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海洋摄影师的世界

#TED10:10279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丁满于2017.08.05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3

字幕详情

当我还是一个孩童时就向往着大海
那里是汇聚了色彩和生命的原生态地域
是这些外形奇异 多姿多彩的生物之家
我拍摄过占据食物链顶端的大鲨鱼
看见过优雅的海龟在珊瑚礁中舞蹈
作为一名由海洋生物学家转型来的摄影师
我将大部分的职业生涯都花在寻找
如我儿时梦中一样神奇的地方
如你所见
我很小就开始在水中探险
但我第一次真正潜水
是在十岁时
我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拼命地划水
去游到珊瑚礁浅滩上那个古老且有着厚壳的大炮
当我终于成功抓住它时
我抬头一看 发现自己正被
五颜六色的鱼群环绕着
就在那天 我爱上了海洋
Thomas Peschak
保护海洋摄影师
在地球上的四十年
我有着这份特权
为《国家地理杂志》
和拯救我们的海洋基金会
去探索一些令人无法置信的海景
我用照片记录了一切
有硕大无比的鲨鱼 也有小至手掌的鲨鱼
我在距加拿大大熊雨林不远处的寒冷海域
看到了离我不远处摄食的座头鲸
它呼出的气体有着浓浓的腥气
我还在莫桑比克海峡
秘密见证了绿海龟的交配场景
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在影响着海洋
同时也被海洋影响着
我在年少时向往的原始海洋
变得越来越难寻觅了
它们的范围正逐渐缩小
并且受到越来越多的威胁
随着人类继续维持我们的角色
那就是地球上的第一掠食者
我直接见证并拍摄下了许多这些连锁反应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 我必须给观众看这些不安的照片
让他们感到震撼并不再对此漠不关心
虽然这种方式有它的优点
我却又兜了一整个圈子
我坚信 我能施加改变的最好方式
就是去兜售爱的观念
我想我勉强算是个媒人
作为一名摄影师
我有别人少有的机会
去展现隐藏在海面之下的动物们
以及整个生态系统
如果还不知道一个事物的存在
那你就不会就去爱它 守护它
搞清楚这个 就要依靠保护海洋摄影的力量
[音乐]
我周游了成百上千的海域
但有一些海景
却深深地触动了我
我第一次体验这种兴奋感
是在大约十年前
在南非崎岖不平的原始海岸不远处
每年的六月和七月
庞大的沙丁鱼群大规模向北迁徙
我们称之为“沙丁鱼迁徙”
这些鱼的确有它们洄游的恰当理由
它们被大量饥饿且敏捷的捕食者紧紧追赶
海豚们一起捕猎
他们能够将部分沙丁鱼从主鱼群中分离出来
并且制造出诱饵球
它们驱使并困住鱼群 把鱼群往上逼向海面
然后冲入这跃动的美食中
享用一顿大餐
后面紧跟着鲨鱼
当今很多人认为
鲨鱼和海豚是死敌
但在沙丁鱼迁徙期间 它们和平共处
事实上 海豚能帮助鲨鱼更高效地进食
没有了海豚 诱饵球会变得分散
鲨鱼最终只会吃到很少食物
我称之为沙丁鱼甜甜圈
或是满嘴的水
在沙丁鱼迁徙时我和鲨鱼们有一段刺激的回忆
我知道他们不把我当做猎物
然而 我在这粗暴的筵席上像其他客人一样
被它们撞击 用尾巴抽打
我们从非洲海岸向东航行
横穿广阔的印度洋
直达马尔代夫——一个珊瑚礁群岛
在西南季风抵达的暴雨时节
各个群岛海域的蝠鲼
都游到芭环礁中一个叫做哈尼法鲁岛的渺如尘埃的岛屿
大批的甲壳动物
大部分没有你的瞳孔大
这是蝠鲼的主食
当浮游生物零散分布时
蝠鲼会独自捕食
它们会一次又一次向后翻筋斗
就像一只小狗在追赶自己的尾巴
[音乐]
然而 当浮游生物密度增加
蝠鲼们会头尾相接 连成一条很长的捕食链
