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201 dump PMP dumps pdf SSCP exam materials CBAP exam sample questions

满满槽点之《东方快车谋杀案》 – 译学馆
未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信息
最新评论 (0)
播放视频

满满槽点之《东方快车谋杀案》

Everything Wrong With 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

满满槽点之《东方快车谋杀案》
长约十四分钟
涉及剧透
另一座哭墙位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沃特福德
“不行,不合格”
“再拿两个来 快点”
为什么这个小孩还要再拿点鸡蛋?
刚开始拿来的篮子里可不止两个
“我看是鸡的错”
如果他那让人咋舌的关于完美蛋的要求并不在于一模一样的尺寸的话
为什么他仅仅看了第一对鸡蛋一眼就淘汰了呢?
咋? 你以为我会放弃鸡蛋的双关吗?
说的好像我会似的
“我们走”
神秘博士在说啥?
“问题在于一种不平衡”
电影把赫尔克里·波洛和艾德里安·蒙克弄混了吧
“请见谅 我是比利时人”
这是歧视比利时人啊
“就在这里的圣墓大教堂里面”
他们上面其实除了一面墙啥都没有
而且尽管波洛并不是说就是上面的那个建筑 但他声称的教堂并不在哭墙周围
而是在耶路撒冷的基督区
哭墙则是邻近伊斯兰神社的圆顶清真寺
“我说的那个人 就是我们的总督察”
“而且我相信 他现在一定很后悔请我来调查这起案件”
为什么在他可以随便找个替罪羊的时候 还要去咨询任何其他人呢?
又没人注意到“警察腐败一零一”条令
还有 如果你要去找个侦探的话 为什么要去找那个号称“世上最好的侦探”呢
“— 你有按我说的搜查他的办公室吗?— 是的 先生”
“— 有找到我和你说的那样东西吗?— 是的 先生”
总督察想着:“哎呀 我偷了这件无价之宝 就放在我办公室里的包里吧
哪个侦探会去搜那呢”
我明白这是为了突出波洛未卜先知的绝地忍者的侦查能力
但总督察是亲眼看到他派警卫守住门口 以及把拐杖插进墙里的啊
所以为啥他还要朝着这些方向逃跑呢?
“我的眼里只容得下真实的世界即使是很小的瑕疵都会变得特别显眼”
就像鼻子下的两撮打架的胡子
蕾伊和吉德罗·洛哈特终于同屏出现了
粉丝同人小说里跨宇宙的香艳场景终于要上演了
“— 赫拉克勒斯·波洛 — 是赫尔克里·波洛 那个杀死狮子的大力神”
辛亏电影对名字的发音给出来明确的说法
不然的话我就要把劳拉叫做“诺拉”叫整整两个视频还不知道
那真是噩梦了
“你是英国领事馆的人”
波洛收到了来自伦敦的电报
也就是他要去那破案到了坐火车的时机啦
一辆会发生由十二人谋划的谋杀案的火车波洛所有的知识正好可以解决案子
肯尼思·布拉纳对摄影机拍摄有着绝妙的运用
从外面跟随谈话一起推进的拍摄技巧是该影片众多华丽镜头的例子之一
这些足以去掉一个槽点
随着朱迪·丹奇的出现,加上约翰尼·德普以及佩内洛普·克鲁兹的联袂出演
期待已久《加勒比海盗:惊涛怪浪》终于完成了
“不行 不行”
如果火车如早些所说坐满了那为什么德卓戈米罗公主有的选呢?
“连狗都上桌了 真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事”
两条狗共享一个杯子
谁会因为火车离开这么兴奋啊?
“我只是想远离罪孽”
佩内洛普我们实际都很爱你 甚至支持你的《香草天空》
但别忘了 你还演过《超级名模2》所以……
“一群陌生人机缘巧合地坐上了同一趟列车 一待就是好几天 除此之外毫无关联”
“闲来无聊再加上萍水相逢 再配上不间断的晃动”
有人抢了我们的饭碗啊
“可不是所有人都会那么在意种族隔离 教授”
“我的坚持完全是出于对所有种族的尊重 如果把红酒和白酒混在一起 两者就都毁了”
