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201 dump PMP dumps pdf SSCP exam materials CBAP exam sample questions

我们是否应该捍卫所有人(包括极端分子)的言论自由? – 译学馆
未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信息
最新评论 (0)
播放视频

我们是否应该捍卫所有人(包括极端分子)的言论自由?

Should we defend the free speech of everyone — extremists included? | Michael Shermer | Big Think

大想法
我们是否应该捍卫所有人(包括极端分子)的言论自由?
若我们不能思考和表述自己的欲望
就无法理解现实的本质和世界的运行方式
若没有沟通
那么宗教信仰权 集会权
政治上的辩论权 质疑权 批评权等等
这些权利都将不复存在
当然包括公民权 妇女权利 同性恋权 动物权等等
所有这些权利都建立在人类对现实本质的理解上
都建立在人与人的沟通上
这背后的原因直接和人的认知心理有关
也就是说我们一直以来信奉的可能是错的
你会发现不管是小有谬误 还是错得离谱
我觉得唯一的方法就是沟通
即便你是完全正确的
聆听他人你就有机会巩固你的正确地位
约翰·斯图尔特·密尔1895年在其基础著作《论自由》中
说了这么一句话:
“论辩中只知自己一方的人 对全局就知之甚少”
比如 我教的大多数学生都思想开明
他们支持堕胎
但我要求他们为反堕胎——超过半数美国人发声时
他们大多力有不及
所以我告诉他们 如果你不了解堕胎非法的原因
你就不会真正理解堕胎合法的原因
你必须站在双方的立场上思考
所以就算合法堕胎是完全正确的
但若不了解反方的观点
你就不能真正理解它
然后你会发现自己可能错了
——支持合法堕胎有些说不过去 甚至大错特错
所以再次强调
发现真理的唯一方法是多听听他人是怎么说的
不仅说话者有发言权
听众也有聆听权
比如保守党来学院或大学演讲
此时不仅发言者有权利
还有安排演讲的管理层和院长的权利
更侵犯了观众的权利
因为可能有很多学生想听接下来的发言内容

即使听众是自由党
或者与保守党的意见完全相左
他们依然有聆听权
当发言人被抗议者赶下台
被禁言 被禁止来学校
或者来了以后被禁言
这就是“质问者否决权”
它触犯的不仅是发言者的权利 还有听众的权利
我强烈捍卫人们的言论自由
我捍卫大屠杀否认者的言论自由
以大卫·埃尔文为例
他是否认大屠杀的代表人物
我从90年代就认识他了
他肯定是这伙人中最聪明的一个
但我认为他的观点大错特错
我用我的想法和他对质 来证明他为什么是错的
在审判中 很明显可以看出他是非常反犹的
至少他为希特勒编造谎言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去奥地利演讲
然后在机场被逮捕了
工作人员扫描护照确认身份
然后报警 警察就逮捕了他
他经审判 被定罪入狱
他甚至没来得及发表演说
他发表演说的想法未能付诸实践
这就是思想犯罪的定义
我们能制裁思想犯罪的人吗?
北朝鲜正走这条路
且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也重蹈覆辙
——逮捕那些思想犯罪的人
这条路很糟糕
我甚至写了封信给法官

为大卫·埃尔文辩护 哪怕我不同意他的观点
因为我很讨厌制裁思想犯罪的行为
就像在有些国家你买不到《我的奋斗》
你在开玩笑吗?
我是说这本书应该被广泛阅读
即使内容糟糕无聊
即使迂腐杂乱
即使它的主题是反犹太主义
但是如果我们不理解当时的人们对自己行为的看法
我们就无法结束歧视 憎恨 偏执 种族主义 反犹太主义这些思想
翻篇的唯一办法是
揭露思想谬误 然后继续前进
想变得更聪明 请于东部时间上午5点整关注每日视频动态

发表评论

译制信息
视频概述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听录译者

收集自网络

翻译译者

ABC

审核员

审核员MS

视频来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DLux9EXC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