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丽·波特曼在哈佛大学2015年演讲

#未分类20:15135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Philovist于2017.07.13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MED】恩来于2017.08.07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11

字幕详情

2015级的毕业生 你们好
今天我很荣幸能站在这里
库拉纳校长 全体教职员 家长们 尤其是各位毕业生
非常感谢你们邀请了我
感谢大四学生会
这真是我受邀做过的最开心的事之一
首先 我必须得承认 主要是因为我没法儿否认它
因为在维基解密公布的索尼被黑资料中
爆出了我受邀之时的邮件回复 现在我直接引用我邮件里的话:
“哇哦!这可太棒了!我得找几个搞笑写手代笔啊 你说呢?”
这段人尽皆知的最初回复背后的原因是
我们毕业日时有幸请来了威尔·法瑞尔做演讲者
当时许多同学宿醉未醒甚至有的人刚开始嗨起来
只想傻笑
所以我得承认 即便是毕业12年后的今天
我仍然对自己的价值毫无自信
我必须提醒自己 你能来到这儿一定是有原因的
今天我的感受跟我1999年初到哈佛成为新生时的心情一样
说起这件事我还是很震惊 那年你们还在上幼儿园呢
我感觉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感觉我的智商不配来这儿
而每次我开口说话时
都必须证明自己不只是个花瓶演员而已
所以我得先道个歉 这场演讲不会太搞笑
我不是个谐星 我也没找写手代笔
但我今天在这里是要告诉你们
哈佛明天就要给你们所有人毕业证书了
你们 到这里是有原因的
有时你的缺乏自信和经验不足
会导致你去迎合他人的期望 标准或价值
但你们要知道 无经验可以造就你们自己的路
一条没有“事情本应该怎样做”这样负担的路
一条由你自己的理由来定义的路
前几天 我带着快4岁的儿子去游乐场
我看着他玩街机游戏
他玩得无比专注 努力朝着靶子投球
作为一名犹太裔妈妈 我跳过了20步
已经开始想象他成为大联盟球员之一的样子
投球精准 手臂健壮 用心专注
但后来我才意识到他玩投球的目的
不过是为了用票换取粗劣的塑料玩具
最终的奖励比游戏过程更令他兴奋
我当然想鼓励他享受游戏的快乐和挑战
不断练习取得的进步 因表现出色而得到的满足感
以及在游戏目标达成时的成就感
但所有这些都比不过十美分一个的塑料小人
小人伸出黏黏的蓝色手臂 还可以贴在墙上
这……这就是奖励
从孩子的本性中 我们看到了许多自己的天生偏好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 或许你们也看到了自身
奖励被当作是虚假偶像来崇拜的现象随处可见
威望 财富 名声 权势
你们将来就算不会全遇到 至少也会遇到其中几个
当然 我今天应邀来演讲的部分原因
除了我是个自豪的哈佛校友之外
就是我曾在生命中得到了一些羡煞旁人的玩具
包括既不粗制也不滥造的一个 奥斯卡小金人
在毕业演讲时我们常会遇见一件烦事
那就是成功人士来告诉你
成就带来的结果并不总是那么可信
但我认为这种矛盾可以被弥合 而且是有指导意义的
当你知道为何这样做的时候成就总是美妙的
如果你不知道 它就会变成可怕的陷阱
我高中去的是长岛一家公立学校 西奥赛特中学
哇哦 你们好 西奥赛特的校友们!
我们学校的女生都挎着普拉达包包 梳着烫直的头发
而她们的口音
是我这个九岁从康州搬来的女孩 为了融入而一直一直模仿的
佛鹅里达 橘纸
炒克力 樱桃
因为我太老了 并且我上高中时互联网刚刚兴起
同学都不太在意我演员的身份
我在学校出名是因为我的背包比我人还大
而且永远是满手修正液
因为我不喜欢笔记本上出现划掉的痕迹
在毕业年册中我被评为“最可能成为智力竞赛选手”的人
换句话说 就是最呆的书呆子
我来哈佛上学那年 星球大战第一部刚刚上映
我知道我得重新建立别人对我的看法了
我害怕大家会以为我只是靠名声才进了哈佛
担心他们会觉得我配不上这里严格的智力标准
其实真相也差不多如此
