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能掌握的记忆方法

#TED 20:28 2244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 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 red于2017.02.19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 1

字幕详情

请大家跟我一起闭上眼睛 想象一下
你站在你家门口的外面
请留心一下门的颜色
以及它的材质
现在 设想一群超重的裸体者在骑自行车
(笑声)
他们正在进行一场裸骑比赛
向你的前门直冲过来
尽量让画面想象的就好像近在眼前一样
他们用力蹬车 汗流浃背
路面非常颠簸
最后 他们径直撞进了你家的前门
自行车撞得到处飞 车轮从你面前滚来滚去
辐条扎在各种尴尬的角落
跨过门槛 经过大厅 走廊
和其他地方
感受柔和的灯光
光线洒在饼干怪兽身上
饼干怪兽正坐在他棕褐色的骏马背上向你招手
那是一匹会说话的马
你可以感受到他蓝色的鬃毛让你鼻子发痒
你可以闻到他正要扔往嘴里的燕麦葡萄饼干的香气
绕过他
你现在就到了客厅
在客厅 尽量发挥你的想象力
想象小甜甜布兰妮
她衣着暴露 在你的咖啡桌上跳舞
唱着“宝贝 再次拥抱我吧”
接下来再往前走 来到了你的厨房
厨房的地面被黄砖道路覆盖
从你的烤炉钻出来《绿野仙踪》里的桃乐丝 铁皮人
稻草人 还有狮子
他们手牵手 蹦蹦跳跳的向你走来
好了 请睁开眼睛
我现在要给你们讲一个非常不寻常的竞赛
在纽约每年都会举行的
叫全美记忆冠军赛
几年前 我曾经作为科学记者
去报道这项竞赛
我当时觉得这就跟“美国橄榄球超级联赛”一样热闹吧
一大堆男性还有小部分女性
从小孩到老人 有的还不怎么注重个人卫生
(笑声)
他们有的在努力记忆成百上千个随机数字
而且是在只看一次的情况下
有的奋力记住许多许多的陌生人的名字
有的试图在几分钟之内记住一整篇诗集
还有的在比赛看谁能以最快的速度 记下
一副打乱顺序的扑克牌
我当时觉得 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这些人简直就是天才
于是我开始采访参赛者
其中有一个来自英格兰的小伙子叫埃德库克
他在那儿接受了最好的训练
我问他“埃德 你什么时候发现
你是记忆天才的”
埃德却告诉我说“我不是什么记忆专家
事实上 我的记忆力很一般
在这里参赛的每个人都会告诉你
他们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记忆力一般
我们都是经过训练自己的记忆后才能完成这些奇迹般的游戏
运用一系列古老的技巧
在两千五百年前希腊人发明的记忆技巧
西塞罗正是用了这种技巧来记住演讲稿的
中世纪学者也是用这种技巧来背诵整本书籍的内容”
我十分惊讶“哇哦 我怎么从来就没听过呢 ”
我们站在竞技大厅外面
聪明过人 记忆非凡 又有些古怪的英国人埃德
对我说“杰什 你是个美国记者
你知道小甜甜布兰妮吧”
我很不解“什么 当然 怎么了 ”
“因为我真的很想在美国国家电台上
教会布兰妮怎样记住一整副打乱的
扑克牌的顺序
然后就可以证明这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了”
(大笑)
于是我说“我虽然不是布兰妮
但你也可以教教我啊
我是说 你总要找个人开始 不是吗”
然后 我开始了一段奇异的历程
结果我在第二年花费了大部分时间
不仅仅是训练我的记忆力
还在调查研究它
到底是怎样的原理
为什么记住了又会忘记
及它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潜力
这期间 我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
其中一个叫E.P.
他是一个患有遗忘症的人
他的记忆力恐怕是世界上最差的了
差到
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患有遗忘症
真的很不可思议
虽然他是个悲剧角色
但同时他也让我们了解到 记忆是以何种程度塑造我们的人格
我还遇到了一个与他相反极端的人
他叫金.皮克 他是《雨人》这部电影里的角色达斯汀.霍夫曼
的原型
我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在盐城湖公共图书馆
背电话簿
让我大开眼界
(大笑)
回家后 我读了很多关于记忆的论文
是两千多年前的用拉丁文写的
自古代到中世纪
我也知道了很多有意思的事儿
其中一个就是
曾经
训练 约束 培养记忆力的这种概念
一点也不像现在那么陌生了
从前 人们寄托希望于自己的记忆
来不留余力的装饰自己的心灵
然而近几年来
人类发明了一系列技术
从字母表到卷轴
到法典 印刷机 摄影技术
电脑 智能手机
让我们越来越轻松的
外化记忆能力
从本质上外化了这种重要的人类能力
这些科技让现代化生活成为可能
但同时也改变了我们
改变了我们的文化
我认为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们的认知
不再需要费力去记忆了
有时会觉得我们已经忘记了怎么去记忆
在这片疆土上已经很少有能让你觉得
