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201 dump PMP dumps pdf SSCP exam materials CBAP exam sample questions

最后的小儿麻痹症患者 – 译学馆
未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信息
最新评论 (0)
播放视频

最后的小儿麻痹症患者

The Last Few Polio Survivors – Last of the Iron Lungs

小儿麻痹症是种很可怕的疾病
我动不了
就这样了
许多人对小儿麻痹症一无所知
他们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最后的“铁肺”人
保罗·亚历山大是名小儿麻痹症幸存者
家在德克萨斯的达拉斯 每一天 他都要躺在家里的“铁肺”里
一躺几乎就是一整天
此疾病使保罗高位截瘫
因此 “铁肺”通过制造负压
压迫身体吸入空气 来帮助他呼吸
1952年 他患小儿麻痹症时才6岁
这一年 是美国史上疫情最严重的一年
当我刚刚患上小儿麻痹症时
我只是个孩子 像身边其他孩子一样
我开始感觉有点儿不舒服
我妈看到我的脸 心里就有数了
她立马把我放在了床上
在接下来的5天
我失去了一切
我不能动 也不能走
最后 终于有一天 我连呼吸也不能了
我的肺膈膜完全坏死了
我的肌肉萎缩 坏死了
我被困在“铁肺”里 一躺就是一辈子
父母们担心孩子感染这种神秘的致命病毒
因此不允许孩子与其他人一起玩
泳池 剧院 野营营地 甚至是学校都关闭了
每个人都被“小儿麻痹症”吓呆了
这种恐慌几乎支配了人们一整个夏天
就算孩子只是流鼻涕 父母们也惊恐万分
但就在保罗患病的几个月后
乔纳斯·索尔克研究出了小儿麻痹症疫苗
如今 保罗是最后几名活着的小儿麻痹症幸存者之一
因高位截瘫
他仍需要依靠那黑暗时期的遗物——“铁肺”生存
他一次只能离开这台机器几个小时
这几个小时 他异常难熬
他不能自己用嘴完成的事 只能依靠他的长期看护来做
离开“铁肺” 我需要自主呼吸
我必须时刻想着呼吸 努力呼吸
因此我容易累到
不一会儿 我就要回到“铁肺”休息一下
但是“铁肺”并没能阻止保罗过完整的人生
他去了法学院 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
开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我有数千个客户
他们不担心我躺在“铁肺”里
他们来到我的办公室 问 “那是什么?”
我就告诉他们 这是“铁肺”
他们会说 “天哪 如果他这都熬过去
并且能有这样的成就
那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律师”
所以 没人拒绝我
最后一台“铁肺”大约是半个世纪前制造的
所以保罗一直在努力寻找
知道怎样修理这台“古董”的人
他迫切地需要帮助
他的朋友在油管发布了一个视频
视频里保罗说他的“铁肺”快散架了
希望懂行的机械师会看到这个视频
但直到两年前 保罗遇到了
当地的机械工程师Brady Richards
才能够不再担心他的“铁肺”坏掉
这里是说明书
就为了这一天
因此我们确定它是怎么工作的
Brady在车库把机器翻新了一遍
他也在那里弄改装车 赛车
这台是Paul之前用的“铁肺”里
它快彻底坏掉了
它严重漏气 不能产生足够的压强
所以我们把他移出这台“铁肺”
放到那台修好的“铁肺”里
最大的挑战在于缺乏零部件
不是那些大的部件 而是一些小部件
没人有这些东西 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制作出来
要不是他 我的人生就陷入绝境了
因为我花了很多年去寻找
懂得修理“铁肺”的人
我们属于堪堪避过我国最恐怖时期的一代
这段时期近得能让我们见到
一些仍然活着的患者 活在那个时代特有的老旧机器里
但对大部分人来说 这段历史已经被遗忘
小儿麻痹症仍是一些发展中国家首要关注的问题
有些专家说一种新型小儿麻痹症
有可能再一次席卷美国
因为越来越多的家长决定不给他们的孩子打疫苗
我能想到的最坏的事 就是小儿麻痹症卷土重来
在阿富汗或者巴基斯坦
尼日利亚或者其他一些地方小儿麻痹症仍在蔓延
这些地方的孩子可能携带病毒到美国来
然后只要感染一个小孩
只要有一个小孩感染病毒就完了
就会有新一轮的小儿麻痹症爆发了
小儿麻痹症就是这样的
这不是一次有趣的旅行
这可是现实
保罗近期仅靠嘴完成了一部回忆录
他希望这部回忆录让人们了解
小儿麻痹症患者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们为什么必须继续战斗
在世界范围内消灭小儿麻痹症
我一向是个好奇心重的人
我的父母教会我怎样使用我的聪明才智
我的精力 成为一名有作为的人
我从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废人
我选择用这个词
因为我觉得这个词概括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我不是残废的 我不是残疾的
我不是行动不便的
我是个废人 至少大多数人这样想
然而我从不这么觉得
你在人生里体验过的没体验过的 我都体验过
我是保罗·亚历山大
是个人

发表评论

译制信息
视频概述

本视频介绍了小儿麻痹症患者保罗·亚历山大和“铁肺”

听录译者

收集自网络

翻译译者

狗熊绣花

审核员

审核员XY

视频来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plA6pq9cO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