我来哈佛之前从没写过十页的论文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没写过五页的论文
我被一位同学淡定的眼神刺激并且吓到了
他们是道尔顿或者埃克塞特高中的名校生
他们说跟高中相比 哈佛的作业量简直是小菜一碟
我是完全应付不来
我认为一周读完一千页的书简直不可想象
而写出一份五十页的论文是我永远也做不到的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意图
我甚至连跟自己说清楚都做不到
我从11岁起就在演戏
但我认为表演是轻佻且无意义的
我出自书香门第 并且非常在意别人是否把我当回事
跟我不敢发声相比
在大一新生培训的第一天
五个同学都分别跟我这样自我介绍
“我会成为美国总统 记得我跟你说过这句话”
严肃地说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 伯尼·桑德斯 马克·卢比奥
泰德·克鲁兹 巴拉克·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
说正经的 我相信他们每一个人
单单是他们的态度和自信本身似乎就足以证明他们的预言
而我还不能摆脱自我怀疑
我入学只是因为我是名人
别人就是这样看我的 我也是这样看我自己的
在不自信的驱使下
我决定要在哈佛找到
严肃而有意义的事情
来改变世界 让世界更美好
18岁的时候 我已经演了7年的戏
认为自己该在大学里找到一条更加严肃和深刻的路
所以大一那年秋天 我决定修神经生物学
和高等现代希伯来文学
因为我很认真 也很有智慧
不用说 我两科都应该挂掉
顺便说下 我两科都拿到了B 而且直到今日
每周日我还要烧小雕像 供奉保佑成绩注水的异教显灵
但当我为了希伯来语课的ABC
以及神经应答的不同机制而挣扎时
我看到周围的朋友们在写关于帆船的论文 写流行文化杂志
看到教授讲童话故事和黑客帝国
我发现为了严肃而严肃
这本身就是一种虚荣 而是是很模棱两可的
是为了反抗我想象出的自我而采取的一种姿态
我当演员是有原因的 我爱我的职业
我从我的同伴和导师们身上看到
这不只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 这是最棒的理由
当年毕业典礼时 我坐在你们现在所坐的地方
我花了4年的时间来寻找其他的东西让我开心
我对自己坦白我真是等不及回去拍更多的电影了
我想要讲述故事
想象别人的生活并帮助别人做到同样的事
我找到了或者说重拾了我的理由
你们现在拿到了奖励 或者至少明天就能拿到
奖励就是你们手中的哈佛毕业证
但是你们背后的理由是什么?
哈佛学位对我来说是我在这里被激发的好奇心和创造力
是我维系的友谊
是格莱安姆教授告诉我不要去描述光线是怎样照到花朵的
而要描述花朵投下的影子
是斯卡里教授谈到戏剧作为一种变革性的宗教力量
是卡瑟琳教授向我们展示视皮质只靠想象就可以被激活
虽然这些知识并不能帮我回答最常遇到的问题
你穿的是哪个设计师的作品呀?你的健身秘诀是什么呀?能说几个化妆小贴士吗?
但从那之后我再没有因
此前我可能会觉得愚蠢的问题而为自己感到羞愧
我的哈佛学位以及其他奖项
都是我经历的象征
木质地板的讲堂 多彩的秋叶
热香草托斯卡尼尼
在图书馆软椅上阅读精彩小说
在食堂边跑边喊:
哦 啊 城市脚步 城市脚步 城市脚步
如今浪漫地回想求学时光是很容易的
但我也有过非常艰苦的日子
年方19岁
初次因分手而心碎
吃了有问题的避孕药
这种药后来因为导致抑郁的副作用而停产
而且冬天几个月不下楼见不到阳光
种种致使了那段很黑暗的时光 尤其是在我大二那年
曾经几次在跟教授会面时失声痛哭
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努力而崩溃
连早上从床上爬起来都成问题
那段日子里我对功课的座右铭是
“做完 就那样”
只要能完成作业
就算让我吃超大包酸味软胶糖都行
能写完一份10页的论文就好
我觉得我完成了伟大的功绩
我不断对自己说:“做完 就那样”
几年前 我跟老公去东京玩
我在最美味的寿司店里吃饭
我不吃鱼的 我是素食主义者 所以你们知道该有多好吃了
即便只是蔬菜 那寿司都是梦幻般的味道
饭店只有六个位置
我和老公都很惊讶
怎会有人把米饭做得如此超绝
我们纳闷他们为何不搞大一点的饭店 做成全城最火爆的餐厅