各位看官 我们以后就这么处理种族歧视 象征性的把红酒白酒混合就行了
“我喜欢桃红酒”
我也是 但是桃红酒作为红酒基本上并没有吸收葡萄皮上的所有色素
这和阿诺德·帕尔默鸡尾酒不一样
“报纸上说你是还人清白的复仇者”
波洛也是复仇者吗?
说实话 《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里设定的角色太多了
看到赫尔克里在里面一点也不奇怪
他可以在一些场景中测量灭霸的“无限宝石”以确保它们尺寸一致
“我亲爱的凯瑟琳”
当我们都专注在“伟大的胡子侦探”投入到核心案子的时候
电影却在一场后面几乎不会出现的感情线上浪费时间
赫尔克里在前面的镜头中露出他戴的睡眠护须罩真是太搞笑了
他晚上为什么要露出他的宝贝胡须呢?尤其是在他还有强迫症倾向的情况下
在前一个场景中 雪崩的雪显然是正落在火车上的 而现在看起来是崩在了火车前面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的火车脱轨了”
介于他们的路线是沿着山崖的脱轨不就会坠落摔死吗?
“有些事冥冥中自有定数”
“我们能不能安全抵达目的地不由我们说了算
又或者像邪恶天使路西法那样注定坠落”
这人真有意思
“除了尸体什么都别碰”
三十八分钟后谋杀终于发生了 尽管一开始就说明了东方快车上会死人
如果要寄威胁信最好先学会拼写
“你们怀疑过那个拉丁男人马奎兹吗?
那家伙挺有意思的 而且你们也知道 拉丁裔人对杀人并不反感”
鉴于我们已经知道最后是列车上除了波洛所有人都参与了谋杀
他们为什么还有互咬而不是置身事外呢
“看这手表 停在了1点15”
也许更重要的是 火车脱轨之后这表不知怎么还在桌上
雪崩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东西到处在飞所以这是怎么做到安稳待在桌上的?
还有床上的可怜的雷切特的尸体又是怎么不受影响的?
“这里还有一条女士手帕
还有这个玩意 清烟斗的通条”
这些线索是怎么被留下的
我在离开酒店之前都会快速检查是否遗留了什么 更何况我还没参加这个刺杀狂欢呢
此外 刺杀发生在午夜的一瞬间
他们为什么要随身带着这些东西呢?
“这不再是海边的猜谜游戏了”
这显然不是海边啊 但想想这一点
你们看起来都不冷啊 而且没人说话有水汽冒出
也许冷的太干了
“我知道死者的真正身份了 他不叫雷切特 而是卡萨蒂”
“我听过这名字”
“那你一定也听过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字”
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和阿姆斯特朗案件关联的谋杀十分的合理的
这个故事极好的设下了引人入胜的谜团
但波洛不应该能这么快就想起这件事吧
没有线索能指引他推理出雷切特就是卡萨蒂
他可以声称雷切特是阿诺德·罗斯坦或者是曾经参与过情人节杀人案的人
“阿姆斯特朗案件”
“这个案子震惊整个世界”
黑白电影 还能外显色吗?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波洛”
“因为是约翰·阿姆斯特朗告诉我的 他写信给我请求帮助 当我收到那封信是已经太迟了”
“好巧 和这案件有关的一切又被我赶上了”
“可我有证据 这是真的 我在床尾的被子上找到的 就在我睡觉的地方 你怎么看?”
一场和东方快车列车员的酒后乱性之旅?
“如果真这么简单 我就不会出名了”
波洛究竟为什么闻名?
他是位解决了很多谋杀和其他犯罪案的聪明的侦探 但最终他也是位极佳的犯罪顾问
你知道的有多少?
“人性多变而且复杂 所以想要抽丝剥茧 就得用对工具”
“你这是把戏不是工具 赫尔克里我希望你更直接些”
我们还是在聊谋杀案 对吗?因为……
“我听你说 不是现在 事成之后就没人能阻碍我们了”
这就是他引用的那段话
直到她说“什么都阻碍不了我们”之前他都不在镜头里