人们仍然热衷于训练 约束 培养记忆的地方了
那个非同寻常的记忆大赛算一个
其实它也没有那么非同寻常
世界各个地方都有这种比赛
我也异常着迷 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几年前 伦敦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
请来了一批记忆大赛冠军接受研究
他们想知道
这些人的大脑结构
是不是在解剖学上与其他人不同
答案是否定的
那么 他们比其我们更聪明吗
他们给记忆冠军做了一系列的认知测试 然而答案还是否定的
然而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说明了这个问题
就是记忆冠军的大脑
对比其他人的大脑 在控制这一方面有所不同
记忆冠军们被送去做功能磁共振
在他们记忆数字
人脸 或雪花图案的时候扫描他们的大脑
研究人员发现记忆冠军的大脑所激活的区域跟普通人的大脑
不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 他们看来是在用
脑中在空间记忆和导航时会用到的部分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什么结论呢
竞争性记忆比赛被推动成类似军事的比赛
每年都有人有新的方法来使记忆更快更有效
然后其他的竞争者就必须迎头赶上
我的朋友本.普雷德莫
是三次世界记忆大赛的冠军
在他面前的桌台上 摆了三十六副打乱顺序的牌
他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记住所有的牌
用的是一种他自己创造的技巧 也只有他自己会这种技巧
他用类似的技巧
完整的背下了4140个任意排列的二进制数
而且只用了半个小时
(笑声)
是的
参赛者在竞赛中
运用各种记忆方法
各式各样的记忆方法被用于各种技巧
最终都能化作一个概念
心理学家称之为“精细编码”
一则幽默的悖论很好的诠释了这个概念
我们称之为“ 贝克悖论”
就如我让两个人去记同一个词
我跟你说
“记住有个人叫Baker”
Baker是人名
然后我告诉你“记住有个人是面包师(baker)”
好吗
然后过了一段时间 我又回来了
然后问“你还记得我之前叫你记住的那个词吗
还记得是什么词吗”
被告知名字是Baker的人
记住这个词的可能性远不如
被告知工作是面包师(baker)的人
同样的词 记忆程度却大相径庭:这很奇怪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是因为人名对你来说并没有任何涵义
不会与你脑海里其他的零零碎碎
的记忆产生联系
但是同一个词“baker”我们都知道是面包师
面包师带着搞笑的白帽子
他们手上沾满了面粉
他们下班回到家带着扑鼻的烤面包香
或许我们身边就有人是面包师
所以当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
马上就会产生各种联想
使得我们在一段时间后能较轻易回忆起来
所以 要理解记忆大赛的奥妙
或是要改善日常生活中的记忆
就是要把大写的B(人名)变成
小写的b(面包师)
把没有来龙去脉
把没有重要性 没有意义的词
用某种方法转化为
有意义的词 把它与你脑海里其他的
记忆互相联系起来
这种详尽的记忆方法
在两千五百年前古希腊就已经出现了
我们将其称之为记忆宫殿
它的发明过程就是:
从前有个诗人叫西蒙兹 他要去参加晚宴
实际上 他是被邀请去做表演嘉宾的
因为在那个年代 炫酷派对的标准
不是雇请D.J来打碟 而是请诗人来吟诗
他站起来 背下了他的全篇诗作 然后扬长而去
就在他离去之际
晚宴的大厅塌了
砸死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仅仅是砸死了所有的人
简直就是面目全非
没人说得清到底有哪些死者
也没人能明确谁坐在那儿
导致死者的尸体没法得到合适的殉葬安置
这加重了整件事情的悲剧色彩
西蒙兹站在外面
作为失事的晚宴中的唯一幸存者
他闭上眼睛 然后突然意识到
在他的脑海里
他看到了晚宴上每个人所坐的位置
然后他牵着亲属们的手
穿过废墟 把他们带到自己的亲人旁边
是什么让西蒙兹幡然醒悟
我想我们大概都猜到了
不论我们记人名还是电话号码
或是同事的每句指令
我们都拥有异常敏锐的视觉和空间记忆能力
如果我现在让你逐字逐句的重复
我刚刚讲的西蒙兹的故事的前十个字
应该没几个人记得
但是 我敢打赌如果我让你回想一下
谁坐在一匹会讲话的棕色的骏马上
就是现在在你的门厅里的那个
你可能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了
记忆宫殿的原理
就是想像在你的脑海里有一座宫殿
通过在宫殿里想像一些你想记住的东西
越疯狂 越古怪 越奇异
越有趣 越杂乱招人嫌弃的影响
你就会记得越深刻
这个想法最早是来自两千多年前
的拉丁记忆学者
那么它的原理又是什么呢
我们说 如果你被邀请去TED的中心讲台演讲
然后你想仅凭记忆完成它
你想效仿西塞罗
效仿他在两千年前TEDx罗马上的演讲
(大笑)
你要做的
就是想像你就站在你自己家门前
然后凭空想象出来一些疯狂荒诞而且难忘的事
用来提示你上台要说的第一件事
就是这场诡异的裸骑大赛
(大笑)
然后你走进房子里
想到饼干怪物在埃德背上的时候
然后你会想起来
要介绍你的朋友埃德.库克
