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信息
最新评论 (0)
播放视频

批判性思维谬误:红鲱鱼

Red Herring - Critical Thinking Fallacies | WIRELESS PHILOSOPHY

《无线哲学》 开启哲学之路
大家好
我是Joseph Wu 是剑桥大学的研究生
在本视频中 我会介绍什么是红鲱鱼谬误
它是一种修辞手法
也是一种比较难被发觉的谬误
首先来看法庭中的例子
假设一个律师正在起诉一起谋杀案
这个律师站在陪审团前 告诉他们
“今天的被告人犯了可怕的罪行”
“他谋杀了受害者 用的不是枪 也不是刀”
“而是一把电锯”
这对受害者来说是很残忍的死法
这是个好论点吗?
我们通过在《无线哲学》学到的逻辑可知 并非如此
这名律师本应就原告谋杀罪的主张
进行辩护
但是她却像是在为稍有不同的主张辩护
被用电锯杀死
是一种残忍的死法
然而请注意 第二个主张
并没有为第一个主张提供证据
被电锯杀死极为残忍
并不能推导出被告人的确犯有此罪
在这个例子中
律师就犯了红鲱鱼谬误
她用看似相关但其实无关的论点误导陪审团
红鲱鱼谬误即当某件与论题不相干的事
被引入到论据 误导或岔开受众
红鲱鱼谬误名称起源于过去将味道浓重的红鲱鱼
扔在自己的来路上干扰猎狗的做法
类似的
人们经常将无关的事加入到辩论里
来转移对当下讨论的事情的注意力
红鲱鱼谬误属于更广泛的关联谬误的范畴
谬误表现为 提出的前提
无论对错 并不足够得出结论
另两个常见的谬误是 盲信权威
和诉诸人身谬误
当然 律师可能
是故意在陈述时使用红鲱鱼谬误
她也许是想在陪审团脑中
建立起这两个看似相关联的主张之间的联系
一旦陪审团想象被电锯杀死是多残忍的事
他们就可能会将其与自己起诉的案子联系起来
而不去质疑被告确实犯罪了的假设
所以尽管有一部分红鲱鱼谬误是偶然发生的
但大部分是有意为之
这一点在政治上显得尤为突出
假设一位记者这样问一位政客:
“你将如何改善医疗保健的获取渠道”
然后政客回答说:
“这是一个难题”
“但现在情况正逐渐改善”
“比如最近增加癌症研究经费的法案”
“这就像我在努力改善的外交政策一样”
这是一个典型的红鲱鱼谬误
首先 政客将医疗问题错误地等同于外交政策
想要将关注点转移到其他事物上去
其次 他提到了最近增加癌症研究经费的法案
这与医疗保健相关
但我们并不清楚癌症研究经费和医保获取渠道是否有关
这是两个分开的问题
这里的策略是把注意力转移到每个人都同意的
一个看似相关的话题上
因为人们似乎都觉得增加癌症研究经费是好事
这位政客转移了人们对这项协议的注意力
避免被问到更多有关获取医疗保健的争议性问题
最后 如果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和医疗保健问题
这个法案本身就成了一条红鲱鱼
通常 政策会引起激烈的辩论
因为它们会引发人们的争议
但最终人们对有意义改革的注意力会分散
再举一个如何运用红鲱鱼谬误控制媒体的例子
一种方法是做一些奇怪的陈述编故事
比如说
你指责你的政治对手不适合担任公职
因为他讨厌披萨
很明显
一块披萨和一个人的政治能力无关
但这种荒谬的说法已经足够引发一场谈话
来转移人们对更有意义问题的注意力
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策略
如果媒体聚焦于荒谬的披萨理论
这就会给你更多的保障
还能防止你的对手掌控话语权
这还有最后一个例子
假设你们在讨论晚餐的最佳饮品
你的朋友觉得是红酒
你可以说“听着 威士忌是最好的 它很好喝”
“我曾去过苏格兰 那是个很美的国家”
“那儿有最友善的人”
“我玩儿的很开心”
“但当我到法国旅游的时候”
“即使他们的红酒很好喝”
“我晚餐的时候还是更喜欢喝威士忌”
这里并没有很多证据能证明
威士忌是晚餐的最佳饮品
事实上
整段话的论点都让人难以捕捉
这是红鲱鱼谬误的另一个操作方法
就是包含许多不必要的细节
经常在争论中迷惑对手
或在争论中隐藏漏洞
结果
当论点很难确定时
评价它就变得十分困难
总之
红鲱鱼谬误可以采取多种不同形式
比如 为错误的结论辩护
错误地回答问题
提出离谱的观点
偏离论题
提供肤浅的回答却无法解决相关问题
你最近有听说过红鲱鱼谬误吗?
如果有 请在下方分享
感谢观看
想要在YouTube上订阅《无线哲学》
请点击这里

发表评论

译制信息
视频概述

本视频介绍了红鲱鱼谬误——推出与结论不相干的事来扰乱受众注意力

听录译者

收集自网络

翻译译者

Hiraeth

审核员

审核员YY

视频来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f0STrY58i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