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需要中性卫生间

#TED11:50562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开往春天的地铁于2017.08.02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2

字幕详情

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的
我们都需要空气来呼吸
我们需要干净的水来喝
我们需要食物来填饱肚子 我们需要一个避风港以及爱
你知道 爱也是很棒的
还有我们都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小便
(笑声) 对吧?
作为一个男女两个性别都不属于的跨性别者
如果我明天可以改变世界
来让我在其中更加自由自在
我会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创造中性卫生间隔间
所有的公共场合都要有
(掌声)
跨性别者和跨性别问题
最近受到很多主流媒体关注
这是件十分有必要的好事
但是媒体大部分的关注点却在
一些极少数的个体上
那些个体大部分比较富有
而且十分出名
所以大概他们永远不需要担心
在社区大学的课间该去哪里小便
或者在他们的公立高中该去哪里 换上他们的运动衣
名和利把那些电视明星跨性别者
与他们大部分的日常困难隔离开了
但我们却每天都要处理这些挑战
公共卫生间
自从我有记忆开始 它们对我来说就一直是个难题
从很久以前我还是假小子的时候
到后来变成一个长得像男的 却被雌性激素所支配的奇特有机体
(笑声)
现在 作为一个跨性别者 公共卫生间和更衣间
是我最有可能被质问和被骚扰的地方
我曾常常遭到门后的人的语言攻击
我曾经在我裤子都还没穿上的时候被保安推赶出去
我曾经被人盯着看 被斥责 被小声议论
还有一次我被一个小老太太用她的钱包甩打我的脸
那天我回家看了我的黑眼圈之后
我敢肯定她的包里装着至少有70美元的零钱硬币
还有一整套的可爱派牌化妆品
(笑声)
我知道你们可能在想什么
而且你们想的应该是对的
我大部分时间 基本上都可以直接去男性卫生间
但是那样并没有解决我的换衣间的问题啊 不是吗?
而且我不应该进男卫生间 因为我不是一个男人
我是一个跨性别者
现在我们又遇到了一些制造恐慌的政客
他们想方设法让这些关于卫生间的法案通过
你们听说过吗
他们想方设法去立法来强迫像我这样的人去使用
那些他们觉得十分合适的卫生间
也就是根据我出生时得到的性别来判断
一旦让那些政客得逞
那么不论是在亚利桑那州 加州或者佛罗里达州
还是在上周的得克萨斯州的休斯顿或渥太华
好吧 使用男卫生间对我来说都是个违法的事情了
而且每当那些政客把这些法案摆上桌来讨论的时候
我都忍不住在想
到底谁会去 而且该怎么去执行这些法律 对吧?
内裤检查? 开玩笑吧?
在公共游泳池换衣间的外面检查生殖器?
根本就没有一种合法的 符合道德的 可行的方法
来执行这种法律
这些法律的存在只能造成恐慌
以及促进人们对跨性别者的恐惧
它们根本就没有让任何人更安全
但可以肯定的是 对我们跨性别者来说 它们让世界变得更加危险
在这期间 跨性别的孩子还在受苦
他们辍学 甚至干脆就弃世而逃了
跨性别者 特别是那些有性别认知障碍的青少年
在游泳池和健身房中要面对更多挑战
在大学里
在医院 在图书馆中也是这样
千万不要跟我提起他们在机场里是怎样对待我们的
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
去让这些地方
真正地向每个人开放
那么我们干脆就诚实一点
不要把它们称为公共场所了
我们需要去承认
它们真的只向那些
可以明确按照两种性别归类的人开放
但是我并不属于其中
我从来就不能
这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我认识一个小女孩 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
她觉得她是个假小子
她喜欢的东西 有牛仔靴
还有黄色的卡特彼勒玩具卡车 装昆虫的罐子之类的东西
有一次我问她 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她告诉我 “迷彩色”
(笑声)
就是那样棒的小孩
她去年十月从学校回家
她只在幼儿园待了半天就回来了
回家的时候她的裤子湿透了 因为当她被迫去女洗手间的时候
