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我们能做什么

#TED 13:32 123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 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 赖皮于2017.01.25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 3

字幕详情

我是一名临终关怀医师
今天我想和你们聊聊医疗保健
我想和你们谈谈我们国家中最脆弱的人所获得的医疗和 保健
那些正面临着最复杂最严重的健康问题的人们
我也想和你们聊聊经济学
而这两者的交集应该会 让你们感到很恐惧
它已经吓坏我了
我也想和你们谈谈临终关怀:
一个基于这群人价值观的治疗方法
基于他们的价值观 以病人为中心
这一方法帮助这类人群活得更好 更久
它主张与病人诚实相待 与病人建立一对一的联系 提供上门服务
我将从讲述我第一个病人的故事开始
那是我成为医生的第一天
穿着白大褂
我走进了医院
马上就有一名68岁叫哈罗德的男士
来到了急诊科
他已经头疼了大约六周
而且变得越来越严重
诊断显示他得了癌症 已经扩散到大脑
他的主治医师建议我 告诉哈罗德和他的家人
诊断结果 病情预测和护理选项
我新事业才开始了5小时
我做了我唯一会做的事情
我走进病房
坐了下来
握住哈罗德的手
拿起他妻子的手
深呼吸
他问 “孩子 不是什么好消息对吧?”
我说 “是的”
于是我们进行了沟通 互相倾听 分享想法
过了一会儿 我问道
“哈罗德 对你来说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事情你觉得是神圣的?”
他说
“我的家人”
“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他拍拍我的膝盖说: “我想去钓鱼”
我说 “这个我知道怎么做”
第二天哈罗德去钓鱼了
一周后他去世了
在我在职业生涯中的培训后
我总回想起哈罗德
我认为这种对话
太少了
是这种对话导致我们走向了危机
那就是对美国现代生活最大的威胁
即医疗保健支出
那么我们知道些什么?
我们清楚这群病入膏肓的人
耗费了15%的国内生产总值——
大约2.3万亿美元
病得最重的15%的人 占用了15%的GDP
如果我们以此来推断二十年后
随着婴儿潮一代人的变老
这个比率会是60%的GDP
60%的美国GDP
在那个时候已经和医疗保健关系不大了
而是和一加仑的牛奶有关
和大学学费有关
它与每一件我们重视的事情
和每一件我们现在已知的事情有关
这会让美国的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陷入泥潭
让我们暂时忘记那些统计数据
让我们来谈谈从所有这些开销中得到的价值
大概六年前 达特茅斯阿特拉斯项目
查看了医疗保险支出的每一分钱
通常就是这群人
我们发现那些人均支出最高的病人
承受着最严重的病痛和绝望
但是他们往往更早离世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生活在美国
拥有全球最好的医疗保健系统
我们在这些病人身上花的钱比世界第二大国多10倍
这不合理
但是我们知道的是
在全球前五十拥有
有组织的医疗保健系统的国家中
我们排第三十七位
原东欧集团国家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在质量和价值上都比我们排名更高
有件事我每天都能在实践中感受到
我也确信这是你们中的很多人在生命旅程中感受过:
更多不等于更好
那些做过更多检查的病人
更多次陷入紧急情况的病人
做过更多化疗 更多手术的病人
我们对他们做得越多
他们的生活质量就降低得越多
他们的寿命也通常越短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们现在是怎么做的?
为什么事情是这样的?
严峻的现实是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整个医疗保健业 长白大褂的医生们
正在偷取你们的东西
窃取了你们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的机会
不论你们得了什么病
我们关注病症 病理 手术
以及药理学
我们却忘了人本身
我们没有了解这个
又怎么能治疗呢?
我们只关注医疗
但我们需要对人本身做些事情
医疗保健的三个目标是:
一 改善病人体验
二 改善人民健康
三 减少周期性的人均消费
我们的临终关怀团队
在2012年服务了病得最重的人——
癌症患者
心脏病患者 肺部疾病患者
肾脏疾病患者
痴呆症患者
我们如何改善病人体验的呢?
“我想待在家里 医生”
“可以 我们会上门治疗”
生活提高了
想想人类本身
二 人群健康
我们是怎样从新的角度看待这类人群
怎样更深入地和他们打交道