当地的朋友跟我们解释
东京所有最棒的饭店都是这么小
而且只做一样料理:寿司或天妇罗或照烧
因为他们想要把事情做好做漂亮
关键不在于数量
而是对某事追求至善至美过程中的愉悦
我现在仍在学习
关键是做好而可能不是做完
做某事时的快乐 敬业和炉火纯青
可以给我们服务的对象带来一种特定的享受
当然也让我们自己得到享受
在我的职业生活中
我花了许多时间来找寻我做这份工作的原因
我的第一部电影在1994年上映
又是一件吓人的事 那年你们大部分人才出生
电影出来时我才13岁
至今我仍能一字不差地复述纽约时报对我的评价:
“波特曼小姐摆造型的功力比演戏强得多”
这部电影在全球得到的所有评价都是不瘟不火
而商业方面则是惨败
这部电影叫做《这个杀手不太冷》 在欧洲叫《杀手莱昂》
而到今天 过了20年 拍完了35部电影之后
它仍是人们见到我时最常提到的片子
他们告诉我他们有多爱这片子
这片子多么感人 说这是他们最爱的电影
我很庆幸我第一次拍摄电影经历的是
在一开始从所有的标准看来都是灾难的过程
我很早就学到 我的价值应该来自于
电影拍摄过程的体验和触碰人心的可能
而不是我们行业最首要的荣誉——
商业和影评方面的成功
还有那些最初的评价
可能会错误预测了你的作品的最终价值
于是我开始只选择那些我热爱的
和我能获得珍贵经验的工作
这一度使我周围的人感到困惑
像是我的助理 制片还有观众
我拍了《戈雅之灵》 一部外国独立的电影
当我读到戈雅和西班牙裁判所时我连续四个月每天
学习艺术史欣赏作品
我还拍了《V字仇杀队》 一部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动作电影
为了它我尽全力地学习了有关自由斗士的事
他们在别人眼中可能被视为恐怖分子
从梅纳赫姆·贝京到气象员派地下组织
我拍了《王子殿下》
一部和丹尼·麦克布耐德合作的无厘头喜剧片
我足足笑了三个月
我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价值
而不是被票房或者声誉所决定
等到我参演《黑天鹅》
整个经验都是属于我自己的
我对任何人对我说的或写的负面消息
还有观众的看法 是否会去看我的电影之类的事免疫
芭蕾舞者的经历教育了我
对于芭蕾舞者来说 一旦你的技巧达到一定水平
区别你自己和其他人的唯一的东西就是你的怪癖 甚至是瑕疵
一名芭蕾舞者因转圈轻微不平衡而出名
从技术上讲你永远做不到最好
总会有人比你跳得更高 或者有更优美的姿态
你唯一能做到最好的就是发展自己
《黑天鹅》告诉我们书写你自己的经历是非常重要的
我和电影导演 达伦·阿罗诺夫斯基讨论
将电影最后一句台词改为
“太完美了”
因为我的角色妮娜在艺术上的成功
只是在为自己找到完美和愉悦时出现的
而不是为了试图在别人眼中成为完美
所以当《黑天鹅》票房大卖的时候
我开始收到了赞美
能得到人们的关注我十分荣幸和感激
对于我人生意义的真正定义
我已经确定
且不会被他人的看法左右
人们告诉我《黑天鹅》是一场艺术冒险
一个尝试扮演专业芭蕾舞者的
可怕挑战
但我觉得吸引我去演的并非是勇气或胆量
而是我不了解我自身的限制
以至于我做事完全没有准备
在大学中极度缺乏经验让我感到不安
让我愿意遵循他人的规则
如今它让我敢于接受挑战
那些我根本没意识到的挑战
当达伦问我我是否会跳芭蕾
我告诉他我基本上算是个芭蕾舞者
对于这一点 顺便一提 我是完全相信自己的
然而当准备拍电影时
我迅速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离成为真正的芭蕾舞者还有十五年的功夫
这个事实迫使我付出了无数倍的努力
当然特效和替身促成了最终的效果的呈现
然而有一点是如果我早些知道自身限制
我永远不会去冒这个险
但这次冒险却为我带来了最棒的艺术体验
我不仅感受到了完全的自由 还在影片中与我的丈夫相遇
同样 我刚刚执导了我的处女作 《爱与黑暗的故事》
我对横在前方的困难一无所知
这是一部时代片 对白全是希伯来语
在电影中我和一个八岁的孩子对戏
所有的这些都是我应该惧怕的挑战
因为我对他们毫无准备
但我对自身限制的彻底忽略
看上去像是充满了信心
让我渐渐习惯了导演的角色
到了这个位置我就必须把这些弄清楚
即使所有证据都显示我能力不够
我仍相信自己能解决这些事 这还只是战斗的一半
