我们在训练服背上 写上‘特技初学者’吧
这是训练部分用的 ”
但是到第二部分 我想让视觉冲击特别强
“我知道了!我要扮演成 《黑客帝国》里的尼欧!”
[笑声]
于是我去了海特街
我买了些非常漂亮的 长筒搭扣靴子
我在易趣网找到了件潇洒至极的斗篷
我买了墨镜 我得带上 隐形眼镜之后才能戴墨镜
拍摄真实场景实验的那天终于到了
我穿着这套戏服走出我的车
我的同事们瞅了我一眼……
然后所有人都强忍着笑声
他们就像这样: “[笑声]”
这一刻我突然产生了两种感觉
我感觉到彻头彻尾的尴尬
显然 对我的同事们来说
我穿这套衣服实在是太“入戏”了
[笑声]
但我脑海中的制片人思维告诉我
在高速摄影机下
我身后那飘扬的斗篷 看起来一定酷毙了
[笑声]
开拍《流言终结者》之后五年
我们受邀参加了圣迭戈动漫展
我一直以来都了解漫展 但是从来没时间去
这就像是体育大联盟 戏服扮演的圣地
从全世界各地赶来的人
都在圣迭戈展示自己独特的创造
我也非常想参与进来
我决定 要制作一套精美的服装
要把我全身都遮起来
然后我就匿名地在圣迭戈漫展出现
所以我选了什么呢?
地狱男爵
这不是我的戏服
这是电影里的地狱男爵
[笑声]
但我花了数月的时间
打造了一个与银幕最相似的 地狱男爵戏服
从靴子到皮带到裤子
再到他的恶魔右手
我找到一个家伙可以制作 地狱男爵头部和胸部的假体
然后我就穿上了
我甚至还专门配了一副隐形眼镜
我把戏服穿到漫展去
我根本没法描述 那衣服里到底热成什么鬼样子
[笑声]
我满头大汗!我早该吸取教训的!
我的汗都流成河了 然后隐形眼镜刺得我眼睛痛
但是我根本顾不上 因为我简直爱它到不能自拔
[笑声]
这并不只是把戏服穿上 然后在展厅里溜达那么简单
其中还有与扮演者社区的交流
漫展上这不叫做“穿戏服”
这叫做“角色扮演”
表面上说 角色扮演意味着 人们把自己打扮成
自己最喜欢的电影电视角色
特别是动漫角色
但其中的意义比这多得多
这些人不仅仅是 找一件戏服穿上就可以了
他们把戏服结合起来
他们按自己的意愿去解读
他们在创作中把自己变成 他们想成为的角色
这些人都非常聪明 有天赋
这些人打着怪胎的旗号 这景象真的太美了
[笑声]
但还不止这些
他们还要穿着戏服彩排
在漫展或任何其它展会
你并不只是给四处走动的人拍照
你会凑到他们身前说
“嘿!我好喜欢你的戏服 能给你拍个照吗?”
然后你要给他们时间去摆动作
他们很努力地练过这些动作
让他们的戏服更好地体现在 你的照相机里
这看起来真的美极了
而这一点我也铭记于心
在之后的几次漫展
我在扮演《黑暗骑士》的小丑时 学会了希斯·莱杰的蹒跚步
我学会了如何扮演 《指环王》里的邪恶戒灵
而且我真的吓到了几个小朋友
我学会了"哼哼……"
《星球大战》楚巴卡的怪笑声
之后 我扮演成 《千与千寻》里的无面人
如果你还不知道《千与千寻》 和它的创作者宫崎骏
那么 不用谢
[笑声]
这是一部巨作 也是我最喜爱的电影之一
故事讲述了一位名叫千寻的女孩子 在一个废弃的日本主题公园里
迷失在了灵异世界中
她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
最后回到了现实世界
一条被囚禁的龙 名叫琥珀主
还有一个孤独的幽灵 叫做无面人
无面人非常孤单 他很想跟别人交朋友
他觉得交朋友的办法 就是引诱别人到他身边
然后在手里变出金币
但这个过程并不顺利
于是他陷入了一种狂暴状态
直至千寻拯救了他
帮助了他
所以我做了一套无面人的服装
在漫展上穿出来
我还很仔细地练习过 无面人的动作
我决定穿着戏服的时候 一个字都不说
当有人为我拍照时
我会点头
然后害羞地站在他们旁边
他们拍完照后
我就偷偷地从斗篷后面
拿出一个巧克力做的金币
在拍完照的时候 我就会给他们变出来
“啊……啊……”像这样
大家都吓了一大跳
“我的天啊!无面人的金币! 好家伙 这简直太帅了!”
我沉浸在这种感觉中 这样走在漫展上真的太棒了
然而过了15分钟 发生了一件事
有人抓住我的手
然后把一块金币塞到我手里
我在想他们是不是 给我一块金币作为回礼
但是不对啊 这是我给出去的一块金币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继续发金币 继续跟大家合照
然后就又发生了
要说明一下 我在戏服里 是看不见东西的
我可以从嘴巴那里看出去
但我只能看到鞋子
我可以听见他们在讲什么 也能看见他们的脚
但第三次有人把金币还给我时
我就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把头向后仰 让视野更清晰
我看到的是人们像这样避开我行走
突然我明白了:
拿无面人的金币是一种凶兆
在《千与千寻》电影里
厄运会降临到那些拿了无面人金币的人身上
这不是普通的表演者与观众的关系 这是角色扮演
我们在展厅里的所有人
都把自己沉浸在 一种富有深意的情景之中
我们融入了这个环境
我们交流着内心深处的重要情感
而戏服正是我们向他人
展现自己的方式
谢谢
[掌声]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你在电影里听到的是什么

    16:33 1518

  • 区块链将如何彻底改变我们的经济环境

    14:57 307

  • 认识重叠区效应的紧迫性

    18:49 252

  • 艺术能够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无形伤痕

    09:48 145

  • 某巴文件是如何被记者泄露出来的

    13:08 204

  • 旧环形铁路如何改变城市新面孔

    11:26 61

  • 该训练士兵们回家了

    10:31 105

  • 窥探前激进战士的内心

    17:22 144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