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信息
最新评论 (0)
播放视频

为什么要“废除”暑假?

The Case AGAINST Summer Break

如果你正在观看此视频 那么很好
你渴望知识
我先声明 这不是泰•洛佩兹式那种“知识”演讲
这更像弗朗西斯·培根说的“知识就是力量”
我们的社会是这样运行的
我们在孩子小的时候就送去读书
让他们产生想上大学的想法
我们告诉他们 如果能考上大学并顺利毕业的话
那他们就能过上好日子 挣大钱
还能更长寿
一般来说 确实是这样
但有学历并不能保证就业无忧
普通本科毕业生挣的钱比没有学历的人要多一点
他们的寿命也更长些
但对于个体来说 未必都如此
即便大学没毕业
也有多种方式活得健康快乐 赚大钱
这些不是我要讨论的重点
但我想表达的是
当你从总人群方面去看
似乎学历确实对过上好生活有帮助
我们社会的共识之一是
在《世界人权宣言》中提到的
第26条 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
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但在美国 很明显
它的教育系统现状远没有达到理想状态
它离精英体制差的还远着呢!
阻碍人们接受教育 主要且不断加剧的障碍就是 钱
你可能经常听到学生贷款这类事
要知道 在2017年
每个毕业生平均负债3.7万美元
如果他们一毕业就马上开始定期还款
算上利息他们总共需要还4.6万元
这可是笔巨款
对很多人来说 这笔债务还是值得的
因为它承诺了美好的生活
但实际上许多人负担不起这笔债务
我的意思是 如果你申请了联邦贷款
但它不够交全部的学费
那么你就不得不申请私人贷款
而当你申请这些私人贷款时
如果你没有担保人
你很可能遭到拒绝
所以一般来说 如果你的家人信用记录都不好
或者你自身信用不好
你的贷款申请就会被拒绝
这种情况发生时 你基本只有三个选择
你可以选择辍学
缩减学时或者转学
在这种情况下 大部分人会选择辍学
正如我所说 这是一个公众问题
不少大学也在想办法解决它
但进展没那么快
但像哈佛和斯坦福那样的学校
已经开展了许多相关的改革性经济项目
如果你的父母年收入不到6.5万美元
没法资助你的学业
那么原本7.5万美元的哈佛学费
你只需每学年付3千美元
如果你的父母年收入有6.5万美元但没超太多
也有相应的减免助你完成学业
斯坦福也差不多这政策
这些项目很棒 对吧
因为这意味着 如果你是被这些学校录取的优秀学生
你就可以不负债的读到毕业 这简直太棒了
有越来越多的学校也在跟进这些项目
希望我们能很快看到人人都逐渐有更多的机会
得到资金援助 接受高等教育
但从某种意义上讲 这会把一些问题推的更远
这才是我今天想聊的
我认为许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你只需回想一下 就可以发现那些项目的流程
以非常腐败和偏袒富人而著称
我指的是SAT分数 它直接与财富相关
除此之外 你可以在导师 辅导员等的帮助下写论文
甚至某种情况下帮你写论文
我一直在想最近出现的入学丑闻
显而易见的是 美国的高等教育更青睐富人学生
只要查查有本科学位的人的家庭收入情况
你就能明显发现大约75%有本科生学位的人
来自年收入高于美国平均水平的家庭
但再次声明 这是一个非常有据可查的问题
人们正在努力探讨和解决它
但是我认为另一个问题可能更重要
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往回追溯一步或者更多
视频的下半部分我会引用Malcolm·Gladwell的书《异数》
在《异类》结尾章节中 Gladwell引用了一个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卡尔·亚历山大完成的研究
研究主旨是 亚历山大要和他的团队
追踪来自巴尔的摩公立小学的650名学生
一至五年级的成绩
研究员在学年结束后
会让学生接受标准能力测试
考量学生的阅读和数学能力
当你根据家庭收入定义学生的测试结果并将其分为三类时
你会得到贫穷学生 中等学生和富裕学生
你会发现 哪怕是在一年级刚入学时
富裕学生的成绩就已经比贫穷学生的好
大约高了30多分
但四年后 即五年级结束时
你会发现这个差距翻了一倍不止
所以从早期我们就能看到
家庭收入对小孩在校表现产生的影响
接下来这个数据可能会让你感到震惊
这个数据让我从根本上质疑美国学校体制
我惊讶于学年结束时所查看的学生们的进步情况
你会发现 贫穷学生实际上
在学年中的表现是稍微比富裕学生出色的
他们的测试成绩提高至和富裕学生的成绩几乎无差
但像我提到那样
每年富裕学生都略领先于贫穷学生