学校里的其他小孩都在骚扰她
她的老师已经跟她强调过不要进男卫生间
她刚刚才喝完两杯蔓越橘果汁 像在万圣节派对上的那种
你们说 谁可以抵挡那种果汁的诱惑呢 它那么好喝 对吧?
所以她就忍不住要去小便
她和她的同学当时都是四岁
他们那个时候已经感到有权利去
监督她怎样使用那些所谓的公共卫生间
她当时才四岁 就已经得到了那些惨痛的教训
那就是在幼儿园里 没有任何一间厕所的门上
会写着 欢迎像她这样的人
她早就明白了厕所将会是一个大问题
这个问题由她产生
也只能由她自己去面对
所以我的那个朋友让我去和她女儿谈谈 我去了
我原本想跟她说
我和她妈妈将会声势浩荡地去
找那间学校去交涉 然后那些问题就会被解决
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真的
我原本想告诉她 当她长大了 这一切都变得更好的
但是我说不出口
所以我就问了她事情的来龙去脉
问她 这件事让她感觉怎样
“既生气 又难过”
然后我告诉她 像她这样的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还有 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件事是不对的
然后她就问我之前有没有试过尿裤子
我说 有啊 我试过
但是一次没有尿这么多
(笑声)
这当然是个善意的谎言
因为 当你们到了大概42或者43岁的时候
有时候你们就会 怎么说好呢 你们咳嗽或者打喷嚏的时候
就会尿一点点
或者是你们跑上楼梯的时候 做拉伸运动的时候
不要撒谎 的确如此 不是吗?
我认为她并不需要知道这些
(笑声)
我告诉她 当你长大了 你的膀胱也会变得更大
当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
你就有能力去憋尿憋更久 我向她承诺
“可以憋到回家吗?”
她问我
我说 “对”
“可以憋到你回家”
听了这句话 她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
所以 让我们建一些不分性别的卫生间单间吧
里面还要有一些小凳 让人可以换上健身的衣服
我们不能为我们的孩子 在一夜之间
改变世界
但是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个安全和私密的空间
来逃避这个世界
即使只是一分钟
这是我们能做到的
所以让我们去做吧
而且如果你现在已经在那里绞尽脑汁地
在脑海里列出一大串理由来证明这件事并不重要
或者这样做太昂贵
或者觉得给跨性别者一个能安全地小便或换衣服的地方
这种生活方式会玷污了你的道德
玷污了你的男子气概 玷污了你的宗教信仰
那么就让我向你恳求
向你心中或许仍存的 为他人着想的那一隅
如果你不能使你自己 对像我这样的人多一点关心
那更何况是患有体象障碍的妇女和女孩们呢
更何况是患有体象障碍的人们呢?
更何况是在学校里其他同学矮一英尺(约30厘米)的
还没有变声的小男孩呢?
噢 八年级的时光啊
你真是一个残忍的主啊 是吧?
你又会怎么对待患有焦虑症的人呢?
怎么对待那些身体残疾 需要帮助的人呢?
怎么对待那些因为某些原因 身体看起来
和主流观念里的身体不一样的人呢?
我们中有多少人依旧会害羞或者
害怕在众人面前脱衣服?
而且有多少人因为这种恐惧
而不去参加像体育锻炼这样重要的正常活动呢?
难道这些人们不是都会受益于
这些单人卫生隔间吗?
我们不能在一夜之间消除人们的跨性别恐惧症
但是我们可以给每个人
一个地方去换衣服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努力
来让这个世界变成一个对我们每个人
都更安全的地方
谢谢你们的聆听
(掌声)
谢谢你们
(掌声)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帮助被教育系统忽视了的孩子们

    11:53111

  • St. James 医院的忧愁

    08:4399

  • 对肥胖的恐惧到此为止

    12:20258

  • 美国该怎样利用自己的超级大国身份

    15:3752

  • 该训练士兵们回家了

    10:3146

  • 一个有节能大梦想的小国

    15:51219

  • 你们的数据可以帮助终结世界饥饿问题

    11:1539

  • 对肥胖的恐惧到此为止

    12:20258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