这还提醒了我 她说的是“没什么” 而不是“没人”
总之我不信你听到了这段谈话但继续努力 波洛
“您认不认识一家人 他们的姓氏是阿姆斯特朗”
狗叫的真是及时
为什么布克不用魔法来破案了他的围巾明显意味着他被选进了格里芬多
“— 另一个身材矮小 留着短胡子的列车员— 小姐 这儿只有一名列车员 ”
知道了所有人都是共犯的最终结局他们真是高明的骗子 把波洛骗得团团转啊
而他们在谋杀之后还有时间窜供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才是整个电影最神奇的地方
“所有乘客的行李都查过了吗?
除了安德烈伯爵和他夫人的行李还没查”
还记得伯爵是谁吗?我反正是不知道是谁
“凶手是在嘲笑我”
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把东西塞到波洛的行李箱里?
既然伯爵和伯爵夫人涉案其中 他们的行李箱还不能被检查
为什么要惹怒波洛而不是放进他们的箱子呢?
“先生 请站住”
奥拉夫为什么要在这穿着衬衣逃跑?
在这种天气 这种环境下 他以为可以跑到哪儿?
就算是乌拉圭的橄榄球队员饿了 也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来找食
为什么要把证据烧掉?直接扔进深谷或埋在雪里不是更快更有效吗?
“我父亲成了众矢之的
即便这样 你还说不知道雷切特就是卡萨蒂?”
电影在处理为什么每个人都会知道雷切特就是卡萨蒂这点上真是一大败笔
波洛只是在电影里对之前的事实做了一个简单的陈述 但却和这一点没什么关系
“— 有人闯了进来 捂住了我的脸— 先得把刀拔出来”
又这样?这就是你们处理证据的方法吗?周围有那么多的雪
这些人就不知道以物掩物的道理吗?
突然出现的钢琴家揭示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波洛不去询问火车上的其他员工
而且 在整个过程中他们都待在哪?
而且 “突然出现的钢琴家”就像是最终温斯坦纪录片的暂定名称
“另一个作为演员的母亲 艺名叫做琳达·雅顿 我猜她应该也有犹太血统
犹太演员通常不都会取艺名吗?
所以是不是可以大胆地推测 她的本名就叫做戈登伯格?”
我想问的是……既然你已经知道整件事和阿姆斯特朗案有关
“戈登伯格”这个名字不是应该早就知道了吗?
显然那也是索妮娅·阿姆斯特朗的婚前姓 你之前就偶然的提过了
“是我杀的 不是她”
阿伦·伯尔的遗憾
还有 这场真真假假的自首是在哪上演的?
我们知道火车只有四节车厢
我们已经见过卧铺车厢 用餐车厢 酒吧车厢
还有 波洛说布克是……
“只有你睡在了别的车厢 所以你是唯一没有嫌疑的人”
我想应该指的是员工车厢
即使他们是休息在所看到的货物车厢里这一点概率极低 那还是有节多的货物车厢
我推理丢了节车厢
得意的赫尔克儿 现在谁是侦探
“玛丽 快走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但是如果你现在离开让他杀了波洛 你也会被控谋杀
“我们的计划是向警方揭发他 就是你之前听到的”
想想 为什么他们没有这么做呢?
在原著里 他在审判中无罪释放 他们没得选只好自己维护正义
但在电影里 他连起诉都给省略了
难道这个谋杀团伙里没一个人要求走正规程序吗?
“而现在 波洛先生 我不得不保护我自己”
“能击倒火车”的机械姬来也
然后 来了扭转乾坤的布克
当他们把火车拉回轨道的时候 其他车厢的乘客被安排到哪了?
当然少不了“用角色模仿《最后的晚餐》”这样的老套路
《世界历史的一部分》《陆军野战医院》《70年代秀》里面都有 能别模仿了吗?
“那天雷切特溜进房里的时候 你应该在那”
等等 如果她那晚看到过雷切特
那么那个可怜的女孩苏珊怎么会因为错误的指控被定罪而自杀呢?
警察从唯一的证人嘴里至少能知道入侵者是男是女吧?
“他的司机也会这么说吧