然后你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小甜甜布兰妮
你就会想起要讲那个关于布兰妮的小故事
然后你走进厨房
你要说的第四个话题就是
你经历了一整年的奇妙事情
通过宫殿里的一些人物你就可以联想到
这就是罗马演说家背诵演讲稿的秘诀
并非一字不差 逐字背诵只会平添麻烦
而是记住一个个主题
事实上 短语“中心句”
就是来源于希腊词语“topos”
意思是“地点”
这是古时候人们用到演讲术和修辞学的时候
会用到的空间术语
短语 “第一个地点”
就意味着“你记忆宫殿的第一层”
我觉得这真的很棒
我真的被它迷住了
后来我又去了更多记忆大赛
我萌发了一个想法 要更详细描写
有关这种记忆竞赛的亚文化群
但有一个问题
就是记忆大赛
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
(笑声)
真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群人坐着高考一样
最激动人心的时候
也就是有人揉揉太阳穴
毕竟我是一个记者 我需要写点东西啊
我知道这些人脑海里肯定是惊涛骇浪
可我也看不到啊
然后我意识到 如果我要发表这样的文章
我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感受到才行
所以我尝试每天早上在看纽约时报前
花十五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来
尝试记忆一些东西
可能只是一首诗
也可能只是我从跳蚤市场买来的旧年刊里的人名
然后我发现这其实出奇的有趣
我预料之外的有趣
他有趣的地方在于其实这根本不是在训练你的记忆
而是你在不断改善你自己的
创造力和想象力
尽量在你的脑海里造出滑稽可笑不修边幅
而且最好是难忘的影像
而它成为了我的乐趣
这就是我戴着标准的竞赛记忆者的训练套装的样子
(大笑)
它有一套护耳
一副护目镜 那种全部遮黑
却只在上面留两个小洞的护目镜
因为竞技记忆者最大的敌人就是注意力分散
后来 我又去了一次
那个我一年前报道的竞赛场
然后我突然就有种想要报名的冲动了
就当做是作为新闻素材体验一下作为参赛者的心情
于是我报了名,想着也许能在我的前言里增添一个漂亮的结尾
问题是 比赛的结果让我为之疯狂
我竟然赢了比赛
(喝彩)
这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鼓掌)
现在 对我来说 背演讲稿
电话号码 购物清单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这些都只是小伎俩
它们之所以有效果 完全是因为这些只是建立在
大脑非常基本的原理之上运转的
其实不用真的建造记忆宫殿
或记下几副牌的顺序
你也可以洞悉你的大脑是怎么运转的,从而获得一些益处
我们总是议论记忆力很好的人
说他们天赋异禀
但其实那并不是事实
强大的记忆可以后天习得
在基础水平上 只要我们集中精力就可以记住
只要我们全身心投入就可以记住
只要我们能把获得的信息和经历
转化成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就能记住
想它为何重要 为何多彩
当我们能在脑中把它转化成
与其他琐碎的事相互联系时
当我们能把贝克(Baker)转化成面包师(baker)时
那么这座记忆宫殿 这些记忆方法
都只是记忆的捷径而已
或者说 它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捷径
只是强迫你思考而已
它迫使你往更深层次去思考
让你更加专注
大部分人平时并不会费力去训练这个
捷径其实也并不存在
这就是我们能记住事物的原因
如果真的有一件事情我想让你记住的话
那应该就是E.P. 那个连自己患有遗忘症都不记得的人
让我深思
由此得出 人生其实就是记忆的合集
在如此短暂的人生里面
你还愿意
因为黑莓 iPhones失去多少时间
忽略对面坐着的人
在跟我们交谈的人
因为不想深究而变得怠惰
通过亲身经历
我发现我们的身体里隐藏着
不可思议的记忆能力
但如果你希望纪念生活里难忘的人事
你就必须成为那种人
那种时常记忆的人
谢谢
(鼓掌)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艺术能够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无形伤痕

    09:48 147

  • 论肢体语言的重要作用

    21:02 5859

  • Black Lives Matter创始人访谈录

    16:05 155

  • 你好,陌生人

    17:08 667

  • 在机器时代,创造人性化公司的4个方法

    11:44 267

  • 帮助被教育系统忽视了的孩子们

    11:53 251

  • 当你的女儿问起2016这一年

    03:57 228

  • 艺术能够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无形伤痕

    09:48 147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