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解释说谎

#科学秀08:49239

众译鸣谢

原文字幕:原文字幕由译学馆搜集制作完成

译文字幕:祐子祐于2017.02.23制作完成

审核过程:11

字幕详情

嘿 大家好 让我们玩个两真一假的测谎游戏吧
我会告诉你们关于我的三件事
你们要找出哪件是假的
准备好了吗?好的 第一个 我家有一台机器
可以把淡水变成碳酸饮料
二 我打牌技术非常糟糕
三 迈克尔.杰克逊是我姑妈
答案是否显而易见?
[摄影师:是……] 唉 我对游戏真是太不在行了
[导入音乐]
撒谎!
我们经常撒谎 而且我们比自己想象的更擅长说谎
比如 我不傻 相比于迈克尔.杰克逊是我姑妈 我完全可以说一个更好的谎
说白了 我看起来很不擅长说谎这件事 本身就是个谎言
我们人类与陌生人进行一次10分钟交谈 平均要说三次谎
研究说谎的调查者说 研究对象甚至往往意识不到自己在撒谎
这是为什么?撒谎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们要理性地看待人类的撒谎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
人类并不是自然界唯一会撒谎的生物
有个关于非人类撒谎的很有趣的例子我特别喜欢 Koko 那只有名的大猩猩
被教会了手语 那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
有一次 她把房间墙上的水槽扯了下来 却把责任推到宠物猫身上
真坏…大家都好坏啊 所以说撒谎在自然界真不算新鲜事
但为什么人类特别爱撒谎?
正如我在之前的一次SciShow中提过的 人类是最早的也是最有代表性的社会性动物
人类拥有超极容量的大脑 这主要是因为我们需要它去处理时时刻刻的社会交流信息
对于人类而言 成功的社会交流是生活中很多事情成功的关键
所以很明显撒谎是很不错的方法 不仅可以维护精密的社会结构平稳运转
同时还可以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打个比方 如果你可以让同伴高兴 你将得到非常多的好处 比如食物
更高的社会地位 更多更好的配偶 你知道你没法
交到朋友或是影响周围的人们
仅仅通过说“确实 那件腰布裙使你的屁股看上去很大” 或是
“嘿 你出去猎乳齿象那会我和你哥哥做爱了
所以那边的小Glurg
可能是你的侄子” 所以说谎
和识破谎言的能力 对于早期的人类变得十分重要 因为
说谎对于大脑来说确实不是很容易 它实际上会导致
大脑的进化竞赛
于是人们开始变得越来越擅长撒谎 而且更擅长撒谎的人会得到更好的东西
同时很有希望在团体里保持好的地位
同样的 那些更擅长识别谎言的人
被配偶欺骗或者在骆驼交易中翻船的几率会小很多
所以是的 我们现在已经进化成撒谎高手 并且很擅长识别低级谎言
但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 人们会说“好了 好了 别再撒谎了!”
因为生活在结构紧密的团体或者有组织的社会中 有很多好处
但是你无法真的拥有它们
当你不确定你正在抚养的小孩是否是自己的
或者你刚买的骆驼是否出过事故或其它……诸如此类的事
而一个对厚颜无耻的面对面谎言完全不加以抑制的社会
会……完全失去秩序!
所以有组织的社会开始使用锤子进行打击
宗教系统开始引导人们 上帝会奖励和关爱说真话的人
也会惩罚说谎者
所以如果你绑着一袋锤子被扔进池塘还能活下来
那么上帝是站在你那边的 你说的那些是真话
如果没能活下来 那么很明显 你在撒谎
Oh!中世纪欧洲的审判系统 我是多么爱你
即使是现代社会 也有法律明令禁止说谎
罔顾我们言论自由的权利
比如 你会因为在法庭上撒谎或者谎称
自己因为在军队的奉献而收到了荣誉勋章而蹲监狱
别那样做 因为你又没那么……邪恶
为什么有人会撒谎呢 撒谎 是不对的
但是同时我们又擅长撒谎 而且我们的大脑想要撒谎
我们非常小的时候就开始撒谎 一些研究者声称我们早在六个月大时就会说谎
我指的是 你也见过婴儿装哭 对吧?
那很容易看出来 比如他们正在哭[模仿婴儿假哭音] 然后他们会看一下是否有人
过来表示一下关心 再然后他们会像这样“懊 我要接着哭了!”
科学家们认为这是婴儿
正式开始学习怎么成为一个更好的撒谎者的时候
到了上大学 每五次和妈妈的交流中 他们大约会撒一次谎
而实际上这对我来说是低水平的
我想说依我的大学经历 五次交流里我会说五次谎
这就是现在的孩子
确实 孩子每天都撒谎
到我们成年 我们已经相当擅长撒谎
事实上我们还可以非常有效地欺骗自己
