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发掘出古代文字的秘密

#TED12:07319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Siri于2017.08.19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10

字幕详情

2013年1月26日
一支基地组织军队进入了
位于撒哈拉沙漠南部边缘的古老城市廷巴克图
在这里 他们烧毁了一座中世纪的图书馆 这座图书馆藏有3万份阿拉伯语
和数种非洲语言的手稿 内容涉及天文地理
历史医药等多个学科 甚至包括一本记录了
也许是人类首例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诊疗的书
西方人或许并不知情 这是整片大陆的智慧结晶
是非洲被认为不存在文明那段时期的非洲的声音
目睹了这次事件的巴马科市长认为对这些手稿的焚烧
是对世界文化遗产的罪行
他是对的 或者他本该是对的 如果他没有撒谎的话
事实上 在不久之前
非洲的学者们随机收集了一堆各种各样的旧书
留给恐怖分子焚烧
现在 图书馆的藏品被收藏在马里的首都
巴马科 正在十分潮湿的环境中渐渐腐坏
曾经用计策救下的藏品
正再次处于危险之中 这次的危险因素是气候
但是非洲和世界其他遥远的角落
不是唯一的地方 甚至不是主要的地方
在那里手稿可以改变
正处于危险境地的世界文明史
几年前 我指导了一项研究欧洲图书馆的调查
发现60000份手稿里 至少有
超过1500份是难以辨认的
由于水的侵损 霉菌导致的褪色和化学试剂的影响
真实的数字可能是它的二倍
这还没有算上
文艺复兴时期的手稿和现代的手稿
还有遗产文物例如地图
如果有一种技术可以还原
这些丢失的和未知的作品呢?
想象一下全世界被收藏的
无数的以前未知的文字
可以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过去的认知
想象一下我们会发现什么未知的史卷
那将会重新书写文学经典和历史
哲学 音乐的历史
或者更具有挑战性的 它可以重新书写我们的文化独特性
建立人与文化之间新的桥梁
这些是改变了我的问题
从一个研究中世纪的学者
一个文章的读者
转变成一个考据学家
读者这个词多么令人不满意
对我来说它召唤出了
被动的画面
某个人懒惰的坐在扶手椅里
等着知识打好整洁的小包裹来到他身边
做一个过去的参与者是多么好啊
一个在未被发现的国家里的冒险者
寻找隐藏的文字
作为一个学者 我曾经仅仅是一个读者
我阅读并教授同样的古文学
那些已经被阅读并教授了数百年的
维吉尔 奥维德 乔叟 彼特拉克
在我发表的每篇学术文章中
我为人类的知识增加的是
越来越少的碎片化的见知
我想要成为的是研究过去的考古学家
是文学的开拓者
是没有鞭子的印第安纳.琼斯
或者事实上 有鞭子
并且我想要的是不仅我自己如此
我也想要我的学生这样
所以六年前 我改变了我事业的方向
在那时 我正在研究“爱之棋”
最后一首重要的欧洲中世纪的长诗
从未被编辑过
它未被编辑是因为它只留下一份手稿
那在二战时的德雷斯顿的火焰弹中被严重的损坏
那代学者宣布它丢失了
五年了 我一直用紫外线灯工作
试着恢复书写的痕迹
而且我开始着手于技术 在那时
真是不由自主
所以我做了很多人所做的
我上网
那里我了解到
多谱线图像如何被用于恢复两篇丢失的论文
著名的希腊数学家阿基米德的论文
那是一个13世纪的重写本
重写本是一种被修改和重写过的手稿
所以 突然地
我决定带着计划和请求给领头的影像学家 罗杰.伊斯顿教授
写一封关于阿基米德重写本项目的信
令我惊讶的是 他真的回信了
通过他的帮助 我赢得了美国政府的一笔拨款
来建造一个可移动的多谱线影像实验室
通过这个实验室 我把烧焦和褪色了的混乱变成了
一个新的中世纪的经典
那么多谱线影像到底是如何工作的呢?
嗯 多普线影像背后的原理是
熟悉红外线夜视护目镜的人会立刻明白
我们可以在可见光谱内看见的只是实际存在中的一小部分
对于不可见的笔迹也是同样的道理
我们的系统用了12种光的波长
从紫外线到红外线
发光二极管和其他多谱线的光源从上往下投射
到这些手稿上面
投射穿过手稿的每一页
这种石英镜头的高功率数码相机
每次每页最多能呈现35张图像
世界大约有五个这种相机
一旦我们捕捉了这些影像
为了让这些图像变得更清晰突出 我们将统计算法加入其中
并使用起初为卫星图像设计的
给地理空间科学家和中情局使用的软件
结果是令人惊叹的
你们可能已经听说过我们对死海古卷所做的了
它们正在慢慢地胶化
使用红外线 我们就可以阅读
即使是死海古卷中最昏暗的角落
然而 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
其他的圣经文本在危险当中
这里举个例子 是我们成像出来的手稿中的一页
