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信息
最新评论 (0)
播放视频

丑角之王:巴斯特·基顿

Buster Keaton - The Art of the Gag

[音乐]
嗨 我是托尼 这是《逐帧电影》
有一些电影人非常有影响力
似乎无论在哪儿 你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我能发现这个电影制作人的取景
出现在韦斯·安德森的电影里
在成龙电影里看到他前后摇摆的舞步
在比尔·莫瑞电影里看到他的冷脸坐姿
毫无疑问 他就是巴斯特·基顿
三位伟大的哑喜剧演员之一
我们现在才开始意识到
他是电影史上
无愧的丑角之王
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 我们仍能从他身上
学到许多视觉喜剧的知识
今天 我们就一起看看
他的精彩表演吧
准备好了吗
现在开始
[音乐]
关于视觉喜剧 你应该知道的第一件事
就是要用动作讲述故事
基顿善于用画面讲故事
其他导演都用字幕卡讲故事 他从不喜欢
当时的影片平均每个要用240条字幕卡
平均240条 对
我使用最多的只有56条
他尽力避免使用字幕卡
而是专注于姿势 演绎哑剧
在这一幕里 你永远不会想着他们的谈话
你所注意到的就是这张桌子
和他们的肢体语言
你必须说的是
你必须通过这种方式和观众交流
那就是动作
没错 我们往往被对白字幕所局限
而实际上 我们能够仅仅从动作理解影片
基顿认为 你所做的每个动作都要独特
从不把同一个动作做两遍
每个跌倒
都是创造笑点的
大好机会
当知晓动作的重要性后 还有个问题
摄像机应该放在哪儿
[音乐]
视觉呈现出的笑点 往往会有个绝佳视角
如果转换视角
那么笑点也变了
并且效果也会受到影响
找到一个好角度需要反复实验
下面让我们从两个不同视角来看
这同一段情节
这是第一个
[音乐]
这是第二个
[音乐]
在第一个视角中 车占据了大部分画面
直到巴斯特转过身来 我们才知道是他
但在第二个视角里
车在后面 我们能认出他的脸
在这一秒里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我们知道
从这儿开始 效果就好多了
在第一个角度里 取景限制了视线
我们的目光会同时看向他的脸和标志
但当这一场景再现时
我们的目光自然落在他身上
然后看向标志牌
再落回他身上
这下就好多了
第三个问题是
在这个奇妙视觉世界里 规则是怎样的呢
巴斯特的世界是平面的
而且都遵循着一个规律
[火车鸣笛声]
如果摄像机拍不到 那么演员也看不到
在基顿电影里 角色被取景所限制
并且局限于观众所能看到的画面
这一规则可以制造出很多视觉上的笑话
但它们经不起逻辑上的琢磨
在平面世界中 能创造很多移动时的笑料
角色能够向右移动
向左移动
向上
向下
向镜头远处移动
或向着镜头移动
看起来熟悉吗
“她被谋杀了”
“你觉得是我干的”
“嘿”
像韦斯·安德森一样
巴斯特·基顿发现了几何图形中的幽默
他常常把摄像机放置得很远
因而你能从变换的形状中发现笑点
圆形
三角形
平行线
当然还有画面本身的形状
长方形
我觉得这种舞台展现方式很妙
因为这能引导观众关注整个画面
并能自己从中发现笑点
在这一幕 想想你应该看着哪儿呢
[音乐]
现在 他在哪儿
一些笑点是通过借位或假视来完成的
它们能够制造出魔术一般的效果
[音乐]
像所有的魔术一样
这些镜头也会让观众一直想着是怎么做的
这种基顿式的笑点还有个独特的名称
他称之为“不可能笑点”
有一些是非常有创造性又很真实的笑话
但是主角自己发现事物捉弄起了人
因为他打破了固有的规则
我们已经不做这种不可能笑点了
就是这种卡通式的笑点
我们在做以后的电影时 把它们丢了
因为我们想让电影更可信
要不然你的故事就讲不好
所以 他又专注于了另一种笑点
他称之为自然笑点
就是从情景和角色中自然生长出来的笑点
猜猜他会对这扇门做什么
[音乐]
基顿觉得 做视觉喜剧就得立足于情景
有多少是剧本上的 又有多少是即兴表演
通常情况下是一半一半
在表演之前 你是心中有数的
但接下来 你在表演中自然的发展着剧情
有时候 他实在喜欢一处笑点
以至于他不久就会重做一遍
但有些情况下 计划好的情节却难以实现
这时他就会丢掉计划
因为它们可能效果不好 表现不出
于是角色就开始即兴发挥
剧本上 这是个完美一跃
但他没跳成 于是将计就计 演了下去
或许你会觉得这个情节做第二次时挺好了
基顿会把它当成第一次来做
或许这就是那屋里充满笑声的原因之一
因为年轻人们会感觉现在正在看的画面
是正发生在此刻的事情
仅此一次 无法复制
最后一件关于基顿的事
和他最为著名的一个规则有关
永远也别做假
对于基顿 想要让观众相信镜头上的真的
他就得真的去做那些动作
不剪切
他对这一点要求是如此严格 他甚至曾说
要么我们一次过
要么我们就跳过这个笑点
这就是基顿电影在百年后仍然重要的原因
不仅因他的技巧 也因他的真诚
那就是他
没有任何高科技能模仿
直到今天
我们还会因角色本人完成动作而吃惊
我觉得九十五年前的基顿做得更好
所以 无论多少人通过模仿致敬基顿
[音乐]
没有什么 是绝对真实的
剪辑&配音 Tony Zhou
欢迎订阅我们的频道

发表评论

译制信息
视频概述

巴斯特·基顿,当之无愧的视觉喜剧大师,他制造笑点的秘诀是什么呢?为什么在百年后的今天,他仍然发挥着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呢?看了视频,你就知道了!

听录译者

收集自网络

翻译译者

贺湛存

审核员

审核团MG

视频来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WEjxkkB8X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