所谓欺骗自己 就是在我们的脑中
有两条相冲突的信息同时存在 我们只关注了其中一条
而忽略了另一条
善于撒谎的人的大脑能将一连串相冲突的信息马上全部处理完
并且一切信息尽在掌控
拿那些病态撒谎者举例 即那些
撒谎成性 欺骗成瘾 爱操纵别人的人
病态撒谎者非常擅长自我欺骗
当他们说谎时 他们全心全意地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有趣的是
的确存在不同 在正常人的大脑
和病态撒谎者的大脑之间
不同之处在大脑最前部一个叫做前额皮质层的地方
大多数神经科学的研究集中在
大脑的灰质 那些物质实际上负责处理信息的
然而 我们的大脑几乎有一半是由所谓的白质构成的
它由结缔组织组成
结缔组织将电子信号从一组神经元传递到另一组
所以灰质负责所有的信息处理 白质负责连接
大脑的不同部分
在南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中 研究人员发现
病态说谎者
前额皮质层的白质比一般人多约25%
这表明病态说谎者可以非常迅速地在大脑中做出一连串的联系
这让他们有条理地记住所有需要的信息
以此维持谎言
同时解读他们正在欺骗的人 对那些人进行施压
最重要的是 使对方有可能相信他们所说的
所以 为什么病态说谎者还没有接管这个世界
我的意思是他们似乎是人类进化的下一步
其实不然 病态说谎者是有比较多的白质
但同时他们的灰质比其他人少14%左右 而灰质
是所有批判性思维发生的地方
所以白质多的人只会说 “我要告诉吉姆我以前是个战斗机飞行员!” 而灰质多的人则会分析
“我可以告诉吉姆我以前是个战斗机飞行员 但我也许不应该这样做 因为
那会危及我和苔米的关系”
所以说极端说谎者很难维持人际关系并
保住工作 因为不久之后每个人都会意识到
他们满脑子废话 结果是被抛弃或被解雇
这对说谎者来说是适得其反
但对其他人都是好事
但如果真有超级骗子 我们要怎么知道自己是否正在被欺骗?
我的意思是 测谎仪也许可以捕捉到信号 比如骗子声音的变化
或心率的增加 或出汗 所有那些
在我们真的在撒谎时的身体变化
但是一个真的擅长撒谎的人也许不会显示任何这种症状
然而 无论你是一个多么好的说谎者
你正在说谎这件事
常常会露馅 通过你的肢体语言和你的词汇选择
让我们看一个简单的句子
“相信我 我不是那个放屁的和导致人们撤出那家电影院的人!”
你相信我吗?
可能不相信 因为在那个句子里我做了三件事情 使你
完全确信实际上是我让他们撤出
电影院的
即:一 我说“相信我” 而骗子总是会那样说
或者“老实说” 又或者理查德.尼克松最喜欢的“坦白讲”
二 我突然停止使用缩略语
撒谎者经常使用更正式的语言来否认他们确实做过的事情
三 我说“那家电影院”而不是“电影院”
我正在试图与整个局势保持距离
我们以为说谎者是坐立不安的 但实际上我们倾向于在说谎时保持上半身僵硬
我们会做更多的 而不是更少的目光接触
为了撒个小谎这也许有点矫枉过正了
说谎者还会做下面这些事 比如在说“是”的时候摇头
比如讲完一个故事会笑 即使那是个恐怖故事
所有这些 通过观察我们的用词以及肢体语言所泄露的信息
实际上是测谎的未来趋势
训练执法人员去解读潜在罪犯(所泄露出来的信息)
从而在罪犯说谎时将其逮捕
当然人们也常常发明出各种各样的新的小工具
眼球跟踪器 核磁共振成像脑部扫描仪将会代替老式测谎仪
也许我可以试试对着脑部扫描仪说我的两真一假 看看它会怎么反应
[摄影师:非常确定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好吧 你是对的
我是一个糟糕的说谎者 也许不是?
[疯笑]
感谢观看这期节目
我们讲述的所有的事实都不是谎言 我们保证
但是如果你想较真 描述部分有写明引文出处
是的因为我们在这里是科学家
如果你对未来的节目有想法 你可以在评论区留言
也可以通过Facebook或Twitter联系我们
有问题也欢迎来问 我们同样会非常开心去解答 下次见
[结束曲]
以下内容有剧透 , 请注意打开姿势

精彩推荐

  • 这条小鱼正改变着现代医学

    04:32118

  • 生理周期真的很准时吗

    04:34257

  • 10种神奇招式避免被捕食

    09:1732

  • 为何昆虫冬季能够生存?

    02:3047

  • 欧罗巴

    04:10212

  • 地球上最深的洞

    04:0048

  • 原始人类的性生活

    03:571031

  • 为什么会有四季?

    02:20138

更多视频, 请移步译学馆APP欣赏  GET APP