它可能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基督教圣经
维切里法典是最古老的福音书的拉丁文译文
它可以追溯到四世纪前期
这是我们找到的最接近圣经的版本
那时基督教在君士坦丁大帝的统治之下建立
也是尼西亚委员会时期
当时关于基督教的基础教义刚刚被商定好
这个手稿 不幸运的是 已经被严重损坏了
它被损坏是因为几个世纪以来
它都被使用在教堂开典礼的宣誓上
事实上 你所看到左上角那个紫色的斑点是曲霉菌
这是一种真菌
来源于没有洗手的肺结核病人
这些成像让我们250年来首次可以对手稿进行誊抄
有一个移动实验室可以到那些收藏品所在地 然而 这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这种技术既昂贵又稀有
而成像和成像过程的技巧是晦涩难懂的
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恢复 超出了大部分研究者的能力
除了一些最富裕的机构
这是为什么我要建拉撒路计划 一个非盈利的
把多谱成像技术带给个体研究人员的
很少或者没有成本的小型机构
在过去的五年里
我们由影像学家 学者和学生组成的团队
已经旅行了七个不同的国家
还恢复了一些世界上最有价值但被损坏的手稿
包括维切里集 它是最早的一本英文书
卡马森黑皮书 一本最早的由威尔士语写成的书
还有一些最有价值的早期的福音书
现在位于前苏联的格鲁吉亚
所以 光谱成像技术可以恢复丢失的文本
更巧妙的是 它可以展示出每个古物中所暗藏的第二个故事
故事包括了这些卷帙是何时 被谁 怎样创造的
有时候 还能发现作者写作时在想什么
举个例子 独立宣言的草案
出自于托马斯.杰斐逊之手
几年前在国会的图书馆里 我的一些同事把草案加以成像
馆长注意到有一个遍布全文的词不断被划掉重写
这个被重写的词就是“公民”
也许你们能猜到下面那个词是什么了
“主体”
这里 女士们先生们 美国的民主政治由托马斯·杰斐逊展开
或者想一下1491年的马塞勒斯地图
我们在耶鲁大学的善本图书馆将它成像
哥伦布在游历新大陆前可能参考过这个地图
这让他对亚洲的面貌以及日本的地理位置有了自己的看法
这张地图的问题在于它的墨水和颜料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严重褪色
这个巨大的 几乎有七英尺的地图
使世界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沙漠
直到现在 我们对其中的细节还知之甚少
关于哥伦布对世界的了解以及世界文化是如何表示的所知很少
地图上的主要图案在正常光线下很难被辨认
紫外线也帮不上什么忙
但多谱成像技术告诉了我们一切
在亚洲 我们知道有种妖怪耳朵很长以至于能够遮住它们的整个身体
在非洲 有种蛇能让地面起烟雾
地图就好像星光一样 能够传递遥远的过去的宇宙的影像
所以多谱成像的光线可以带我们回到 起初物体被创造出来的时刻
通过镜头 我们目睹了错误的发生 思维的改变
天真无拘无束的思想
人类想象的不完美之处
让这些神圣的物体和它们的作者 变得更加真实
让历史与我们更近一步
未来是怎样的呢?
过去有那么多的东西
但是可以在这些东西完全消失之前
挽救它们的人才又那么少
这就是我开始教授一门新的混合学科的原因
我把它称之为“考证科学”
考证科学是一个传统技术和文学学者的结合
他们有阅读古文字和古文献的能力
为了能够确定文献的地址和年代 还了解它们是如何被创造的知识
运用新技术 比如 影像科学
油墨和颜料化学
计算机辅助光学和字符识别
去年 我课上的一名大一新生
拥有拉丁语和希腊语的背景
运用成像技术处理一个我们在罗马的一个著名图书馆拍摄的重写本
随着他工作的进行 微小的希腊文字开始从文本中浮现出来
所有人聚在一起
他读了一行希腊喜剧作家米南德丢失的作品上的文字
这是在过了整整一千年之后 这些文字第一次被重新大声读出来
在那一刻 他成为一名学者
女士们先生们 这就是关于过去的未来
非常感谢
(鼓掌)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新能源之路

    13:46144

  • 大选后分裂的美国还有救吗

    20:17143

  • 该训练士兵们回家了

    10:3146

  • 打破性别限定的交谊舞

    15:3392

  • 肥皂剧里的四碗重量级心灵鸡汤

    12:27379

  • 科技并没有改变爱,让我告诉你原因

    19:05950

  • 论肢体语言的重要作用

    21:021457

  • 男女平等,路漫漫

    19:31395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