另一半则是非常刻苦地工作
这是我事业中印象最深刻最有意义的经历之一
很明显我没有要求你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去做你不会的事
诚然与其他职业相比拍电影不会带来太严重的后果
而且可以用特效来弥补失误
我想说的是现在充分利用你
不太会怀疑自己的这段时光
当我们年龄越大 就会变得越现实
包括我们对自己的能力或者缺陷的认识
然而这种现实毫无帮助
人们总说放手去做自己畏惧的事
这对我行不通
如果我害怕 我会逃走
还可能会要求我的孩子也这样做
畏惧在各方面保护着我们
适合我的(方法)是投入到自己的无知当中
超越本身的过度自信
人们常用这事来谴责美国孩子
和那些成绩和自我意识膨胀的人
然而让你尝试你从未试过的事情会是个很好的做法
你的经验不足是一项优势
会激发出你天马行空的新颖想法
接受你的无知并当作优势
我知道一名告诉我他不会作曲的著名小提琴家
因为他知道太多的乐章
所以每当他开始想一个音符
一篇现存的乐章立刻出现在脑海中
从你最大的优势之一着手
那就是不知道事情应该是什么样的
你可以自由地作曲因为你的脑海中没有被乐谱填满
你不会认为事情理所应当
你唯一知道的就是按自己的方法做事
你会成就伟大
这毫无疑问
每次你打算做些新的
你的经验不足引领你走上这样的路
要么是迎合别人的价值
要么就是你形成自己的价值
甚至你都没有意识到你在做什么
如果你的原因是你自己
你的道路 甚至是奇怪笨拙的道路
统统都是你的
通过丰富你的内在生活你会决定做事的奖励
下面的话可能听起来像美国小姐选手的发言
我经历的最令人满意的事是
与人们的交流
和微型金融组织FINCA在墨西哥与乡村银行的女性度过愉快的时光
在肯尼亚的农村看看在他们的群体中
第一个也是唯一个接受过中等教育的年轻女子
和解放儿童组织在发展中国家建造可持续的校舍
在卢旺达和大猩猩自然保护员一起工作
虽然是老生常谈但的确在理
帮助他人最终会更多地帮助到自己
从对自己的关心中抽身出来去关心别人的生活
提醒你自己不是宇宙的中心
在某些方面来讲不管我们是否慷慨
都能改变别人生活的进程
甚至在工作中
剧组成员 导演 同行演员给我的小小友善
都有深远的影响
当然 首先 我世界的中心
是我和家人朋友的爱
我祝愿你和你的朋友经历一切之后仍在一起
就像毕业后我的哈佛的朋友仍在一起
学校的朋友们关系仍然很亲密
我们在心痛时相互照顾还在每个人的婚礼上跳舞
在葬礼上相互拥抱
还拥抱摇着彼此的孩子
我们一起为项目工作
相互帮助找工作
还在朋友辞掉烂工作时举办派对庆祝
现在我们的孩子建立起了二代友情
我们看着他们蹒跚学步
而我们是一群憔悴凌乱的疲于工作的家长
牢牢抓住你身边的好人 别把他们放走了
学校提供给你的最大的资产
是一生中既是你家人也是老师的一群同学
我记得我总是对剑桥的春天感到愤怒
引诱我们经常想起充满阳光和掷飞盘者笑声的院子
之前的八个月是在黑暗阴冷的图书馆苦读
感觉像是学校可以操纵好天气
使之成为我们留在心中的最后回忆 让我们总想回来看看
但是随着我离这些校园时光越来越远
我知道学校的影响比那些天气变化更加深远
它改变了我问的问题
引述我最喜欢的思想者之一
亚伯拉罕·约书亚·赫施尔的名言
生存还是毁灭并不是问题
最重要的是如何生存和如何毁灭
谢谢 我迫不及待想看到大家将来如何创造美好事物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1972年奥斯卡荣誉奖卓别林获最热烈且最持久掌声

    05:0968

  • 金凯瑞在玛赫西管理大学的2014毕业演讲

    26:08245

  • 乔布斯2005年斯坦福演讲

    15:04272

  • 2017休斯顿大学毕业季暨施瓦辛格演讲精华版

    01:16137

  • 《美丽人生》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03:3310

  • 比尔盖茨及其夫人在斯坦福2014毕业演讲

    24:40410

  • 成为你自己的成功故事

    03:17150

  • 应对干预:共同合作 因材施教

    05:1742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