即使如此 这些贫穷学生仍坚持努力提升在校表现
那么这巨大的差距是怎么发生的呢?
答案是每学年间暑假的进修时间
当你观察四个暑假期间这些学生的进步分数
你会发现富裕家庭的孩子
在4年的暑假里提高了52.5分
而这基本意味着
总分中大约30%的提高是通过暑假的学习
现在 如果你关注贫穷家庭的学生
你会发现他们分数增加大约0.25分
这意味着他们总分的提高
只有少于15%是源于暑假学习
换句话说 穷富学生的成绩差距
至少就这份研究而言
完全可以归因于暑假学习
我希望我们对此达成了一致
那就是 一旦我们察觉到了这个问题
自然会问: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
好吧 一个可行的答案是干脆废除暑假
这似乎有些出格
但是Gradwell指出 有些学校已经废除暑假并且颇有成效
他同时指出 全世界有很多国家
拥有比美国学校更优秀的成绩测试
而这些学校是不放暑假的
他提到 在美国 学生平均一年大概上180天学
而日本学生一年平均上学243天
无论如何 “废除暑假“可能是非常不受欢迎的观点
许多人不会支持这个主意
我们几乎离不开假期
废除暑假是不可能解决问题了
因为它太激进了
我们还能做什么?
答案可以是 比如为暑假学习项目提供公共资金
或搜索视频下面提供的网站:国家夏日学习组织
这个组织拥有许多重要的项目
它也会列出一些暑期在校学习项目
这真的很有趣 我给你们举几个例子
比如说你现在看到的是21世纪社区学习中心
它为学生提供暑假期间接受教育的机会
除此之外
在暑假 你可以通过公共图书馆得到许多帮助
以及 当地学校也会在暑假开放
允许学生进去学习 上课
同样的 富人学生可能会参加比如夏令营
或者科学营 数学营等等
说了这么多 你可能想知道这个项目有什么影响
在华莱士基金留下的相关研究资料中
我发现一项由兰特完成的研究
研究显示这些暑期项目通常情况下十分有效
希望此时你能意识到
教育质量不均从很早期就开始了
比我们听说的要早得多
我们在大学里经常提到“大学使命”
这也是我做这期视频的原因
但我们先回到之前的研究
学生从一年级开始 分数差距开始逐渐拉大
现在的问题是
我们看到一些人在努力使这个差距缩小
希望你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但是这些项目的资金实际上正岌岌可危
在过去的几年里
每当公布为这些项目和图书馆提供的资金时
川普政府就威胁要削减预算
这些图书馆也有我提到的缩小差距的项目
对我来说 这不是政治问题
这是一个人权问题
我们都认同
所有人都应该不分收入水平的平等接受教育
尤其是早期教育
但正如我们所见 这并未实现
而努力实现它的组织
正面临着失去资金援助的威胁
幸运的是 这些提案还未通过就被驳回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 这些提案将来会被继续驳回
除非我们也为此发声
所以我认为讨论它很重要
我们把这个议题放到台面上来
承认收入不平等对教育的影响
不止出现在大学生活和大学录取的过程中
也同样存在于早期教育中
我们的确需要做些什么来制止它
所以如果你想支持这些组织
我极力推荐你浏览国家夏日学习组织的网站
他们有一张“你能做的事”的清单
无论你是家长还是孩子 甚至是你自己想学
都可以找到合适的暑期继续学习清单
希望你在享受这个视频的同时 也另外有所收获
教育体制明显想为这些支援项目争取赞助公司和资金
社会上对这件事的看法有很多
我觉得我们在大学里听说的最多的
或者是我在大学里听的最多的就是“大学使命”
所以今天我想公开的讨论这件事
教育体制的这部分内容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这部分就是早期教育中的不公平现象
因此 我认识到整体教育体制的困境
我希望通过今天的视频 你能了解一些新事物
并且现在你知道你能为此做什么了
谢谢大家的观看
我试着每周上传一个视频
如果你觉得有趣 请关注订阅
如果你对假期和收入不平等的教育议题有任何看法
可以点个赞同或者在评论区留言
好的 我们下次见
请订阅

发表评论

译制信息
视频概述

暑假是造成家境不同的学生们拉开差距的时期。最富有的学生在暑假制度下具有巨大的优势,而最贫困的学生则处于极大的劣势。如果不能废除暑假,那我们要做的,就是有针对性的资助弱势学生的暑期学习计划。这些计划已被证明是有效的,但却因为特朗普政府而面临被免除的风险。

听录译者

收集自网络

翻译译者

ody

审核员

审核员LJ

视频来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_04_JDAGF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