正是上校的担保 让他凭借银行的贷款建立起了自己的汽车帝国”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找到彼此的?
妹妹和家庭教师是朋友 那厨师 护工 管家还有司机是怎么联系上的?
麦克奎因和马斯特曼恰好同时被雷切特雇佣的几率有多大?
更别说哈德曼在雷切特需要有人帮忙调查的时候出现
还有 如果你能完美理清雷切特的生活圈 那为什么要在车上杀了他呢?
在他家杀不行吗?
在这里做的一切你在别的场景中都是可以做的 除此之外 你还能轻易逃脱
还有还有 他们关于洗脱嫌疑是怎么计划的?
别忘了 他们可没想到会因为正好发生在谋杀后的雪崩而被困住
也不知道会和赫尔克里·波洛同乘一辆车
而且他们还要应付下一站的警察 以及解决雷切特身份的事情
而他们和阿姆斯特朗案的联系也不难推理出
“这位私家侦探 当年被指派负责阿姆斯特朗案的警官
他对某人动了情 因为在当年的案件里 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受害者
你爱上了那位女仆”
能理解私家侦探曾是阿姆斯特朗案的负责警官 但波洛是怎么知道他爱上了女仆的?
还有 既然哈德曼全程都参与其中 那为什么他要扮演那个假身份?
再说一遍 没人知道波洛会上车 即使他是应该站在雷切特一边的
只要他在保护雷切特他也不会去关心哈德曼是做什么的
“阿维尼翁的皮埃尔·米歇尔 失去了他的姐姐 被诬告的那位女仆 苏珊·米歇尔”
还有 这些人是怎么做到正好买了一个车厢的铺位数量的
很显然这列车很受欢迎 票都售罄了
这也是为什么波洛要和麦克奎因挤一间的原因
“凭一己之力是做不到的”
天啦 你终于在这个火车上众多的巧合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是的 没错 所有人一起干的十三个人阴险地谋划了这起凶杀案
但看看他们看着像身处于一个尺寸舒适的房间里 想象一下他们在一个小包厢里互相递刀子
这个场景里没有远镜头是有原因的我不是说他们挤不出这样的空间
我要说的是如果他们那么做了
在我看来 这场谋杀会看起来像是在飞机的洗手间里的一场狂欢
考虑到波洛对于外面声音的警觉程度
当所有人都站到外面 而他却不伸出脑袋看一眼似乎有点奇怪
“— 雷切特先生— 没什么事”
既然我们已经知道每个人都涉案其中 为什么列车员还要麻烦的去敲一遍门呢?
如果卡洛琳并不知道波洛在外面 那她为什么要用法语回答呢?
如果这是在作秀……那何必这么麻烦呢?
“让我来结束这一切 他们不是杀人犯”
不是吧 他们中有些是杀人犯 有些只是刺了死尸 语义学上……(后者不能算杀人犯)
还有 为什么不让马斯特曼承担一切呢?
反正几个月后他就要死了 马斯特曼真是自私啊
“如果你们想逃避你们犯下的罪行 那你们就得多杀一个人”
“你不能让他们杀了你”
额 他们也会杀了布克的 不是吗?再加上火车上上下下的其他人 也就二十来个吧
“动手啊 谁都可以”
“不要”
“我的心早就跟着黛西一起死了”
这是《魔戒:王者归来》的神秘谋杀式的结局
“亲爱的阿姆斯特朗上校 终于 我可以给你回信了”
我知道你已经去世了 但这么做是完成电影结尾的好办法
“我在找一位叫波洛的先生 有紧急事件找他
他正在休假”
但他不是要去解决卡斯纳的案子吗?所以“休假”这一说是怎么回事?
“我必须马上带他去埃及 那儿发生了一件谋杀案 在该死的尼罗河上”
续集来也
槽点数:79
判决:熊猫列车
……

发表评论

译制信息
视频概述

作者对经典作品《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吐槽

听录译者

收集自网络

翻译译者

王三楼战四楼

审核员

审核员 DL

视频来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bh_G-pHRtk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