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一个好的倾听者

#生命学院07:38541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赖皮于2017.08.01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4

字幕详情

我们或许都曾觉得
有时我们未能做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并受此困扰
我们并不是想告诉你“倾听是有意义之善举 尽管它很无聊” 来加深你的愧疚
而是要告诉你
倾听他人首先就是一大趣事
不论是对你而言 还是对那位倾诉者而言
我们常常如此定义谈话时的愉悦感:
谈论我自己很有趣 但是听你不停地谈论自己则无聊至极
于是 我们总是尽力减少倾听的时间
而争取更多说话的时间——因为似乎只有这样
我们才过上了最有趣的生活
但是这个对愉悦的理解真的准确吗?
当然 所谓的“聆听自己的声音”当然能带来基本的快乐
但是在我们内心深处 也有声音在说
谈论自己的快乐并不在于此
谈论自己带来的真正的快乐在于 我们能了解自己
能对自我 我们的感受 欲望 和行动方向更加明了
谈论自己所带来的快乐在于自我认知
而不仅仅在于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们往往会认为 只有发声 才能得到更清楚地自我认知
然而 真相更令人玩味且具解放性:
有时 聆听他人的故事 才能更了解自己
这一论点看似讨巧 甚至矫情
但其实证据确凿 其证据我们再熟悉不过了——文学
小说是他人之事 我们却愿意倾听 因为好的小说
也是能让我们更了解自己的故事
我们十分乐意花数小时去聆听托尔斯泰
普鲁斯特 弗吉尼亚·伍尔芙等名家的
见解与冒险故事
而且 我们显然不介意自己一句话也插不上
因为通过聆听他们的故事 我们在一点一点地了解我们自己
这正如马塞尔·普鲁斯特所言:“每一位小说读者
其实都是在读自己的人生 他通过作者提供的视角
更好地欣赏自己人生的形态”
我们或许会这样回应 这句话说得很好
但听普通人说话
实在比听马塞尔·普鲁斯特的故事要无聊得多
所以 我们愿意倾听小说家的故事
而不是普通人的故事 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其实我们身边的人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有趣
只是我们不懂得如何倾听
和解读他们的话
听那些所谓的伟大作家讲故事
(即使是讲他们自己的故事)之所以如此有趣
是因为他们深谙从经历中的“个别特征”
提炼出“共通之处”的技巧
所谓的“伟大作家”可能只是在讲他们阿姨童年的故事
或者一次丛林探索 但他们却以某种方式
提炼出其中的“共通之处” 这样他们的故事
就不再是无法引起他人共鸣的地方轶事
而变成了同时也在为“人类之书”增加笔墨的“普世故事”
这故事不仅属于他们 还属于我们大家
其实 我们的故事都写在“人类之书”上
但我们总是把故事讲得很糟糕 常常局限在个别细节
不必要地离题 最终使听众感到厌烦
让他们对“倾听”产生了消极的印象
我们并非过错了生活 只是在讲述自己的生活时用错了技巧
作为一名糟糕的叙述者 我们使对方对“倾听的必要性”产生置疑
下面是我们在讲述自己生活时犯的几个错误:
第一 我们纠结于一些事实性的细节:时间 地点
表面上的动作 却没有意识到真正有趣的是
人们对发生之事的感受 而不仅仅是那件事情
第二 我们不知该如何表达
我们当时感受到的情绪 只会不停地强调它
却不尝试去解释它
所以我们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它太漂亮了”
或者“那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却不能准确地揭露真实的感受 别人也就无法与之产生共鸣
第三 就在我们保证有趣的部分要来了时 我们常常退缩
我们害怕自己的情绪会触发难以承受的伤痛 困惑和兴奋
于是我们选择了用浅薄的语言去描绘它 第四 还有一个问题
我们不能专注于讲述一个故事 我们脑子里有太多东西
以至于我们忍不住不停地讲一些不重要的情节
我们不够专注 好的倾听者遇到
这样的倾诉者时 他们不会慌张
他们会试着去做一个好的编辑 一个好的倾听者
就如同出版社一位优秀的编辑
想想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
和他的纽约编辑戈登·李什的关系
李什大改过卡佛的东西 或者 我们也可以说
他在聆听卡佛的故事时进行了改造和再创作
这一方式也能教给我们日常生活中倾听的艺术
李什使卡佛信心大增
他让卡佛感觉到全世界都在聆听他的声音
感到巧妙地讲述他的经历是有意义的
他的编辑工作 正相当于在谈话中
充满温柔与理解的关切的注视
他让卡佛不再局限于乏味的局部细节
他把卡佛的经历带到了美国的乡村
让它们成为“普世故事” 使得卡佛的名声远扬 从韩国到德国
最后 他还不让卡佛离题
使他的每个故事都围绕一个中心主题
作为倾听者 我们需要学习李什为卡佛所做的事
倾听时 我们同样可以塑造 提炼
删减 强调——为了让那精彩的故事
在倾听者同伴的脑海中浮现
所以在倾听时 阻止你的同伴离题
可以说“刚刚你在说……”之类的话
来将他们拉回到叙述中上一个合题的 情感饱满的点上
让他们抛开肤浅的细节 深入描述他们真实的情绪
问他们:“那带给你怎样的感受?”
包容不寻常与古怪的言谈 暗示他们自己拥有开放的心态
或许他们正打算说他们被自己的姐妹所吸引
或他们从一家公司里偷了钱
不要用任何举动来破坏一次小心翼翼的坦白
说“继续说……” 你不是法官 而是朋友
好的倾听者知道 看明白人生中某个问题的最佳方法之一 就是透过别人的人生来看这个问题
而且 他们能够通过编辑来确保
他们能在他人的话语中看到自己
这样一来 倾听就不再是个苦活儿
而几乎是我们能和别人做的最有趣的事
我们致力于让人们拥有更高的情商
为此 我们出版了一些很棒的书
还有其他商品 能帮助加强对我们视频中某些观点的理解
请点击下方链接 了解更多信息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哲学有什么用?

    04:40452

  • 哲学 - 斯多葛学派

    04:53248

  • 大爱是每个人都能具备的能力

    05:2083

  • 除了婚姻,还有别的选择吗?

    05:13132

  • 如何能让回忆更长久更丰富?

    03:22102

  • 如何能更加感恩

    03:17354

  • 文学有什么用?

    04:51460

  • 怎样应对生闷气的人

    03:30755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