任何链条里第一或第二条蝠鲼漏掉的美食
一定会被下一条或再下一条蝠鲼吞食
当港湾中浮游生物的密度达到最高值
蝠鲼会游得越来越紧凑
做出罕见举动 我们将之称为"旋风捕食法"
当它们紧紧地围着打旋时
这条多阶层的蝠鲼队伍
会产生漩涡 将浮游生物卷入漩涡
并直达蝠鲼的大口之中
在成百上千聚集的蝠鲼中潜水的经历
着实难忘
[音乐]
我第一次在哈尼法鲁岛拍摄时
这个地区没有受到保护
受到了开发的威胁
我同像蝠鲼基金会一样的非政府组织工作
最终 我的图像帮助哈尼法鲁岛
成为了一个海洋保护区
如今 附近群岛的渔夫
他们曾经捕杀这些蝠鲼
用它们的皮做传统的鼓面
而今天 他们是最热情的护卫
蝠鲼为马尔代夫的经济
每年挣得超过8百万的美金
我总是想穿越时光回到过去
去那片在地图上几乎是空白
人们说“险境勿入”的地域
如今 最为接近目标的行程要数西印度洋的
远程环礁了
那里远离航线和渔船队伍
潜入这片海域
让我们痛切地回忆起海洋曾经的模样
很少有人听说过印度礁
莫桑比克海峡上的一点点珊瑚礁石
它的礁石形成了外保护屏障
内部的潟湖是加拉帕戈斯鲨鱼的孵育场
这些鲨鱼一点也不害羞 即使在白天也不
我有那么一点预感 他们会在夜间更大胆
数量更多
[音乐]
我以前从未遇到过
在一座珊瑚岩旁就有这么多鲨鱼
捕捉如此这般的瞬间并与大家分享
提醒了我为何选择这条路
今年年初 我受《国家地理杂志》委派
去了加利福尼亚半岛
在半岛大约中途位置 位于太平洋一侧
就是圣伊格纳西奥潟湖
灰鲸的关键产仔地
100年来 这个海岸一直像个大规模屠宰场
超过两万头灰鲸在此丧命
只有几百头幸免于难
如今 这些灰鲸的后代
推着它们的孩子 浮出水面
和我们玩耍甚至与我们互动
[音乐]
这个物种的数量的确有了惊人的恢复
现在 位于半岛的另一边是Cabo Pulmo
一个宁静的渔村
数十年的过度捕捞使它萎靡不振 濒临崩溃
1995年 当地渔民说服当局
宣布他们的海域为海洋保护区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个奇迹
2005年 经过了仅仅十年的保护期
科学家们检测到了鱼类数量有史以来最快的恢复
但也不要轻信我的话——跟我来
深吸一口气 和我一起深潜
去探访我遇到的最庞大 最密集的
鱼群之一
[音乐]
我们都有成为造梦者的能力
通过我的摄影
我想传达这个信息 保护海洋还为时不晚
我尤其想致力于展现大自然
在承载七十三亿人口时的恢复力
我希望在未来
我会更加 更加努力地
去探索 去拍摄这样的照片
同时创造出能表达我们
与海洋互相尊重并和平共处的图片
这些于我而言 极有希望成为日常事件
想要在我这一行中生存和发展
一定要做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我总是设想
下一张能够有效地触发改变的伟大照片
就在拐角处
在下一座珊瑚岬后
在下一片潟湖中
也有可能 是在那之后的某张照片
[音乐]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藏在纹身里的随身医院

    09:39119

  • 一个无人驾驶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

    11:313773

  • 当你的女儿问起2016这一年

    03:57166

  • 理解世界的秘诀:数学

    17:04687

  • St. James 医院的忧愁

    08:4399

  • 五种让你在变化的时代获胜的方式

    13:211549

  • 帮助被教育系统忽视了的孩子们

    11:53111

  • 论肢体语言的重要作用

    21:021457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