怎样了解比原有更多的病况的呢?
我们是怎样管理这类人群
从而使我们的病人
在2012年 有94%都不需要去医院的呢?
他们不去并不是因为他们不能
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要
我们会上门治疗
我们维护了他们的尊严 维持了他们的生活质量
三 人均支出
对这类人群而言
现在是2.3万亿美元 20年后是60%的GDP
我们降低了近70%的医疗保健支出
他们收获了更多符合他们价值观的 他们想要的东西
活得更好 也活得更久
而且少花了三分之二的钱
虽然哈罗德的时间是有限的
但临终关怀不是
临终关怀这一治疗方式从诊断贯穿至生命的终结
日复一日
周复一周 月复一月 年复一年
跨过一个周期
接受或没接受治疗的
来认识一下克里斯汀
宫颈癌三期
转移性肿瘤开始从她的子宫
蔓延至她的全身
她已经50多岁了而且她还活着
这不是关于生命的终结
这关乎生命
这也不是只关乎于老年人
而是关乎全人类
这是理查德
肺癌晚期
“理查德 你觉得什么东西是神圣的?”
“我的孩子们 我的妻子和我的哈雷”
(笑声)
“好吧!
我无法骑哈雷载着你到处去 因为我几乎连自行车都不会骑
但我们会尽力满足你的心愿的”
理查德找到我
他看起来糟透了
他脑海中有一把微弱的声音 告诉他
也许他只有几个星期到几个月的时间了
于是我们就聊天
我倾听 并试图去理解
这是很大的不同
听和说要成比例
我说 “好的 我们一天一天慢慢来”
就像我们在生命其他篇章中所做的一样
我们在理查德平时待的地方见面
和他保持一周一到两次的通话
他却在肺癌晚期精神焕发
临终关怀的对象不仅限于老人
也不仅限于中年人
它是面向所有人的
见见我的朋友乔纳森
很荣幸今天能邀请到乔纳森和他的父亲来到这里
乔纳森20多岁 我在几年前就遇见他了
他得了转移性睾丸癌
扩散到了他的脑部
他中风了
他做了脑部手术
放疗 化疗
在见到他和他的家人时
他的骨髓移植还有几个星期
在沟通中
他们说 “帮我们理解一下 什么是癌症?”
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远 却还一头雾水?
我们怎么能在这个阶段
还让病患还对自己病情一头雾水
还不去深入了解 作为人 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如果不这样 我们怎么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谁知道呢 医生对病人做什么都可以
但是我们应该吗?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
但最近所有和临终关怀相关的数据
都证明了临终关怀能帮助病人活得更好和更久
2010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了一篇意义重大的文章
是关于我的朋友兼同事在哈佛大学的一项实验的
在一群肺癌末期患者中
一组接受临终关怀
一个对照组不接受
接受临终关怀的那组 感受到的痛苦更少
抑郁也更少
对住院治疗的需求也更小
女士们先生们
他们多活了三到六个月
如果临终关怀是一种癌症药物
地球上的每一位癌症医生都会开这个处方
他们为什么不呢?
因为我们这些愚蠢的白大褂医生们
是被训练来治病的
而不是救人
死亡是一个我们都会碰到的时刻
但今天这个对话不是关于死亡
而是关于活着
以符合自己价值观的方式活着
为我们的信仰而活
书写自己生活的篇章
无论这是最后一章
还是最后五章
我们知道的是
我们已经证明的是
这种对话今天就需要发生
不是下个星期 不是明年
我们今天的生活就已深陷危机
还有我们的老年生活
和我们孙子和曾孙的生活都面临危机
不只是在病房里
或者家里的沙发上
而是随时随地
临终关怀才能真正帮助人们
改变我们生命最后的旅程
而且是将它改善
我的同事们
我的病人们
我的政府
所有的人类
我请求你们去主张 呼吁 要求
获得尽可能好的治疗
所以我们可以在今天活得更好
并确保明天更好的生活
我们今天就需要改变
这样明天才可以生活
非常感谢
(掌声)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肥皂剧里的四碗重量级心灵鸡汤

    12:27 1443

  • 美国该怎样利用自己的超级大国身份

    15:37 122

  • 2016十大TED Talks

    02:42 2174

  • 如何在网上讨论性侵行为

    14:09 404

  • 艺术能够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无形伤痕

    09:48 147

  • 伟大发明背后的奇妙乐园

    07:25 1217

  • 这是女性掌权时代

    19:19 163

  • 怎样为自己发言

    15:08 614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